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何必这么麻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王爷,你放银萱下来吧,一直这个姿势有些不自在,身子都有些僵了。”方银萱慢慢地说着。

    “真的吗?”赫连辰玉天真地盯着她的眼睛。

    她认真地点了点头。

    赫连辰玉这才把方银萱放了下来。

    方银萱刚站稳感觉旁边的人微微晃动了几下,刚想扭头去看就听到了柳风的声音。

    “王爷……”柳风惊叫道,顺势就接住了赫连辰玉的身子。

    “传御医,快点给朕传御医。”皇上看到赫连辰玉昏倒之后焦急地说道,“还有,把赫连成勋那个逆子给朕抓来。”

    这一倒让方银萱看到了他的脚底,脚面上白洁如玉,脚底脏兮兮的,两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心微微一抽,一直冰封的心似乎松动了几下。

    赫连成勋被传进宫的时候方银萱一直陪在赫连辰玉的身边。

    那些御医仔细看了看之后开了一大堆补药就走了,方银萱坐在椅子上不时地看一看床榻的位置。

    “主子,王爷好像醒了。”柳风小声地提醒道。

    正在走神的方银萱回过神来看了柳风一眼,接着来到了床榻边。

    床上的赫连辰玉艰难地睁开眼睛,眼底一片清明。

    柳风懂事地退了出去,还把房门给关上了。

    “咱俩只是合作关系,你犯不着为了我……”方银萱刚想说点什么就看到赫连辰玉的脸瞬间变冷。

    “不要自作多情了。”

    方银萱一下子就给噎到了,她就知道他刚才是用苦肉计呢,像他这样天生凉薄的人怎么可能在乎她,这一切都是错觉,肯定是这样。

    “那你好好休息吧。”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这下换成赫连辰玉被噎了。

    刚走出房间隐在暗处的席义天就闪到了她旁边。

    “主子,赫连成勋被杖责了几十棍,皇上禁了他的足,现在被关在自己的殿中,要不要属下暗中……”席义天说完比了一个暗杀的动作。

    方银萱的嘴角抽了抽,这个席义天还真是跟以前的她一样,动不动就要杀人。

    仔细想想那个赫连成勋好像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

    “不用,你去通知王府的人来接王爷回府。”

    席义天听完之后立马闪掉了。

    柳风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道灰色的身影从自己眼前闪过,心想应该是席义天那厮吧。

    “主子,奴才从御膳房端了些膳食,”柳风猜测方银萱肯定没吃好饭,所以自己做主去御书房端了点吃的。

    “谢谢。”难得还有这么关心自己的人,虽然表面上两人是主仆关系,可是她从来没有把谁当过下人。

    柳风眼中划过一丝流光,毕恭毕敬地把饭菜递到了方银萱手中。

    “主子,王爷其实……”

    “恩?”

    柳风迟疑了片刻不知道该不该讲,他能看得出来方银萱对这个孝王爷并没有多么在乎,至少目前是这样,但是孝王爷……

    “王爷昨天醒了之后一听到主子被抓就在殿外跪了半天,最后昏了过去,今天中午一醒就去监狱找主子,两天都没有吃饭了。”听到这话方银萱只觉得心烦意乱,嘴里的饭菜吃起来如同嚼蜡。

    这个该死的精分男人,苦肉计演的太过火了吧。

    摸了摸腰间的玉佩,突然想起她早就放到了他身上,怪不得他恢复那么快呢。

    一路心事重重地回到了王府,赫连辰玉一路都在浅睡,模样难得的顺眼许多。

    夜幕降临,王府的下人们得知王爷跟方银萱回府之后都急忙地准备了起来,烧水的烧水,做饭的做饭。

    方银萱不由自主地来到了厨房。

    厨房里的烧饭婆子看到方银萱的时候微微吃惊了一下。

    “方小姐,你怎么来这边了?这边太脏了,这里有我们这几个婆子就行了。”说着就想把方银萱拦在门口。

    方银萱笑着看了看厨房里的人,“我想亲手给王爷做点稀饭,你们不用管我。”

    丞相府的大小姐还会做饭?而且还要亲手做给王爷吃?厨房里的做饭婆子们很不确定地看着方银萱。

    直到看到那一锅半生不熟的米饭,还有透着血丝的猪肉时做饭婆子们才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果然方小姐是不会做饭的。

    不过这该是多么伟大的爱意啊,方小姐肯定爱惨了王爷。厨房里的人这么想着。

    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王府。

    方银萱不过是感激赫连辰玉而已,所以才想要亲手做点什么感谢一下他。

    他的毒刚刚除去,身子还虚弱呢,大鱼大肉肯定吃不了,想来想去就做了一些瘦肉粥,她无意间听说他是个无肉不欢的主。

    一辆从皇宫里走出来的马车这时听到了孝王府的门口。

    身形偏瘦的太监拿着一道圣旨进了府。

    方银萱前脚刚走进赫连辰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