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哥要伽利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域名(.com)被墙,请您牢记本站最新域名(.org)

    在让传教士们看到巨大的利益之后,刘多宝就开始以神的名义提出自己的要求了。

    “先生们,那个人除了让我带来这些东西外,还让我给你们带来一些其他的指示。”

    教士们现在已经毫不怀疑刘多宝是受神派遣为他们带来福音的,一听神还有指示都竖起了耳朵。

    班安德忙说:“神虔诚的仆人们时刻等待聆听他的声音。请刘小哥宣布神谕。”

    刘多宝说:“那个人说椰稣会必须为加强东西方文化交流作出更大的努力。椰稣会应该邀请一些大明的优秀人物到欧洲游历。邀请吕道长就会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那个人还让我挑选了一些年轻人带到这里,要椰稣会安排他们学习各种知识和技术。”

    “此外,那个人还说椰稣会应该要求教廷派遣那个叫什么名字的来着,啊,是伽利略到大明来参与文化交流。反正伽利略留在欧洲对教廷来说也是个麻烦,不如让他到东方实现一些价值。”

    刘多宝一提伽利略的名字,班安德的脸色稍显古怪。

    像陆若汉这样与欧洲音讯阻隔几十年的传教士也许对伽利略没有什么感觉,可班安德却因为要经常与教廷保持联系,深知刘多宝所说一点儿都不错。

    这位很有名望的学者本来就因为宣传日心说在1615年招来了罗马宗/教裁判所的审判,但老先生却不思悔改,从1619年开始又卷入了一场涉及广泛的争论中。在这场争论中,他不只一次冒犯了椰稣会的人,让本来和他关系不错的椰稣会与他越来越走向决裂。

    正如这个刘多宝所说,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伽利略对教廷和椰稣会终将成为一个麻烦。因为教廷不能无视“异端邪说”的存在,但时代变了,教廷又不好再像对待布鲁诺一样因为一个学者的学说就烧死他。何况现任教皇还曾是伽利略的朋友和粉丝,所以教廷对待伽利略的态度一直不好拿捏。

    即使班安德这几年来一直远离欧洲也能预见到教廷今后会一直在如何对待伽利略的问题上很伤脑筋。

    那么,以神的名义把伽利略派往大明,事实上放逐他,也许是个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办法。

    这样教廷既不用对伽利略采取激烈手段让伽利略闭嘴,又可以做到眼不见为净,还不伤面子,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实在是妙啊!

    此时,他更加认定刘多宝确实是得到了神谕的。要不然连陆若汉他们这些欧洲人都未必知道伽利略的事,一个大明的孩童又是怎么知道的呢?说不通啊。

    感到陆若汉等人都在等自己发话,他连忙说:“吾等自当遵从神的意志。前两件事完全没有问题,只是伽利略的事我需要写信报告教廷,由教廷来决定。但我相信教廷也绝不会违逆神的意志。”

    说到这里他想了一下继续说道:“正好今年返航欧洲的船只还没有出发。现在我代表教廷正式前往欧洲进行,呃……文化交流,应该还能赶得上前往欧洲的船。”

    刘多宝此时却说:“班安德先生不必这么着急。那个人说希望吕道长的访欧之旅不仅仅是一次浮光掠影的观光,所以希望他先在濠镜学习一些游历欧洲必备的知识,比如说拉丁语。这样吕道长才能真正的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而伽利略到达山/东的时间最好是后年。”

    “这样啊?一切都将遵从神的意志。那么不知神是否对那些年轻人也有了安排?”班安德连忙问。

    刘多宝说:“那个人希望他们学习航海,铁匠,木匠,皮匠等各种技艺,但并没有限定他们学习什么。我认为可以让他们跟随濠镜现有的工匠学习,只要是学习与大明不同的技术就好。”

    这对椰稣会根本就不是难事,班安德立刻表示一切遵从神的安排。

    然后刘多宝就开始提出自己的要求:“为了把玻璃运到濠镜,我还需要一艘卡拉维尔帆船。我希望能有人为我培养船员,不但要让他们掌握航海技术,还要能够掌握战斗技能,以便抵御海盗。”

    班安德与其他教士商议一番后说:“这个请放心。我们有最有经验的船长,还有最勇敢的士兵。一定会为您培养符合您要求的船员。”

    然后班安德说:“今晚为了欢迎你,并庆祝神的恩赐,我将举行宴会,敬请您的光临。我会邀请总督和濠镜理事会人员参加,届时我们可以详谈这些事情。”

    陆若汉在请刘多宝和吕元贞先去赴宴后,又亲自去码头邀请刘锦奎,并把黑珍珠号上面的众人也安排好了食宿。这让刘锦奎对自己这个儿子更加摸不透了。

    葡萄牙濠镜总督罗宝以及濠镜理事会一众成员接到了班安德的紧急邀请连忙来到圣保禄学院。早已激动得不能自已的班安德立刻向他们展示了神亲手制作的镜子。

    这些虔诚的信徒连忙双膝跪下,满怀激动地亲吻了两面镜子。

    当班安德告诉他们刘多宝将提供神指定的玻璃用于制造镜子时,这些人呼吸也粗重起来,眼睛里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