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女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老域名(.com)被墙,请您牢记本站最新域名(.org)

    或许是为了戏剧性,又或许是为了过审。

    《无人区》的角色几乎个个自带复活甲,被汽车撞飞的黄博有,被喷子来了一发的货车司机有,连翻车的警察都有。

    时速一百多公里,出车祸,人屁事没有?

    只能说,为了戏剧性,是可以牺牲一定的逻辑性的。

    这么一算,电影里死掉的角色基本都是恶人,凡是干过点正经事情的都没死。

    前半段的电影,最大的悬念就是轿车里的尸体。

    就如同《剑雨》中曾静的身份,就如同《八恶人》中那一壶被下了毒的咖啡,主角知道,观众知道,可是电影里的其他角色不知道。

    这就给电影增加了紧张感和悬疑感,拉扯着一种戏剧张力。

    接下来这场戏,拍的就是加油站父子强买强卖,潘肖舞女初见面的一场戏。

    “开始!”

    万年推开门,脸色凝重。

    因为一只狗就在轿车的后备箱下绕来绕去,一滴滴鲜血从后备箱里流出,人没发现,狗却闻到了血腥味。

    万年摇晃着身子,一步一步上前,前脚进,后脚收,脚步缓慢,透着一股子谨慎小心的味道。

    他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自己,便用身子挡住后备箱,踏出一脚,把绕在车底的狗撵走。

    之后,万年随意踩了几步,扬起几捧黄沙掩盖鲜血,又用围巾擦干净车身上的血迹。

    临了,他还面带厌恶的甩甩手。

    潘肖讨厌污渍和血液,但对于自己工作的肮脏却不屑一顾。

    “卡,过!”

    宁皓颠颠上前,“不错啊,衣冠禽兽那股子劲儿把的挺准啊!”

    “谢谢你啊···”万年懒得理他。

    “等会儿你控制着点啊,”宁皓眨眨眼睛,“别净想着占便宜,咱们可是正经剧组···”

    “占便宜?”

    万年想了想,又没好气道,“至于吗?就于男姐那个跳舞水平,我还能情难自已咯?”

    “哟,人家大明星看不上咱···”

    俩人嘀嘀咕咕的功夫,不知何时于男也凑了过来。

    别看阳光明媚,黄沙漫天,冬天的戈壁滩照样冻死人。

    她在戏服外头罩了件黑色的大羽绒服,下摆一直到脚面的那种。

    此时,于男站在监视器后,手里端着热水,极不愉的看着满口鬼话的两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夸您演的好,把一个满嘴瞎话的舞女演的入木三分。”

    万年腆着脸吹捧道,“老期待跟您合作了,以后有这种角色,我肯定还找您!”

    “是啊,于男姐演得太棒了!”宁皓跟着捧哏道。

    于男却懒得理这俩二百五,“别,演个舞女你能给我送发廊去,以后要演个杀人犯,你是不是还得把我送进号子里头啊?”

    “这不显得您专业嘛!”万年挑起大拇指,“体验派,除了犯法的事情和要命的事情,都得体验一下才行···”

    于男白了他一眼,也没说啥,潜台词却很清楚:继续吹,吹舒服了姐姐就原谅你···

    呃,这潜台词咋这么黄呢?

    万年刚准备搜肠刮肚的再来点肉麻的吹捧呢,旁边却传来一声大呼:

    “导演,准备好了!”

    宁皓的脸色瞬间放松了下来,这种女魔头从来都是自己的克星,骂不行,潜···他没这胆子。

    得亏后勤效率高,谢谢你,回去给你涨工资!

    “咳咳···准备开拍了,你们俩准备吧!”宁皓故作严肃道,小眼睛里满满的笑意。

    于男摇摇头,“走了···”

    ······

    话说,潘肖看到了油桶上的管子,便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准备来个毁尸灭迹,把尸体用汽油烧干净。

    而夜巴黎服务站有个规矩,买汽油,就要看歌舞表演。

    一条龙服务不二价:1500!

    虽是强买强卖,但潘肖需要汽油,也只能无奈的来到了小包间里看表演。

    这场戏,便是讲潘肖看舞女表演,也是电影里“女人”这个角色的第一次出场。

    当然,并不是说老板娘不是女人。

    这里说的“女人”是个意向,代表着救赎和欲望,指的是角色类型,而不是具体的人。

    场景是一个铁箱子似的小房间,有着好似潜艇的狭窄小窗户,有破旧的毛毯和满是裂缝的皮沙发。

    于男就披着一张毛毯趴在床上。

    床边的衣架上挂着各种丝袜戏服,不愧是专业表演,讲究!

    开拍前,于男的眼神有点怪,似乎是挑衅,又带着笑意,总之怪怪的。

    不多时,剧组准备完毕,场记一打板:

    “阿嚏···开始!”

    话音刚落,趴在床上的于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