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不许欺负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正当方银萱因为那块玉佩而出神的时候,赫连辰玉好看的眉头也因她的话而皱起,这女人,竟然敢当面将他比作野兽。

    “本王还以为,你是担心被太医诊治出什么破绽,才会醒得这般快。”赫连辰玉一撩衣袍,在方银萱身侧坐下,摇曳烛光映照着他英俊的侧脸,看上去像是一幅经过精心修饰的电影海报。

    方银萱眸光微闪,心下有些担忧地道:“下次太医再来,王爷打算如何行事?”

    总不能真的让太医满世界宣传她的神奇之处吧?放在现代,那就是个被解剖的命,放在古代,估计很大可能是被当成妖怪烧死。

    “不必担忧,这太医是本王的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今日的伤势,他也只对外说并不严重,休养几天便可恢复。”赫连辰玉理了理绣暗色云纹的衣角,总算看在方银萱身体不佳的情况下,没再吓唬她。

    “这太医和在丞相府为我诊治的可是同一个人?”方银萱想起当时赫连辰玉对着那位老太医出去,心想着,难不成他是去和自己的心腹说需要注意的事情了?

    只是,方银萱这么一说,赫连辰玉却当场失笑,他摇着头看着方银萱,像是看到了什么滑稽的笑话。

    方银萱的心渐渐沉下去,就听赫连辰玉道:“那位并不是本王的人,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

    “王爷的意思是……”方银萱眼皮突突直跳,心中的某个猜想压都压不下去。

    “如你所想,死人的嘴巴是最严的,也是最不用担心的。”

    赫连辰玉回身掀开床头的灯罩,拿着金制的小剪刀挑了挑变短的灯芯,跳动的烛火忽明忽暗,连带着让方银萱觉着赫连辰玉的脸色也变得模糊起来。

    “王爷倒是,倒是果决。”

    有了赫连辰玉这些话,方银萱也就明白了。当时赫连辰玉追出去,怕是根本就没去找那位老太医,而是去找了他手下的人,目的,自然就是找个机会,干脆利落杀人灭口。

    方银萱从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也分得清这之中的利弊。只是,重来一次,她真的不想在重蹈覆辙,走和上一世同样的路了。

    赫连辰玉看出方银萱表情中的犹豫之色,淡淡问道:“怎么,你害怕了?”

    若真是如此,这方银萱倒是教他失望了。

    方银萱清楚,这个时候不能让赫连辰玉将她视为累赘,心中转过几个念头,对赫连辰玉道:“银萱不是怕,只是觉得,王爷行事太过鲁莽,怕是要引火上身。”

    “哦?”赫连辰玉唇畔的笑意深了几分,颇有兴味地对她问道:“你倒是说说看,本王哪里行事鲁莽了?”

    “那太医今日只见过你我二人,回去便死了,这本就让人生疑。再加上我的伤势,除了王爷和那位太医之外,三皇子那边多少也知道一些,到时候对外宣称我的伤势并无大碍。”方银萱话音顿了顿,看着赫连辰玉原本淡然的表情转为深思,才继续道:“王爷想,三皇子会不会心生疑问,有兴趣查一查那位老太医的死因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