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看赛马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赫连辰玉沉了口气,一言不发,面色略显阴沉的坐在床榻边上。

    难得扳回一城,方银萱可不会放过奚落人的好机会,明褒暗贬的讥讽道:“王爷平日里装疯卖傻惯了,甚少动脑子,出这样的错也是情有可原的。”

    赫连辰玉眉角一抽,绷着下颌看向面带得意的方银萱,似笑非笑的道:“那你便说说,本王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这件事不需要王爷解决,有个人会为你办妥的。”方银萱话音刚落,还来不及细细解释,外面便传来太监的高声唱诺。

    “皇后娘娘驾到——!”

    “说曹操,曹操就到,解决事情的人来了。”方银萱有些意外地笑了出来,精致如画的眉眼带出些许狡黠,倒将她病弱的苍白掩饰掉许多。

    门口侍奉着的宫女将房门推开,身着常服的皇后在太监宫女的随侍下进屋,倒是比上次浩浩荡荡的阵仗显得普通许多。

    “银萱,本宫听说你在宫中养病,过来看看你。”

    艳丽雍容的面孔入眼,方银萱单手撑着身子,似是受宠若惊般地虚弱道:“臣女不过是有些小病痛,竟然劳烦皇后娘娘几次探望,实在是心中不安。”

    皇后紧赶几步按住想要行礼的方银萱,温柔劝道:“你身子不舒服,就别勉强了。”

    “谢皇后娘娘。”方银萱顺势躺会被子里,低眉顺眼的样子,让旁边的赫连辰玉都快要相信,过去那个只会忍屈受辱的方银萱又回来了。

    对方银萱嘘寒问暖了几句,皇后便起身对赫连辰玉道:“玉儿,你随本宫来,本宫有事要问你。”

    赫连辰玉闻言下意识看了方银萱一眼,瞅见方银萱暗藏得意的眉眼,心里平添了几分不痛快。

    皇后与赫连辰玉谈的时间并不久,不一会,两人便从内书房一同出来。夜已深,事情又都解释清楚,皇后也没了再留下来的理由,又由宫人们簇拥着走了。

    这么匆匆的一来一回,方银萱对皇后的印象,除了那张过分好看的脸,便是那一身让烛火照得摇曳生辉的金丝银线。

    等屋内的宫人都被赫连辰玉轰出去,方银萱才对他问道:“皇后娘娘怎么说?”

    赫连辰玉走到桌边,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啜饮一口后才说道:“那太医是车轴断裂,死在回家路。明日他府上的车夫会在家中自缢身亡,自然,也会留下一纸遗书,说出是他因私仇而谋害太医。”

    方银萱没出声,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从刚才说出那太医的死讯开始,赫连辰玉就注意到了,方银萱为这些事而不高兴。虽说一个为他卖命的高不高兴与他无关,可赫连辰玉还是忍不住将知道的事情都一一说了出来。

    “那太医娶了一妻三妾,三名妾侍都是半强迫着娶回家的。车夫是其中一名妾侍的情人,两个人曾经联手害死过府中一位小少爷,只因那不到三岁的孩子窥见到他们偷情。”

    “王爷与我说这些做什么?”方银萱诧异地看向赫连辰玉,这男人难道是想告诉她,那些人都没少做坏事,死不足惜,而她不必为了那些人的死而心中怀有愧疚吗?

    赫连辰玉扭开头去,硬声硬气地道:“本王想说便说了,你有何不满?”

    “臣女哪有不满,多谢王爷为臣女宽心。”方银萱敛眸轻笑,头一次觉得,这个王爷就算不傻,可能也不会太难相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