第58章 道号息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域名(.com)被墙,请您牢记本站最新域名(.org)

    侯箭瞧见是一个年轻道士登台,已是轻视三分:“好道士,够胆量!敢问道长居何名山?拜何名师?”

    息松道人笑道:“贫道乃是一名游方道,以天为盖、以地作庐,走到哪里便是哪里,自幼出家未曾拜师。”

    侯箭冷笑一声:“息松道长,恐怕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你可别开玩笑了,这可是打擂,不是符箓祈雨,也不是圆梦布道,真刀真剑的过手,你既然无门无师,就别在这里讨不痛快了,我劝你早点下去,免受皮肉之苦。”

    息松道人点头致谢:“息松谢过了。既然敢登台,自然知道轻重。长臂玃猱的名号不说名冠江湖,也是叫得响亮,一手暗器出神入化,百步之外伤敌于无形。只是贫道练的功法,对上侯施主的暗器,可谓是再合适不过,今日得此机会,自然要试一试。”

    侯箭哑然,心道哪里来的疯道士?为了验证自己学的武功,竟然跑到擂台上找死?眼见这息松道人不会下台,侯箭看了一眼黄若龙,黄若龙微微颔首。侯箭便道:“既然如此,那我便跟你玩玩儿!你放心,我主方才说了,不冲着你要害,自然不会要了你性命,不过我可把丑话说在前头,皮开肉绽可少不了,到时候我可没伤药给你,再一个,我瞧你这一身道袍洗得发白,一会儿破了可别找我赔。”

    息松道人闻言,朗声大笑:“好好好!若是你能伤得了贫道,自然是贫道技不如人,哪能找你讹诈?来吧!”

    侯箭不再多言,短臂一振,手心处多了两叠暗镖,谁也没瞧见侯箭是如何出手,那两叠暗镖呼一声掷出,顷刻间如落雨一般冲向息松道人。

    息松道人不躲不闪,两手缓缓一张,一道赤色弧光便出现在身前,不等众人反应,那赤色弧光已然首尾相连,变作圆球屏障将息松道人裹在里头。

    “不动如山!”息松道人缓缓说出四字。之后侯箭掷来的暗器已然攻至,赤色屏障之上,暗镖无数,却无一枚能攻入其间,甚至连一丝裂痕也没有。

    侯箭大惊失色,双手不住翻动,越来越多的暗镖飞针铁蒺藜散花一般飞出,却只能在不动如山屏障之外落地,不多时,息松道人身前的暗器已落了满满一层。

    隔着赤色屏障,息松道人笑道:“若是累了,可以歇一歇,贫道不出手攻你。”

    台下之人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惊得都以为那年轻道士必输无疑,单单对上侯箭,只需辗转腾挪躲避暗器即可,然而这擂台毕竟大小有限,既要躲避暗器又不能掉下擂台,那便是难上加难。可谁曾想那个年轻道士这一手赤色屏障,愣是将侯箭的暗器悉数挡下,侯箭成名已久,江湖之中谁人不知其暗器了得,此番亮相更是打着无面山庄的旗号,可谓是风头无两,然而一番较量下来,侯箭已是累得呼哧带喘,年轻道士仍是一脸轻松,孰强孰弱已是高下立判。

    侯箭颜面扫地,哪里还能冷静,大喝一声之后周身剧震不止,黄若龙见状赶忙唤道:“侯箭!莫要冲动!切不可用那一招!你且下来,这一战你不是对手。”此言一出,一旁的屠任仪冷笑一声,心道山不转水转,方才这黄若龙还在一旁看笑话,说风凉话,这会儿轮着无面山庄认输,真是报应不爽。

    伍思齐一双眼死死盯着台上的息松道人,死活想不出这道士是武林之中哪一号?仅凭以气化形凝出赤色屏障,便能立于不败,即便是自己上场施以全力,就算能将侯箭的暗器全部挡住,也到不了这等收放自如的洒脱境界。正思索间,台上息松道人忽然一个趔趄倒在地上,周遭赤色屏障登时消散,再看那道士气喘如牛,额角冷汗淋漓:“这真气还是不够纯熟,几近虚脱。”

    侯箭看见息松道人露了破绽,想要再攻,瞥见黄若龙眼光如炬,只得悻悻退场。

    不等刘相开口宣布息松道人胜出,黄若龙一跃而起立于台前:“息松道长,无面山庄黄若龙会一会你!”

    息松道人见黄若龙登台,一手捂住胸口,一手伸出摇摆连连:“前辈手下留情!贫道体力不支,难以再战!”

    黄若龙哪会停手,侯箭失了颜面岂能让这道士完须完尾,就算不重伤对方,也好带让台下众人瞧他出丑,念及此处,黄若龙手心真气凝结,顷刻间手掌紫气萦绕。

    台下一片惊呼:“紫气摧山掌!”

    黄若龙冷笑一声:“好道士!吃我一掌!”

    息松道人手忙脚乱,手心处强行凝出不动如山真气,那赤色屏障尚未凝结,便被黄若龙打得粉碎,息松道人只得后翻躲闪,不曾想这一滚力道使大,竟是摔下了擂台。

    黄若龙一招便胜出,颜面自然是找了回来,一时间心情大好,旋即哈哈一笑:“道长年纪轻轻,尚有如此修为真是难能可贵,假以时日再和黄某切磋,便不会想今日这般慌乱,也不会草草结束。”

    简单几句话,既褒扬了自己,又贬损了息松道人,黄若龙还不过瘾继而言道:“不知道长可有同伴,竟无人搀扶一下,来人呐,扶息松道长休息一会儿。”

    话音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