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比赛前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临仙阁下,穿着褐衣的古天霸双手拿着流星铁锤,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席义天。

    席义天身穿浅灰色的衣袍,他的身形并没有一般练武男子那般健硕,可能跟他的职业有很大关系,杀手要求的是快准狠,体重有时候会成为一种负担。

    一个从小就以力气为傲,一个从小就训练的速度跟技巧,两个人的武术套路完全不同。不仅如此,明面上看怎么都是席义天吃亏,古天霸整个身子压下去估计都能把他压成肉饼。

    这要在切磋中途发生什么意外,古天霸一个脚滑,到时候席义天变成肉渣渣了也是有可能的。

    席义天的眼睛眨都没眨,他杀人数十年来从来没有眨过眼,不管对手多么强大。

    “点到为止啊。”方银萱冲着下面大喊了一句。

    底下的两人都轻微地点了点头,点头的瞬间两人的身形都动了起来。

    这是一个有内力的时代,古天霸跟席义天练外功的时候同时练了内力,所以方银萱才没重操旧业,她的身子骨已经定型了,在内力这方面比刚练武的人都差劲。

    此时看到这两人比武,最积极的就是方银萱了。

    席义天的身法鬼魅,他快速地绕到了古天霸的背后,准备一招制胜,当他的绝命剑快要触到古天霸后肩的时候,古天霸快速地低头,转身一锤子扫了过去。

    浅灰色的身影快速地向后飞去,那锤子竟像是有灵性一样朝着浅灰色身影飞了过去,剑光一闪,铁锤撞到剑刃之后快速地回到了古天霸手中。

    浅灰色的身影晃动了一下,没等人看清呢,那道身影快速地飞到了古天霸身边。

    两人在假山那边缠斗到一起,席义天利用假山的掩护总是出其不意地袭击古天霸的身子。

    古天霸的身子皮糙肉厚,绝命剑触到之后竟像是戳到了铁片。

    临仙阁上的方银萱紧紧地盯着底下的两人,连手中的水果都忘记吃了。

    被席义天戳了几下之后古天霸觉得自己浑身痒痒得很,这个席义天打架怎么跟挠痒痒一样啊,他一时生气直接两锤子砸碎了假山。

    “不好。”席义天暗叫一声不好,准备绕到古天霸身后用他的暗器金刚刺戳一下这个皮糙肉厚的怪物。

    可惜还没等他刺过去呢古天霸一锤子就挥了过去。

    一直看着下面的柳风吃惊地看着这一幕,“不要啊。”他大叫道。

    席义天觉得自己的命今天恐怕就交代到这里了。

    锤子挥到席义天的耳边时直接停了下来。

    临仙阁上的柳风吓得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脏,刚才他的心肝都要被吓出来了。

    方银萱看了一眼柳风,那一眼似乎在说,这么大惊小怪的干嘛啊。

    柳风不自然地笑了笑,他这不是跟席义天呆的时间长了,产生了一些兄弟感情嘛。

    底下的席义天木然地看着古天霸,他杀过那么多人,从来没有心慈手软过,刚才那一锤子明明可以锤爆他的脑袋,他已经感觉到回天无力了。

    “为什么?”以前他很不屑问出这三个字,可是这个时候他很想知道。

    没想到古天霸抓了抓后脑袋,反而不解地看着席义天。“王妃说点到而止,你怎么反而问我为什么啊?”古天霸觉得自己的脑袋实在是不够用了,这个叫席义天的男子好难懂,他想了半天,然后不可思议地看着席义天,“难道你想死?你可不要死啊,王妃悄悄跟我说你做起事来特别麻利,而且特别忠心,你死了王妃肯定伤心。”古天霸紧张地说。

    席义天收回自己绝命剑,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临仙阁上跑下来一个穿着粉衣衫的美人,她快速地跑到两人身边,一下子拍到了席义天的肩膀上。“席兄,赶紧去临仙阁吃水果去,别在这给我丢人了。”

    席义天看了看方银萱,然后低低说了声是。

    往临仙阁走去的时候他望了望天,眼里生出了不知是绝望还是希望的神色。

    坐在临仙阁上的赫连辰玉看到这一幕之后瞄了一眼古天霸,没想到那个黑熊还有这样的妙用。

    “天霸啊,我来跟你比比。”她的笑脸依旧,除了笑脸还有必胜的目光。

    古天霸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方银萱,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

    “别摇了,再摇就成摇头狮子了。”方银萱开着玩笑,“咱俩都不用武器,点到为止。”

    古天霸听到这里赶紧把手中的武器一扔。又摇了摇头。

    这流星铁锤陪伴他多年,在他心里早就成为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她一句话他就能扔了流星铁锤。

    “放心吧,我不会欺负你。”方银萱认真地说。

    古天霸还是摇着头,“我会伤到你。”他老实巴交地说。

    方银萱哈哈大笑起来,“这可是我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不许用武器,不许用内力,如果今天我输了,我让赫连辰玉的名字倒着写。”她笑道。

    远在临仙阁的赫连辰玉听到这句,心里很是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