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一生何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这个孝王爷还真是太倒霉了,竟然娶了这么不祥的女子。”

    “那有什么办法啊,活该他倒霉。”

    席义天的剑柄动了动,这些人还真是大胆,竟然敢编排他的主子跟王爷。

    “席兄,脾气不要这么坏。”方银萱也听到了那些话,她就当是听笑话一样。“香雪,这个鸭子很好吃,你尝尝看。”她热情地推荐道。

    酒足饭饱之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大街上的人吃过晚饭慢慢地从家里走了出来,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盏花灯,城中河那边还有一些姑娘在河里放着花灯。

    支走了红梅跟香雪还有席义天,方银萱一个人在大街上溜达了起来,她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这些花灯的模样大同小异,但是上面的画都很漂亮,不管是美人还是美景都能让人细细品味一番。

    她看得正兴起的时候突然看到齐非云,她对这个人的印象还不坏,毕竟这人够大方啊。

    不过齐非云去孔雀楼干嘛啊?

    “这位公子,要不要买个花灯送给心仪的姑娘啊?我这里的花灯可是全皇城最漂亮的花灯。”一个卖花灯的老妇热情地问道。

    方银萱看了看手中的花灯,不知什么时候她拿下了一个花朵形状的灯笼,花瓣中间放着一根蜡烛,含苞未放的花朵看起来很是诱人。

    “多少银子啊?”

    “一百文。”那个老妇笑着说。

    方银萱摸了摸自己身上,一文钱都没有。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两银子。

    “这几个我都要了。”说着又拿了几个花灯,准备回去的时候送给香雪跟红梅。

    买完花灯之后方银萱再次瞄到了孔雀楼,她有些好奇齐非云去孔雀楼做什么了,反正无事,不如去看看。

    这么想着她的脚步就忍不住往孔雀楼走去。

    孔雀楼四周一个人影都没有,一楼也没有什么护卫,二楼只有一个人在薄纱之后摸着亲身。

    尽管这里没什么护卫,整个皇城也没人敢随便闯进去,那些护卫不知在哪个角落里暗中保护着孔雀楼。

    齐非云在一楼踌蹉了一会儿,确定没人阻拦之后才走上了二楼。

    他静悄悄地走上了楼内心很是忐忑。

    紧了紧手中的画像,他勇敢地往前迈出了步子。

    一大片薄纱挡住了最中间那人的身影,一声低低的音调从他的手中慢慢溢出。

    齐非云立马停下了身子,“在下齐非云,今日特意为了心上人求得一曲。”他把自己的来意说的一清二楚。

    薄纱之后的那人摸了摸自己腿上的古琴,轻缓的音声慢慢从他手下散开。

    “那画像已经按照白公子的规矩放在了一楼。”此时恐怕已经被白公子的人拿走销毁了吧。

    抚琴的人突然静了下来,一阵微风吹过,他的护卫从窗户消失,那幅画像静静地放在他面前。

    他用内力把那张纸瞬间震成了粉末。

    齐非云紧张地等待着,他对这个白公子很是佩服,年纪轻轻就能练得一手好琴,被世人尊称为琴圣,听说他手中的绝世名琴天音弹奏的曲子能绕梁三日久久不散,听过的人都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洗礼了一番。

    “给你画像的人是......齐公子可多得一首词。”他的话说了半截,让人浮想联翩。

    齐非云本就怀疑那个王飞飞跟白公子有什么关系,现在听到白公子要赠给自己一首词激动不已,自己遇到王兄弟真是太幸运了。

    方银萱悄悄地来到了二楼,她坐在二楼跟楼梯的连接处,静悄悄地聆听着二楼的动静,没想到这个狐狸除了会装疯卖傻之外还这么会装模作样,她忍不住吐槽。

    这时候低缓的音律慢慢地从房间传了出来。

    完全不懂音律的方银萱听到这个声音觉得自己身体像是被过了电一样,她不自觉地躺在了地板上,静静地听着那低缓的音声。

    “人生难得几回欢,莫让欢颜风中散,低头思,凤娇跃,念念不得忘。淑女亭,君子阁,低眉浅笑亦倾城,思之,念之,神往之,一生何求?一生何所求。”低低的声音带着赫连辰玉特有的磁性。

    这首曲子全程都是低缓的音调,听到的人眼前似乎浮现出了一场场的画面,美人跳舞的模样,男子思念的模样,两人在优美的环境中谈笑风生,美人羞涩的低着头,男子含情脉脉地看着她,一生何所求?不过是求跟心仪的人在一起罢了。

    地问道,“这个白公子是谁啊?我咱们从来没听说过孔雀楼啊。”

    “没人知道这个白公子是谁,只知道他跟苏元宝的关系很好,外人都尊称他为润雪清风,这个孔雀楼是苏元宝特意为他修建的,听说他每月都会在这里小住几日。”这首曲子听完之后过了半个时辰方银萱才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眼底满是赞赏的目光,只是嘴角忍不住撇了起来。

    这首曲子肯定不是赫连辰玉想出来的,他那么狡猾的人怎么可能会为了心爱的人失了心魂,肯定是在哪骗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