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绣球在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候蔡老爷带着女儿从楼上跑了下来,看到绣球在一个长相出众的姑娘手里时都呆住了。

    “这……”蔡老爷无措地看着这一幕。

    “那个……”方银萱笑了笑,“我可不准备娶个姑娘回家。”

    周围的人听完都笑出了声,她想娶别人还不想嫁呢。

    蔡小姐这时候走了出来,“大伙都散了吧,今天恐怕不适合抛绣球。”蔡小姐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看起来沉稳大方。

    “这位小姐,如果不嫌弃的话请随碧霞到美味阁坐上一坐吧。”

    原来这个蔡小姐名叫碧霞,自从懂事后一心想要帮蔡老爷分担一些家里的事务,蔡老爷的结发妻子生蔡小姐的时候大出血死了,这几年美味阁的生意一日不如一日,蔡小姐也无心婚嫁,今天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勇气来迎喜楼抛绣球的,可惜绣球被方银萱接到了。

    方银萱在美味阁里听完这些事情干笑了两声,她真的没有故意要去抢绣球,全都是因为那个李明辉的下人不长眼,偏偏要在那里找她麻烦。

    “这一切只能说是天意了。”蔡小姐神色暗伤,那种心中的悲伤连方银萱这个局外人都能感觉到。

    美味阁是个酒楼,一共有三层,第三层住客,第二层有几个包间,桌子比较雅致,第一层比较普通一些,刚才她吃了一下这里的食物,味道不难吃,但是比起醉仙楼的确实差一些。

    这里的位置倒是不错,生意每况日下恐怕就输在一个新上,人们都喜欢新鲜的东西,醉仙楼每天都会推出新菜色,这个美味阁都几十年了,就算是山珍海味吃多了也会腻啊。

    “你们可以把这个酒楼卖出去啊。面积这么大应该能卖不少钱吧?”红梅看了看酒楼的大小,感觉应该能卖不少钱。

    “这是我祖上留下来的地方,怎么能说卖就卖。”蔡老爷迈步走了进来。

    “爹。”蔡小姐见到蔡老爷上来立马叫了一声。

    蔡老爷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方银萱,“这位小姐,刚才闹出的乌龙蔡某在这里给小姐道歉了,如果没有别的事小姐还是早些回家吧。”说完蔡老爷的灰白色的胡子跟着动了动。

    他的胡子有一寸长,看起来有几分粗犷,真不知道他这样脾气暴躁的男人怎么会生出蔡小姐这样稳重大方的姑娘。

    “方小姐,我爹就是这个脾气,都半辈子了还是这样,你千万不要介意。”蔡小姐笑着解释。

    方银萱当然不会见怪了。

    红梅这时候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她乖乖地低着头闭上了嘴巴。

    “我有个主意。”方银萱眼前一亮。

    蔡老爷跟蔡小姐把视线全都放在了她身上,脸上的表情都在诉说着,你有什么主意啊?

    方银萱灿烂地笑了笑,正愁不知道做什么呢,这下好了。

    她热情地把蔡老爷跟蔡小姐请到了桌子旁。

    “你们坐你们坐。”

    蔡小姐跟蔡老爷都一脸雾水,这个方小姐到底想要干嘛啊?

    孝王府里,厨房的下人这两天都快要愁死了,也不知道哪个嘴碎的人把方银萱亲手给赫连辰玉做饭的消息让赫连辰玉知道了,现在每次给他端饭进去就被他连盘带碗给摔了出来。

    饭是一口没动,唯一欣慰的是王爷偶尔还喝喝水。

    可是光喝水哪行啊,所以厨房的下人发愁了。

    房间里赫连辰玉生无可恋地呆在床上,旁边的跟席义天无奈地看着他。

    “王爷,你多少吃一口啊。”柳风规劝道。

    “不吃饭长不高。”席义天添了一句。

    柳风悄悄看了席义天一眼,这席义天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啊?王爷都这么高了还怎么长个子啊?“王爷,你乖乖吃一口饭,吃完了奴才就去丞相府把主子找来。”一副哄小孩的语气。

    “柳风,骗人不好。”席义天教训道。

    柳风望了望屋顶,不知道屋顶砸下来能不能砸死身旁这厮。

    躺在床上的赫连辰玉委屈地撇着嘴。“我只要我媳妇儿。”

    柳风无奈了,他妥协地看着席义天,席义天摇了摇头,他答应主子了,要暗中保护王爷。柳风再次看了看屋顶,心想这屋顶怎么还不掉下来啊,这个席义天一点都不可爱。

    美味阁里方银萱笑嘻嘻地给红梅说了几句话,红梅二话没说就走了。

    “方小姐,你是不是有主意救美味阁了?”蔡小姐一脸期待地看着方银萱。

    方银萱摇了摇头,“你们不想卖美味阁,主要是不想卖这个地皮还是这个酒楼啊?”

    “这个有区别吗?”蔡小姐不解地看着方银萱。

    “区别大了,地皮是这个地方,酒楼只是这个地面上建起的空架子。酒楼没了可以再建,地皮没了就算是啥都没了。”

    “当然是要地皮了。”蔡老爷下意识地说。

    “那就是卖掉这个酒楼是没问题的?”方银萱眼中一亮。

    蔡老板考虑了一下艰难地点了点头,几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