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几个下人脸都要吓白了,那个蛇有小孩的手腕那么粗,有一米多长,此时正吐着长长的蛇信子看着周围的人。

    张勤的脸也吓白了。

    这要是被咬上一口还不得死翘翘啊。

    “张少爷,你这蛇你花了多少钱买的啊?”方银萱悠闲地问道。

    张勤吓的不敢动,他嘴唇微张,“一千两。”

    “奶奶个腿的,一千两就买了这么个玩意,你是不是有钱没处花了?”方银萱郁闷了,她平时一天的盈利不过才一百两而已。

    当了商人之后就是不一样了,对钱多少有了些概念。

    张勤的腿发着抖,此时也顾不上听方银萱说的话了,因为那个蛇的头正朝着他的方向。

    “方小姐,救……救命。”张勤颤抖地说道,眼底满是恐惧。

    方银萱可不是什么好人,她从不敢赔本的买卖。

    “张少爷,我凭什么救你啊?俗话说的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方小姐,你先把那个蛇弄走,别的万事好商量。”张勤快速地说完,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那条蛇。

    那条蛇慢悠悠地晃着身子往张勤那边移动着。

    “两千两。”

    “啊?”张勤错愕地啊了一声。

    “我这么一个弱质女子对付这么一大条蛇可是一件高危工作,两千两银子不过分吧?”方银萱略显无辜地问道。

    张勤这才明白方银萱刚才说的是两千两银子救他一命。

    两千两银子……他一年的花销啊。

    *,阴险,这估计是张家那些下人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那条蛇离他越来越近,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站不稳了。

    “好。”张勤咬牙答应,他现在发现了,每次遇到她都没什么好事。

    方银萱听完之后走到了张勤旁边,快速地从他身上死了一大块衣服。

    嘶的一声张勤衣服的下半身被撕掉了大半,那条蛇马上听到声音走的更快了。

    眼看那条蛇就要爬到了他脚边了。

    张勤的身子瞬间软了下来。

    就在蛇嘴张开的刹那,方银萱正好用布料包好了手,她快速地捏住了蛇的七寸,暗暗用了五成的力道,蛇的身子立马软了下来。

    “少爷,你没事吧。”那些下人这时候才敢跑过来扶住张勤。

    张勤吓的脸都白了,此时恐怕魂都吓飞了吧。

    “这布料太滑了,刚才差点没捏好,应该撕里面的布料才对,里面的布料看着像是棉质的。”方银萱瞄了一眼张勤衣衫里面的白裤子嘟囔道。

    ……

    “一会儿等你家少爷清醒之后让他把那两千两银子换成银票亲自去丞相府交到我丫鬟香雪手里,别忘了啊。”她嫌弃地把布料扔到了地上。“毒蛇这玩意还真是恶心人。”

    张家的下人彻底无语了,这女人也太彪悍了吧。徒手捏晕了一条蛇,还*地敲诈了他家少爷两千两银子。

    以后见到这位姑奶奶一定要绕着弯走,不然被坑了哭都找不着地方。

    寂静的小院里偶尔会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在这个不算太热的天气里每天的太阳都照的人懒洋洋的。

    小院桃树下红梅慢慢串着相思豆,香雪正在旁边刮着鱼鳞,中午准备拿做酸菜鱼,这是她早上去买肉的时候旁边卖鱼的阿婆热情地推荐她买的,香雪脸皮薄,再加上那鱼看起来很是新鲜,她就买了一条。

    在两人忙活的时候一个穿着蓝底红衬的人悠然自得地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

    “这些书上的字也太难懂了。我看得脑袋都大了。”方银萱无奈地把书盖在头上,然后假寐了起来。

    香雪跟红梅听完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大小姐,老爷请你去大厅。”一个小丫鬟小跑着来到了方银萱的小院。

    一把拿下盖住脸的书,眯了眯眼睛才看清院子里站着的小丫头。

    “我马上就去。”

    那个丫鬟听完之后立马跑掉了。

    现在丞相府的下人们都有些怕方银萱,每次来传话都推年纪最小最没资历的小丫鬟来,这个小丫鬟一开始还不知道为什么,慢慢的她开始害怕了,方银萱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比方丞相身上的都让她害怕。

    “我去看看那个龟丞相找*嘛。”方银萱说完从躺椅上站了起来,然后把书丢到了准备跟上去的红梅手里。

    红梅跟香雪不放心地看着她,但是方银萱的眼神很明显是不想别人跟着。

    丞相府的大厅里坐着两个男人,一个是方银萱口中的龟丞相,另一个竟然是当今二皇子。

    当二皇子赫连成文突然造访丞相府的时候方丞相心中的讶异一点都不小。

    他为官多年跟二皇子打交道的次数屈指可数,之前他还试探着想要把自己的二女儿说给二皇子,被二皇子巧妙地避开了。

    今日二皇子突然造访所为何事?

    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