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6.真正目的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事他当然是有着很大责任的,错在掉以轻心,错在被利益冲昏头脑。

    近来健王府宾客如流,其中大多数还是和皇室企业有关的人员,这并不是什么秘密。齐苏只要稍作思量,甚至都不需要去调查,就能明白这件事或许并非是那么简单。

    荆湖北路药业集团之前的确和紫荆建筑公司有过合作,但那也不过是个常德府总部而已,其关系还远远没好到在打造空前的大药坊的时候,连正常的招标过程都不进行就直接把这事包给齐苏。

    虽然这种行为在大宋并不算违法,但这种几乎往别人腰包里送钱的事情,不是非亲带故的关系,大概没谁会这么做。

    更为可笑的是,他齐苏竟然还去找银行贷款。这不是被利益冲昏了头脑又是什么?

    大宋总共就那么几家银行,会听谁的?

    皇室企业和紫荆山庄,这中间分量孰轻孰重,谁都有杆称。且不是皇室企业下的其他业务,单单是皇室利民银行,就足够让其余几家银行坚定不移地站在他们身边了。

    仅仅健王府,和紫荆山庄只是平分秋色,整个皇室企业,可要比紫荆山庄有分量得多。而几大郡王,不说代表整个皇室企业,代表半个还是没有问题的。

    齐苏只想到这些,就觉得面如火烧,心中也同样有团火在燃烧。

    现在回过味来,他当然知道十有八九是近来和山庄极为不和的健王府在捣鬼。

    “你能现在意识到是健王府故意设的圈套,还不算无药可救。”

    齐武烈并没有生气的迹象,缓缓起身,看不出喜怒,只平静看着自己的孙子,又道:“你来找我,是打算怎么做?”

    齐苏咬了咬牙,道:“按照孙儿和李哲明签订的合同,这个时候撤下来属于违约,不仅仅保证金……没法退还,我们还须得给他们赔偿十倍的保证金,整个公司都会破产。”

    “怎会如此?”齐武烈皱眉道。

    齐苏脸色更红,“那李哲明说此药坊是皇室药业集团迄今为止最大的药坊,是作为皇室药业的头牌打造的。事关重大,所以合同也要签得苛刻些,我……”

    他实在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现在回想起来,他只觉得当初被巨大利益吸引的自己,和最蠢最笨的猪都没有什么区别。那么多的漏洞,竟然全无察觉。

    “哼!”

    齐武烈轻轻哼了声,“天上哪有掉馅饼的事情,我看你是这几年顺风顺水变得大意了。总以为挂着山庄的招牌,就没人敢耍你了?”

    “请爷爷惩罚!”

    齐苏连忙跪倒到地上。他虽是齐武烈的亲孙子,但庄有庄规,在庄里,齐武烈的微信是不容侵犯的。

    “且说说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吧!”齐武烈倒也没有要罚齐苏的意思,只又说道。

    齐苏稍微低下头,道:“孙儿希望爷爷您能够让那些负责山庄各产业的管事们全力帮助我紫荆建筑公司度过此次难关。”

    他实在不甘心就这样退场,因为那笔巨大的违约金,能直接把他的紫荆建筑公司给压垮。

    但齐武烈没有答应,“你以为他们会没有后手?就这样算了吧,吃一堑长一智,这事,你投入进去越多便越是万劫不复。我不想你把我们整个紫荆山庄都搭进去。”

    他活到现在这个年纪,早就是老奸巨猾,远远不是齐苏可以比较。只听齐苏说这些,他就知道这是皇室集团那几位郡王冲着紫荆山庄来的,而其目的,绝不仅仅只是整跨一个区区紫荆建筑公司。

    以赵序的性格,最想要的必然是让紫荆山庄万劫不复。建筑公司,不过是个诱饵而已。

    他当然不可能中计,虽然知道皇上早晚会要收拾赵序,但把整个山庄的财产都搭进去,那代价也太大了。

    “爷爷……”

    齐苏心有不甘,还想再求齐武烈,但抬头看到齐武烈那淡漠的眼神,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爷爷做出的决定,是从来不会改变的。

    “退下吧!”

    齐武烈摆了摆手,“赔偿金的事情,你去找四长老。不过是点钱而已,我们紫荆山庄还赔得起。”

    “是……”

    齐苏点头,退了下去。

    留在山庄内的齐武烈大概想不到,自己这个素来听话的孙儿,会在这件事情上不按自己的主意去办。

    齐苏年轻,这些年吸收了许多赵洞庭带来的新型观念,想法和齐武烈是不同的。而且紫荆建筑公司是他慢慢打造起来的,就要这样沦为行业笑柄,他绝对不能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