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月黑风高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就把玉佩绑在了腰间,然后继续跑去玩了。

    站在水里的席义天无语望天,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坏事,竟然要在保护这样的傻子。

    如果不是看得出赫连辰玉是个傻子的话,他真的会以为赫连辰玉是故意整他的。

    不过他跟赫连辰玉无冤无仇的,就算赫连辰玉不是傻子也不应该这么整他吧。

    这下北院的小丫鬟们应该会高兴了,终于能给席义天洗衣服了。

    当天夜里赫连辰玉早早就睡觉了,有眼的人都能看得出今天的孝王爷格外的开心。

    月黑风高夜,杀人正当时。

    守在赫连辰玉门口的席义天闻到了空气中弥散的凌厉,有跟他一样气息的人正快速地向王府靠近。

    修长的手指握了握手中的剑,这把剑陪伴他十几年,已经成为他生命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看了看漆黑一片的房间,席义天犹疑了一下,这似乎是个试探这个傻子王爷的好机会,他是不是真傻一试便知。

    这么想着,脚步竟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院子。

    房间里的人儿睡的正香,他那精雕细琢的脸蛋上满是平静,空气中的紧张感似乎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两道黑影这时候从天而降。

    他们比了一个手势,一个人悄悄地把一个毒蛇从门缝里放了进去,另一人快速地把门闩弄断,两人蹑手蹑脚地走进了赫连辰玉的房间。

    那条小蛇晃晃悠悠地爬着,一点都没意识到它的主人只是让它在前探路而已。

    那两个人确定房间里再无别人之后一起走到了赫连辰玉的床前,他们明明听说赫连辰玉的身边有个很厉害的武功高手,怎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呢?

    两人相互对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不解。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杀了赫连辰玉他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一个人从靴子里拔出一把锋利的小刀,毫不犹豫地刺向了赫连辰玉的胸口。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危急时刻席义天用他的剑打断了那人的计划。

    另一人看到有人阻拦从腰间抽出软剑刺向赫连辰玉。

    席义天一脚踢歪了软剑的走向。三人在屋内缠斗在一起。小蛇晃晃荡荡地爬到了赫连辰玉的手边。

    “嘶。”红色的小蛇吐了吐芯子,然后一口咬在了赫连辰玉的手上。

    “唔。”床上的赫连辰玉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声音。

    “糟糕。”席义天一剑划破了那两人的喉咙,急急忙忙地来到床前,那条小蛇咬完人之后准备开溜,被他一剑劈成了两半。

    “这下完了。”

    颜色越鲜艳的蛇毒性越大,有的被咬了之后片刻就能死掉,这种红色的小蛇的毒性很是霸道,被咬的人生还的可能性微乎及微。

    清晨方银萱刚刚喝完粥正准备做点伸展运动,红梅端着一小盘走了过来。

    “盘子里是什么啊?”方银萱放下刚刚抬起来的胳膊问道。

    “这是相思豆,我让买珠子的阿婆给我弄了细细的小洞,准备串几个送给小姐跟香雪。”

    正在房间里擦桌子的香雪听到有人提起自己的名字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相思豆?这不是送情郎的东西嘛,红梅有意中人了?”

    “去你的,我是准备送给你跟小姐的。”红梅的脸蛋带着娇羞,被香雪说的话臊红了脸。

    “我也来串串看。”方银萱突然来了兴致,拿起一根绳子像模像样地串了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