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口不择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域名(.com)被墙,请您牢记本站最新域名(.org)

    刀不利为了活命已然不管不顾,着急之下脑子飞转,自知喊师父不仅阻止不了面前三人,也会让师父屠任仪陷入两难境地,若是师父出手,自己即便是性命保住了,也势必会让师父落下欺负后辈的名声,若是将难题交给流星帮则大不相同,这比武打擂本就是流星帮定的规矩,早就言明捉对较量,眼下自己以一敌三,显然是河湖八豪坏了规矩,刀不利念及此处,根本不顾流星帮的颜面,继续言道:“你们这些臭打鱼的烂货!一对一打不过,便一下来了三个,好好好!便是你们杀了我,我也不服!这鸟擂台我瞧不打也罢!”

    此言一出,伍思齐面上无光,一旁的白鼠仙君笑道:“伍帮主,规矩便是规矩,立了便要遵守。”

    黄若龙也在一旁道:“怕是伍帮主面子不够大,规矩立下来,别人想依便依,不想依便不依,唉,怕是一会儿无面山庄的人上了台子,若是有人一窝蜂的上去打,便是挤也给挤下来了!”

    伍思齐明白这些人来流星帮目的不单纯,根本不是为了贺寿,原本想着让他们之间先耗上一番,谁料这刚打一两场,便闹得这般纷乱,连白鼠仙君都发了话,伍思齐哪里还能坐得住?轻重在心里一掂量,旋即起身抱拳道:“台上的英雄!流星帮设擂比武原是以武会友,图个乐子,可终归是有规有矩,若是人人都以多打少,岂不是胜负难辨?烦请诸位移步台下。”

    刀不利见伍思齐发话,嘴角微微一扬,冲着面前道:“还不快滚下去!”

    铁舵子性子执拗,见刀不利那副得意洋洋的嘴脸,更是倔劲上头,催促道:“老四老五,你们带七妹下去,他要一对一,我就跟他一对一!”

    蒋华和游沧海也不迟疑,二人抬着彭素侠下了擂台。

    伍思齐见并不是所有人都下来,心下便知不管是河湖八豪还是空明宗,都没有把自己的话当一回事,余光过处,黄若龙似笑非笑的模样,更是让伍思齐心头邪火大起,当即不再理会唐谢和屠任仪,转身回到座位坐定。

    黄若龙见伍思齐面上不快,更是火上浇油:“伍帮主息怒,照我说这擂台比试,刀剑无眼,便是死在台上也是情理之中,技不如人便要随时做好准备,哪能打不过便喊东道解围?这擂台若是设在无面山庄,便是台上血流成河,颜庄主怕是也不会说一个字,怪只怪伍帮主心慈手软,河湖八豪和空明宗的诸位好汉打得眼红,自然没把伍帮主的话放在心上。”

    伍思齐强笑道:“山魑兄说的是,只不过今儿个来的都是我流星帮的客人,哪能真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黄若龙微微一笑:“不错,总得瞧见赤霞宝剑,不然在这就死了岂不是可惜?”

    伍思齐心中一咯噔,这黄若龙已然不是第一次提起赤霞宝剑,不管是有意无意,这黄若龙必然是要生事,于是便道:“山魑兄说笑了!且看台上比试。”

    之后便低声朝着身后的心腹道:“去把冯薇慈那些人都带到擂台来,让耀星堂的人上去打擂。”

    黄若龙还想引伍思齐开口,一旁的白鼠仙君鬼面具之下,传出桀桀笑声:“看擂便是看擂,山魑这般着急,不如上去活动活动筋骨弄一个登台的资格吧。”

    耳听白鼠仙君向着伍思齐,黄若龙便不再追问:“仙君说笑了,这会儿还是小字辈儿较量,我黄某人上了年纪,这会儿上去怕是要被人说以大欺小了。”

    白鼠仙君笑道:“照这么说,一会儿唐老大或是屠任仪上了台,才是你显露山水的时候?”

    以鬼兽居的江湖地位,黄若龙还不敢明着惹恼白鼠仙君,旋即干笑一声:“仙君在这,黄某哪敢造次,看比试,看比试。”

    黄若龙不敢惹白鼠仙君,气头上的屠任仪显然顾不了这么多,一听白鼠仙君提到自己名号,当即道:“净说这些不疼不痒的话,伤的不是你鬼兽居的人,也不是你无面山庄的人,站着说话不腰疼!”

    此时蒋华和游沧海已然将彭素侠抬到台下,先前被摔下台的邓清波见彭素侠伤重,原本稍稍平复下来的心绪又焦躁起来,若不是余在舟和余在舱二人按住,怕是邓清波也要冲上台去和刀不利拼个你死我活。

    唐谢眉头紧蹙:“老八!你老实点!二弟,你快瞧瞧七妹伤势如何?”

    余在舟连连点头,掀开彭素侠的裤管,众人瞧见伤口皆是一惊,膝盖之上刀伤明显,虽是寸宽,却是伤得极深,几乎洞穿彭素侠的膝盖,即便是止住血保住彭素侠一条命,这条腿也保不住。河湖八豪人人动怒,邓清波更是口不择言:“大哥!咱们来这里本就是要寻空明宗,替庭阳湖百姓讨个公道,跟流星帮那鸟帮主过不过寿辰有个屁关系!犯得着遵着他的规矩上台打擂!把屠任仪那厮擒了,让他交出那个畜生,不然把他沉了庭阳湖喂鱼,也省得素侠受这么重的伤!”

    邓清波情急之下,把河湖八豪此行的目的直接说了出来,伍思齐心下一凛:“果然目的不纯。”转念一想反倒轻松一些,河湖八豪并不是恶人,他们来流星帮冲着空明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