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来的真是时候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待人家父子热络够了,方银萱才识相的开口道:“臣女方银萱,叩见万岁。还请皇上饶恕臣女不能跪拜行礼之罪。”

    皇帝抬手朝着方银萱压了一下,很是大度地道:“你有伤在身,不必拘泥于礼数。”

    “谢皇上恩典。”方银萱面上温婉感恩,心里则是将皇帝翻来覆去骂了个遍。

    要是真的那么知道体恤伤员,干脆就别让她来啊!

    一方面要护着自己儿子,一方面还要护着自己面子,累不累,累不累,累!不!累!

    方银萱那边还在腹诽,皇帝就已经直入正题。

    “朕听闻,玉儿有意提早将你接到王府中去,你自己是什么意思?”

    方银萱和赫连辰玉的视线无形中交汇,转瞬即分。

    “臣女但凭圣上旨意。”

    皇帝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对方银萱问道:“朕若是让你一辈子都住在王府,你愿意吗?”

    方银萱眼神闪了闪,听出皇帝话里有话,一辈子都住在王府,却并不说指婚。

    也就是说,没名没分在王府待一辈子?这要是换成这个时代的女子,还真是比国破家亡都可怕的事情了。

    她心中几个念头转过,在赫连辰玉的注视下,抬起因伤痛而过度苍白的脸,声音不稳地答道:“回皇上,臣女不愿。但若皇上下了旨意,臣女便会遵从。”

    “既然不愿,又为何要遵从?”皇帝目光深沉,声音听不出喜怒,也分不出是否对她的答案有所不满。

    方银萱明白,这才是今天最重要的一次问题,这个只要答上了,答好了,让皇帝放下防备心。今日受的罪,也就值了。

    越是这样,方银萱就越是谨慎,鬓边原本干掉的汗水再度冒出来,一双精致凤眼中光华流转,不多时,便有了主意。

    仿佛是有某种特殊感应似的,在方银萱有了决定的那一瞬,赫连辰玉有些期待的暗暗看了她一眼。

    御书房内,方银萱虚弱却坚定的声音缓缓而起,一字一句,皆是毫无破绽。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人,都是皇上的臣民,皇上要臣女去死,臣女也不会有怨言,更何况,只是让臣女在王府中安居一世呢?”

    皇帝看向方银萱的视线变得有些高深莫测,他过了会才又问道:“你身为女子,不会因此认为自己一生不幸?”

    “臣女斗胆,敢问皇上,何谓幸,何为不幸?”方银萱见皇帝果然无意作答,便又自己接下去道:“这世上之人,各自都有各自的不幸,能吃饱穿暖的人,为不能锦衣玉食而自觉不幸,能勉强温饱的人,为不能吃饱穿暖而不自觉不幸,饥寒交迫的人,则是为不能吃一口饭而自觉不幸。”

    “臣女以为,能吃饱穿暖,有一席安身之地,便已是人生一大幸事。”说罢,方银萱笑意盈盈地看向赫连辰玉,声音柔软了几分,“王爷或许这一生都不会懂得旁人的幸与不幸,但臣女却觉得,若能像王爷这样简单一世,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说到后来,已纯粹是方银萱心中真情实感,这虚虚实实的话,说来才最像真的,也最动人。

    而赫连辰玉被方银萱这样静静注视着,心中犹如被人取了鹅毛轻轻扫动,不知为何,心尖痒痒的。心里有道模糊的声音在告诉他,把这个人留下,留在身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