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七章 芙蓉帐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塔纳利斯的荒漠气候热得让人难受,在联盟士兵和部落军队被这里的炎热折磨的时候血精灵的营地却一片凉爽。「」

    与全盛时期相比现在的血精灵的确很落魄,但他们就算再落魄也是毫无争议的最强魔法种族。连人类法师都知道时不时的开启魔法盾为自己阻挡热浪,血精灵又怎么会落后?

    要布置笼罩整个营地的魔法阵并将它维持下去,需要的施法者之多足以让拥有法师军团的人类军队都为之头疼,可对全民皆魔的血精灵而言只是小事一件。

    就连战士潜行者那等职业的血精灵都能耍上一两手法术,可见魔法早已渗透入每一个血精灵的灵魂,要召集维持法阵存在的施法者对他们而言真是再轻松不过。

    “还是你们这里好啊。”

    弗希瑟尔看了看与自己相对而坐,正翘着腿嘴里不住发出赞叹声的某人,最终还是忍不住送了他两个卫生球——白眼。

    雷奥跑到她这里来的目的别人不知道弗希瑟尔还不清楚?

    这小子完全就是过来蹭凉的,你还别不相信,以弗希瑟尔对雷奥的了解,这种事他真做得出来。「」

    维持魔法盾的法力消耗对成为半神的雷奥来说几乎感觉不到,可那只是几乎而不是完全,以雷奥那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秉性,弗希瑟尔完全有理由相信他跑到自己这里来就是为了偷懒。

    你敢更懒点吗,身为一个半神术士居然连开启护身法盾抵挡炎热都嫌麻烦。

    弗希瑟尔踢了雷奥一脚,将这小子从营帐内唯一的座椅上踹了下去。

    雷奥眨巴眨巴眼,不就坐了一下你的凳子吗,你要坐就直说,为什么踹我呢?

    “听说你们进攻安其拉废墟失败了?”

    没去看雷奥那一脸幽怨的表情,弗希瑟尔径自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雷奥站起身来,先拍了拍身上沾染的泥土,在做完这些后才回答:“不是失败,而是安其拉废墟里面根本就没有人,早在我们进攻前甲虫人就退走了。”

    弗希瑟尔闻言皱起了眉,如此说来甲虫之墙的封印破开在即,与亚基帝国的战斗将全面爆发。「」

    “怎么,你们没收到消息?”

    雷奥眯了眯眼,联盟在从安其拉废墟撤军的同时就将情况告诉了萨鲁法尔,弗希瑟尔居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里面出了什么问题?

    就算血精灵不合群,与兽人和巨魔的关系并不融洽,但这么大的消息怎么也不至于不告知吧。

    雷奥相信萨鲁法尔不会做这样的蠢事,别忘了,血精灵现在可是部落的一份子。

    看来我是低估了某些人的能耐,也小看了仇恨的力量,在萨鲁法尔和雷克萨的压制下有些人依旧在做着某些小动作。

    弗希瑟尔的脸色有些怕人,这么重要的事情在雷奥告诉她前她竟然不知道,从兽人那里传过来的消息只是简单的说联盟进攻安其拉废墟的计划失败,完全没有提到其拉甲虫人撤离的事。

    “哼,兽人和巨魔果然不可靠。”

    弗希瑟尔怒哼一声,女精灵现在满是怒气,血精灵在希利苏斯主持战事的正是她,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她弗希瑟尔是要负上重责的。「」

    “德涅夫姐姐,没必要为那些小人生气。”雷奥一脸狗腿相的凑了上来,他的手在弗希瑟尔肩头轻轻捏着,“不是兽人和巨魔不可靠,而是他们中的某些人靠不住。”

    兽人中以战歌氏族为主的主战派是坚决反对与联盟联手的,他们记住的并不是自己侵略失败,被人类打败后人类没有屠杀他们的事情,这些人脑中只有他们被当做奴隶关在敦霍尔德城堡的屈辱。

    站在人类的立场,人类觉得自己已经够宽大的了,兽人入侵了自己的家园,屠杀了自己的同胞,侵占了本就不属于兽人的土地,自己没将他们杀光反而给了他们一个居住的地方并供应吃穿已算以德报怨了。

    可是在战歌氏族的兽人看来,人类不杀他们不是因为人类心胸宽大,将他们关起来是为了羞辱他们,侮辱他们战士的荣耀,让他们活着比死了还难受。

    同一件事,立场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自然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至于巨魔,他们与精灵的恩怨由来已久,暗矛部族中看血精灵不顺眼的可不在少数。「」

    “萨鲁法尔连管束部下的能力都没有,还当什么统帅?”

    不怪弗希瑟尔气愤,血精灵虽然有自己的情报来源,但那是要绕弯的,与第一手的情报会有个时间差,要是在这段时间内甲虫人颇封而出,毫无准备的血精灵损失必定惨重。

    “别那么大火,为那些小人气坏了自己不值得。”

    雷奥嘴上说着心神却落到了其他地方,从他那个角度看去,正好看到藏在深领中的一片雪白。

    弗希瑟尔没察觉到雷奥的异常,雷奥摆出狗腿相讨好她她早就习惯了,在暴风城训练这小子的那一年可没少发生这样的事。

    所谓习惯成自然,既然成了自然当然就没人会去留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