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好看皮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白公子的皮囊确实挺好,但是比起赫连辰玉的本来面目还是差上一些。

    赫连辰玉画完了一张之后揉了揉手腕,他好久都没有动笔画画了,今天为了自家小媳妇儿他破例动了笔。

    “还有一张。”方银萱听到声音低着头说道,她的视线全都在自己的画纸上,但是还不忘注意赫连辰玉那边的情况。

    屏风外面依然乱成一锅粥,屏风里的气氛一下子冰冷了下来。

    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冷意她赶紧抬头看了一眼他。

    “不想画就算了。”她到时候让人帮她多画几张不就行了,嘿嘿,就是这么的聪明。

    赫连辰玉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我劝媳妇儿不要去做你刚才想到的事情,不然......你以为那些见过我真面目的人为什么不敢对外人说出我的长相?”

    威胁,绝对是威胁。

    “谁稀罕啊,你以为你的脸多值钱似得,我还不稀罕呢。”她吐槽道。

    刚才那个贪财的人难道不是一个姓方名银萱的人吗?她的记性还能不能好一点,刚才是谁积极地要他的画像来着?

    方银萱说话间就画好了手中的画像,她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画出来的画像。

    “原来我还挺有画画天赋的嘛。”她有点小得意地说道。“好了,回见啊。”她拿起赫连辰玉放在案桌上的画像赶紧闪出了屏风。

    屏风外面的人大部分都被打下了一楼,此时六个人正在围攻席义天,其余八个人已经站在窗户那里守住了窗口。方银萱刚出去就看到席义天被逼到了二楼的楼梯口。

    “席兄,承让承让啊,我赢了。”方银萱得意地说道。“麻烦你们让开一下,挡到我路了。”她找了个椅子抬起来推了推那几个护卫。

    此时这几个护卫全都同情地看着席义天,没想到堂堂一代杀手轮到到被主子这么折磨的份上。

    席义天已经习惯了方银萱的幽默,他找了个角度把那几个人往二楼逼进了几步,方银萱趁机下了楼。

    伤好之后他就没什么机会动动筋骨,今天正好让这几个人陪自己玩一玩。

    方银萱拿着画像直接来到了第五关判断人那里。

    “给。”方银萱把画像往那人跟前一看。

    那人是苏元宝的一个亲信,看到那幅画之后点了点头。

    “这位公子是第一个完成比赛的人。”说完伸手去拿那幅画像。

    一只手比他快了许多,她直接把画像收到了怀里。“嘿嘿,银子给我家小厮就行了,这幅画就不劳您老人家来动手了。”

    那个人急忙起身,白公子的画像可不能落入旁人的手中,他站起来之后突然停了下来,刚才那幅画跟往年看到的很不一样,感觉像是在屏风后面细细画出来的,难道这个公子跟白公子是熟识的人吗?那他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以免惹得上面的人不高兴。

    方银萱在一楼很快就找到了一尘不染的齐非云,在他旁边的人都有些身形佝偻,估计是疼的直不起腰来了。

    “齐二哥,你怎么不上楼去了?”那个叫宋孝的男子揉着自己的肩膀询问道。

    齐非云这时候看到了朝他走来的人,“因为有人答应会卖给我。”

    这时候方银萱拿着画像走了过来,她直接把画像塞到了齐非云手中,“给,记得给我银票啊。”

    齐非云慢慢打开手中的画纸,一个绝尘的男人瞬间跃入眼中,他微微有些吃惊,这个男子竟然长的这幅模样。

    “怎么了?”他怎么那副反应?

    方银萱好奇地凑上去看了一眼,这一眼差点气死她。好你个赫连辰玉,竟然画出这么恶心人的画面,这不是纯粹恶心她嘛。

    画纸上的男子躺在雪白的软榻上专注地看着画画的人,因为软榻什么的都是白色的,所以大部分都简单地勾勒了出来,不过他的面容被画的特别细致,看上去就像是见到了当时的场景一样。

    这样的画只有对画中人有情才能画出啊。

    “你别看我啊,我跟这个白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方银萱赶紧撇清自己跟画中人的关系。

    “王兄弟,这幅画......”齐非云百思不得其解,好几个地方让他想不通。

    方银萱见这个齐非云似乎是个死脑筋,她悄悄地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说道,“这是我用刀架在他脖子上让他自己画的,我根本不会画画。”

    齐非云听到这话简直惊呆了。这种奇葩的招数估计只有面前的王公子才能想得出来。

    “多谢了。”

    “好说好说,快点把银票给我就行了。”她倒是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有钱能使鬼推磨,她这个喜欢给地府送鬼的女杀手遇到钱也是不能免俗。

    得到银票之后方银萱就带着香雪跟红梅,领着席义天逛街买东西了。

    孔雀楼二层,赫连辰玉期待地盯着案桌上的白纸,不知他媳妇儿给他画了个什么。

    一伸手,那张画纸就被他拿在了手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