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满足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不仅没叫痛还笑呵呵地看着方银萱,“王妃,你的力气太小了。”

    “那是我没用全力,看这一招。”她刚才不过是在估算他的能力,如果她用了十成的力道把人给踢傻了怎么办啊,这次她可不留情了。

    一道粉色的身影快速地踢到了古天霸的右腿上,然后用了十成的力道踢向了他左腿的膝盖窝。

    那里算是人体比较脆弱的地方之一,就算是古天霸也不能完全承受那些力道,他一个站不稳直接跪倒在地。

    方银萱趁机抓住他右手的食指,狠狠地往后一撇,然后顺势踢上了他的脖子,接着又借力踢到了他的肚子。

    几乎眨眼间大山一样的古天霸轰然倒地。

    方银萱满意地拍了拍手掌,“力道跟速度虽然不能相提并论,但是速度快的人绝对会立于不败之地。”

    古天霸忍着痛揉着自己的食指,他刚才觉得自己的食指整个都要被撇下来了,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痛,如果她手里拿着剑的话,他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

    “谢谢王妃手下留情。”

    “客气客气。”方银萱得意地说道。她不过是取巧了而已,以后取消席义天的时候又有资本了。

    席义天从四楼飞身而下,他执着地看着方银萱。

    “主子,属下求指导。”

    “呦,刚才是谁在说话啊?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是咱们王府里自认为武功最高的席兄吗?”方银萱掏着耳朵夸张地说道,“我不会是听错了吧?”她大声地问道。

    席义天面不改色地低着头,“求指导。”

    “原来没听错啊。”方银萱笑道,“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输吗?”她突然严肃地看着席义天。

    席义天低头不语。

    “你的身形确实很快,但是都是花架子,对敌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怎么在最快的时间杀掉一个人,别的全都是花架子。”

    席义天回忆了一下,他确实没有主子做的干净利落。

    “还有,”方银萱话锋一转,“府里的小丫鬟前些日子给王爷抓了个蛐蛐,我很是欢喜,这样吧,你就代我去跟那些小丫鬟玩耍几日,以表我对她们的感激之情。”她极其认真地说完这些话。

    刚走到这里的柳风心疼地看着席义天,义天兄太可怜了,又被主子捉弄了。那只蛐蛐刚被抓住就让王爷一脚踩死了,王妃就看到了那个蛐蛐的尸体而已,当时脸上一点欢喜都没有。

    “是。”席义天应道。

    “媳妇儿,我问到了烤鸡的味道,我们快点去吃饭吧。”赫连辰玉不知什么时候跑了下来,一下来就拉住方银萱的手跑掉了。

    跑到没别人的地方,方银萱赶紧甩掉了他的大手。“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媳妇儿,刚才是谁说让赫连辰玉的名字倒着写的?”他兴师问罪道。

    “不是没倒着写嘛,我用一下怎么了。”她强词夺理道,“要不要这么小心眼啊。”说完她鄙视地看着赫连辰玉。

    不就是用一下你的名字嘛,又不会死。

    赫连辰玉真恨不得捏一捏她粉嫩粉嫩的脸蛋,自家小媳妇儿要不要这么不可爱啊。

    蹴鞠比赛是皇城贵公子之间玩的游戏,每半年举行一次,不过这几年不知怎么,每年的蹴鞠比赛都变成了古天霸一人对战六部尚书家的公子的比赛。然后场场都输。

    蹴鞠比赛是考验团队合作跟灵活度的比赛,古天霸一人根本抵不过六人,每次比赛他都被玩的团团转,尽管如此他还是每年都参加。

    明天就是蹴鞠比赛了,方银萱昨日去美味阁吃饭的时候听到人们议论才想起这件事来。

    她招了一个小伙计过来。

    “我问问你啊,刚才我听说楼下的客人在讨论蹴鞠比赛,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那个小伙计在店里的时间不算短了,知道方银萱是个没什么架子的人,但是在她面前他还是毕恭毕敬的模样。

    “知道,那是富家少爷之间玩的比赛,听说明天就在赛马场比赛了。”伙计一五一十地作答。

    这里的赛马场可不是孝王爷家那个赛马场,而是比那个小很多的赛马场,那是苏元宝在皇城边上买下来的。

    “我刚刚听说古天霸要参加,他不是每年都输吗?为什么还要参加这个啊?”

    “您有所不知了,这个比赛只要是适龄的富家少爷都可以参加,不过也得有人愿意跟他组队,这个古少爷的人缘一直不太好,这个比赛是皇上提议的,听说这个古少爷是怕人抓了护城将军的小辫子。”

    “我知道了,你走吧。”方银萱打赏给他几两银子,然后挥手让他离开了。

    伙计拿着银子开心地离开房间,顺手关上了包间的门。

    本来方银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一听算是知道了,这个古天霸还真是死脑筋,怕人因为他不参加比赛而用此来大做文章,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护城将军,莫名的觉得他笨的有些让人心疼。

    可是刚才那个伙计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