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逗方紫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人都是有忍耐极限的,如果这个狡猾的狐狸再这么轻佻,那就别怪她暴露本性了,为了在古代好好生存下去她愿意跟他合作一下,可是并不代表她可以让人调戏。

    “什么?”赫连辰玉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你是不是欠抽啊?再这样装聋作哑装疯卖傻我就把你卖到山沟里给寡妇当相公去。”方银萱语气冲道。

    赫连辰玉不可思议地看了看眼前的方银萱。

    刚才那个冲他发火的人是自家媳妇儿?不会是别人掉包了吧?

    “媳妇儿......你...是不是受刺激了?”赫连辰玉斟酌了下用词小心翼翼地问道。

    “别媳妇儿来媳妇儿去的,你以为谁愿意当你家媳妇儿啊,还有,你才受刺激了,你全家都受刺激了,姑奶奶我.....”看到赫连辰玉惊讶的表情方银萱把想要说的话吞了回去,“我就是这样,别以为我是什么好欺负的女人。”说完不管赫连辰玉的反应直接去床上睡觉去了。

    看了看手中的发饰,赫连辰玉赶紧把那些东西全都扔在桌子上。

    “媳妇儿,你刚才的样子好可爱。”说完人已经来到了床边。

    “你打地铺。”方银萱伸出右腿来准确地挡住了赫连辰玉的身子。“以后床上就是我的地盘了,王爷不会要跟我找个弱女子争地盘吧?”

    弱女子?赫连辰玉很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要不然就是面前这个女子脸皮太厚了。刚才那么彪悍的人怎么可能跟弱女子有关系?

    “这是我的床吧?”赫连辰玉冷着脸道,刚才那个偷香窃玉的好像是另一个人一样。“方小姐,你好像还没有明白自己的身份?”

    方银萱很不情愿地从床上下来。

    “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分一半给你。”说完他看向了方银萱,此时就看她怎么做了。

    方银萱二话不说就躺到了床上。“我睡里面。”

    笑意慢慢地爬到了他的眼角,看来他娶了一个很满意的媳妇儿回家啊,不错,这段姻缘还真不错。

    在方银萱心里她跟赫连辰玉只是合作关系,谁会跟自己的合作对象亲亲我我?为了任务需要她倒是可以虚假一番,但是在人后他们就是不相干的人。

    所以在一张床上睡觉这件事在她心里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桌子上的那对红蜡烛慢慢流着血红的泪珠,直到看到清晨的曙光蜡烛才慢悠悠地熄灭。

    孝王府里的下人早早就起来忙活了。

    柳风昨夜失眠了,他拉着席义天在王府的亭子里说了一晚上的话,无非是在感叹他们俩的主子竟然比他们小,而且他们以后说不定还要侍候主子的孩子,他们俩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等等。

    最后得到了一个结论,这就是命啊,而且这种命好像还不赖。

    叩叩两声敲门声惊醒了床上睡着的两人。

    “王爷,王妃,宫里的嬷嬷来了。”红梅轻声说道。

    一夜之间方银萱的称呼从小姐变成了王妃,她有些不适应地皱了下眉头,然后瞄到了赫连辰玉的大手。

    她毫不客气地用指甲划破了他的手指尖,往帕子上弄了几滴血滴之后满意地下了床。

    赫连辰玉盯着自己流血的手指尖看了一会儿,他还从来不知道这手指甲还有这么一个妙用。

    方银萱把门开了一个小缝,然后把锦帕递给了门外的红梅。

    “我还有点困,午饭之前不要来打扰我。”说完关上了门。

    门外的声音越走越远,方银萱放心地躺回了床上。

    孝王爷因为是傻子的原因不用去上朝,府里也没有别的主子,昨天皇上免了他今日进宫的规矩,所以今天她可以睡上一天也没人管。

    “我的手指还在流血。”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的指甲,发现她把自己的指甲全都弄成了锋利的模样,难道她都不怕不小心划破自己的脸蛋吗?

    “男人身上血多。”她翻了个身面朝内侧睡了起来。

    男人身上血多?这又是什么歪理,赫连辰玉真想敲开她的脑袋瓜子看看她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可是他舍不得欺负她,被她欺负的感觉似乎也不错。

    赫连辰玉笑眯眯地吸了吸自己的指尖。

    如果这一幕被某些人看到肯定吓死了,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露出那么温暖的笑容,肯定是错觉。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她伸了伸懒腰走了出去,床榻旁是凉的,不知道他去哪了。

    院子里空无一人,下人们大概都知道她不喜欢太吵闹的环境。

    出了院子方银萱闻到了孜然炒肉的味道。

    “府里的下人太有心了,连我爱吃什么都知道,肯定是红梅那小丫头告诉厨房的。”方银萱美滋滋地说着。

    在古代当个主子还真是好,想吃什么就能吃到什么,不像以前当杀手那时候,那时候整天想着怎么杀人,吃大餐的时候也是囫囵吞枣一样。

    来到大厅方银萱就看到赫连辰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