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作孽,上辈子欠她家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嫣然,你要推辞,妈就生气了啊!”柳怡故作气恼道,李嫣然执拗不过,想了好一会儿。

    “妈,不如送我一枚银戒指吧!离轩无名指上戴着的那种。”

    那枚银戒指,江离轩一直套在左手无名指上,就算他们结婚,也没取下,而是将婚戒戴在了中指上。

    “什么?他还戴着!真是!真是作了什么孽!欠了他们一家!”

    李嫣然听着耳边气急败坏的话,李嫣然云来雾去,“妈,欠谁的?”

    她只是随口一提,没想到柳怡话里有话,“还能是谁,那索命鬼!都死了两年了,离轩居然还没忘!”

    两年,不就是在说江离沫?

    李嫣然忙不迭追问,“妈,你到底在说谁啊?”

    “都是陈年往事了,本不该跟你说的,哎!”柳怡叹了口气,“离轩是有妹妹的,收养的妹妹,江离沫,两年前出车祸死了。”

    “然后呢?”李嫣然紧捏着手机,隐隐察觉在谈起江离沫的时候,柳怡的语气不大好。

    “都说是作孽啊,离沫以前不姓江的,她是齐家的女儿,齐沫。当年啊,我们家和齐家合伙做生意,谁知道齐天成那个昧了良心的,携款潜逃,害得我们家差点破产!”

    李嫣然心惊,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往事。

    她没有插嘴,静静的听柳怡娓娓道来,“追债的天天上门,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好不容易,我们家周转过来,开始有了起色,谁知道齐天成绑架了离轩,要我们给钱,不给就撕票!”

    “哼!亏得老天有眼,他夫妻俩在烂尾楼上被警察围堵,踩空摔死了。”虽然时过境迁,柳怡想起来,

本章内容未完!手机扫二维码继续阅读

UC浏览器,QQ浏览器,微信,百度APP,等浏览器都可以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