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以一敌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域名(.com)被墙,请您牢记本站最新域名(.org)

    伍思齐陡然发话,台上的彭素侠虽是怒气未消,却也只得罢手。唐谢看到梁不诺见血,自认河湖八豪找回面子,当即朝着台上道:“七妹,既然空明宗认输,那咱们也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且在台上守擂,瞧瞧还有哪路英雄上台。”

    彭素侠寒着脸点头道:“大哥,好生看好我夫君!”之后便朝台下高喊:“河湖八豪守擂,可有人敢战?”

    空明宗屠任仪忍气认输本就十分不快,此时又听唐谢得了便宜还不忘出言讥讽,作势便要上台打擂,身后一名弟子拉住屠任仪:“师父稍安勿躁,大师哥吃了亏,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只是师父您若是上台,即便是赢了也不光彩,那打渔的腥妇不过是河湖八豪里的喽啰,杀鸡岂能用牛刀,此一战便由徒儿上吧!”

    说话的这位叫刀不利,是屠任仪的二徒弟,铁线拳练得尚不如其师哥梁不诺,只是此人奇招不少,在拜入屠任仪门墙之前,本是忘川一带有名的刀客,忘川有一山名为碧落山,这刀不利凭着一柄短刀在山上当了山匪,还没等刀不利成气候,便被在忘川开宗立派多年的空明宗给剿了,屠任仪见刀不利机灵,是个练功的苗子,便有心收了此人,遵着辈分在名字里加了个不字,刀不利便成了屠任仪的二徒弟。

    要说空明宗之内,鲜有人不带铁环,这刀不利便是其中一位,倒不是屠任仪不教,而是刀不利更习惯用短刀,贴身之时短刀攻势远比铁线拳凌厉,屠任仪多次训斥,让刀不利弃刀练拳,无奈刀不利不知怎么说服空明宗宗主,默许其使刀,也只好作罢。此番前来流星帮,之所以把刀不利也带在身边,并不是因为其武功有多高,不过是其脑袋机灵,带在身边算个智囊。眼见刀不利要替大师哥梁不诺报仇,屠任仪便道:“不利,这彭素侠用的剔骨刀和你的短刀差不了多少,由你对她也算合适。”

    刀不利眯着眼瞧着台上的彭素侠,低声问起师父:“师父,怎么个打法?”

    屠任仪当然知道刀不利的意思:“嗯,留她一条性命便可。”

    刀不利嘴角一扬,冷笑一声:“得令!”当即双足点地,身子跃上擂台:“空明宗刀不利,请赐教!”不等彭素侠反应,刀不利探手便去抓彭素侠的发髻,彭素侠哪会轻易让刀不利得手,仗着身子轻盈,就势一招铁板桥仰面便倒,待得刀不利一爪探空,彭素侠膝肘奇出直攻刀不利腋下。

    刀不利见状微微一笑,袖中短刀寒光乍现,迎着彭素侠顶来的膝盖便戳,彭素侠反应不及,膝盖便被戳伤,登时血流如注。

    慌乱之下,彭素侠就地一滚,也不顾地上的斑斑血迹,拖着残腿后退,不过在刀不利看来,彭素侠的动作显然慢了不少。刀不利舔了舔刀尖鲜血,阴笑一声:“你怎么伤我大师哥的,我便怎么还回来,只不过我刀不利做人有个准则,人家敬我一尺,我便还人家一丈,不管好事还是坏事皆是如此,你伤我大师哥一条腿,我便剁了你两条,快快伸过来!”刀不利一边说一边冲向彭素侠,彭素侠大惊失色,剔骨刀险些拿不住,一旁的刘相眉头紧蹙,按理说台上空明宗的刀不利已经起了杀心,明眼人都瞧得出来,作为擂台之上的东道,应当阻止才对,只是刘相也有自己的心思,眼见刀不利已然靠近彭素侠,刘相不仅没阻拦,反倒后退了一步。

    台下的唐谢焦急不已,怒斥屠任仪:“姓屠的!这厮算什么空明宗?用的都不是铁线拳!”

    屠任仪笑道:“谁说空明宗就一定要用铁线拳,方才也不知是谁说的?所谓虾剁脑袋鱼破肚皮,各有各的杀法,管是大开大合的无上功法,还是市井小民的斗殴手段,只要赢得了便是胜者,不然说什么也是没用!”屠任仪效仿唐谢的语气,将唐谢跟自己说的话原封不动还了回去,解气不说还把唐谢气得火冒三丈,若不是一旁坐着白鼠仙君和山魑黄若龙,怕是这二位在台下便要动手。

    唐谢碍于局势,已然阻止不了刀不利,眼见彭素侠双腿都要保不住,河湖八豪余下几人再忍不住,三个人跳上擂台,更有一柄鱼叉挟劲风掷出,瞄着的便是刀不利的后心。

    屠任仪赶忙提醒:“徒儿小心!”

    刀不利赶忙回头,那鱼叉叉尖已至身前,躲闪已然不及,只得持刀硬接,只见刀不利短刀横握,一手持刀柄一手按刀背架住鱼叉,哪知这鱼叉力道奇大无比,当的一声刀不利短刀脱手,身子也重重摔了出去,好在这一挡卸了鱼叉不少力道,也让鱼叉准头偏了一些,只钉住了刀不利衣角,并未伤及皮肉。

    刀不利顾得后背疼痛,赶忙一骨碌翻身起来,这才发觉手心已然发麻,想来是硬接鱼叉所致。

    那三人便是河湖八豪的老三铁舵子、老四蒋华和老五游沧海,而那鱼叉却是在台下的老六余在舱掷出的。这余在舱和余在舟是亲哥俩,纳在河湖八豪之中,按长幼之序,余在舟排在老二,余在舱排在老六,哥俩虽是同父同母,但身材却是天差地别,余在舟体格瘦小,余在舱却是长得五大三粗,弄潮击浪如同儿戏,方才那一叉其实还是留了些余地,倘若全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