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入宫面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瞧,连王爷都晓得的事情,你怎么就不知道呢?”方银萱朝着脸色煞白的方紫烟笑了笑,声音温柔得能滴出水来。

    一个是除了作威作福什么都不会,一个是楞头似的就跟那蛇蝎般的三皇子搅和到一起,能傻到这种程度,这母女俩也算难得。

    方紫烟满肚子的怨气发不出来,对方银萱的话根本不知如何反驳,愤愤之下,只得在下人们窃笑的目光中狠狠跺脚,狼狈离场。

    先前跟着方紫烟乌泱泱来的下人又跟着她呼啦啦出去,朴素窄小的房间又重获清静。

    方银萱待到那群人的脚步声走远了,才克制不住地咳了两声,手掌一摊开,柔白的掌心带着点点血迹,如同雪地寒梅,触目惊心。

    “媳妇儿,你这是怎么了?!”赫连辰玉被那血迹吓得声音都发抖,六神无主的看向方银萱,却见她此时面如金纸,虚弱不堪,哪还有半分先前在方紫烟面前的威风。

    方银萱被他喊得头疼,拍拍他的手,低声道:“你让我休息一会。”

    有了她的话,赫连辰玉也就真如孩童般乖乖听话,给方银萱盖好被子,坐在床榻边上静静守着。

    方银萱心里庆幸这傻子还不算太傻,躺了好一会才对他问道:“太医来过了吗?”

    “来过了,太医说你伤的很重,要躺很久很久才会好。”赫连辰玉似是被方银萱刚才吐血吓着了,说话都轻声细语的,怕吓着了她。

    “别害怕,我死不了的。”方银萱看赫连辰玉那如晨星一般的眼眸中盈着忧色,心头不忍,笑着安慰了他一句。

    同时,也是在告诉自己。

    重来一次,她有了上辈子期盼多时的,干干净净的新身份,怎么能就这么轻易死去。

    赫连辰玉像只大型犬似的抓起方银萱的手,在她掌心蹭了蹭,方银萱看他这样孩子气的举动,不由失笑。

    “皇后娘娘驾到——!”

    听到外面那句高声唱诺,方银萱真是有了恨不得当场昏死过去的心。

    这些人都是说好了的吧,一个接一个的跑来给她找事情,就她现在这么个病病歪歪,半死不活的身子,应付完了这么一轮,还有命在吗?

    赫连辰玉对方银萱的痛苦完全不能理解,他兴冲冲扔掉方银萱的手,跑着去开门,嘴里还很是惊喜的道:“母后来了!”

    进门的女人年岁不大,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穿一身雍容华贵的紫色凤袍,莲步轻移间头上的凤钗金步摇跟着微微摆动,衬着那张艳丽无双的面容,端的是风华绝代。

    皇后进门便握了赫连辰玉的手,很是高兴的道:“玉儿,还是你最乖巧。”

    得了表扬的赫连辰玉也很高兴,嘿嘿笑着,明明长了一张足以欺骗天下女子的英俊面孔,却偏要做出那般憨厚的表情,让方银萱在心中不由感到可惜。

    只是,既然皇后都进门了,她也不好还当没看到。

    “臣女方银萱……”方银萱两手撑着床榻,摇摇欲坠的想要下床行礼。

    这动作才刚起,皇后便急急走过来,半是心疼半是嗔怪地道:“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及那些虚礼做什么?好好躺着,本宫是来探病的,可不是来让你伤势加重的。”

    方银萱顺着皇后的意思重新躺回床上,面带感激地道:“谢皇后娘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