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鸳鸯瓦冷霜华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凌雪薇沈羲遥 (.com)”查找最新章节!

    之后的几天我再没见到沈羲遥。每日清晨会有御医为我诊脉,按时会有小宫女送来汤药膳食。也只有这样的时刻,那把金锁才会被打开,与此同时,屋外侍卫银枪的光芒,却会更盛一些。

    其实,根本不需要那样一把金锁,也无需沈羲遥的威胁。我不会离开这里,这是我最好的机会,我必须抓住它,成为常使君王带笑看的倾世牡丹。

    这几天我一直在强灌这个想法,哪怕每一次深思,都会因心底的抗拒而微微发抖,每闭上眼睛,总有一双满含深情的眸子带了悲伤落在我身上。但我依旧咬牙下了决心,我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这是我能够查清事实、为父报仇、报答恩情的唯一机会。

    但是,以目前的情况看,重获沈羲遥的宠爱不难,可重回皇后之位却必须另想办法,一个得让他不得不将我从“蓬岛瑶台”接回来的方法。

    于是,我仿若无意地向送药的小宫女感慨,长日无聊,若是能有些打发时间的事来做就好了。

    当天午睡醒来,就见窗下小叶紫檀方几上,已搁了笔墨纸砚与针线绣棚来。还有几本书,除了熟读的《女诫》《内则》,还有《春秋》《史记》,甚至还有一本《淮南鸿烈》。

    这些书边角稍有磨损,纸张也非近年所制,想来该是从内库中寻来的珍稀古本。手指搁在那微微泛黄的纸面上,直显得手清白如素帛,修长如葱管。指上无一装饰,也不曾染上丹蔻,反而有种不敢直视的素雅纯净之美。

    从前,我从不在意容貌身姿。但如今却不同,我所有的美,都要发挥到极致,展现在沈羲遥面前。

    美色加上才情,才会令他不忍释手吧。

    以色侍人是悲哀的,但再度沦落为婢,却更加悲哀。

    约莫三日不见他,这天,我披了件樱草色银莲花短披肩靠在杏黄色五蝠五寿靠枕上,就着从窗棱透过的日光,细细读一本《春秋》。日光温暖,不知不觉间只觉眼皮沉重,捧着书的手也软弱无力。终于,书脱离了手轻轻掉在身边,我的身子也软软歪向一边。

    有人轻轻扶住了我将倾的身子,小心而温柔地将我放倒在长塌上,又拿了轻柔的丝被盖在我身上,之后,把那本落在一边的书收起。其实在他进入主殿时我便听出了他的脚步,然后假装睡着。此时,我微微眯着眼,看沈羲遥细心地在我之前读到的书页里插上一片金叶子,然后才搁在桌上。

    我见他做完要走,心思一转,翻了个身滑落被子,又发出如呓语般的“嗯嗯”声。

    他果然顿了顿,回过身来重新为我盖好被子却不离开,面上的犹豫之色显而易见。我不敢再眯眼怕他发觉,只能感觉他的呼吸越来越近,之后,两片温润的唇落在了我的额头上。

    我轻轻“嗯”了声,微微侧了身将自己缩起来,脸上浮出淡淡微笑,然后真的坠入了梦乡。

    次日,我还在喝饭后的汤药,见到沈羲遥走了进来。

    他进来时,我正嫌药苦不喝,捧在手里一脸不愿地看着旁边的小宫女。

    “娘子快喝吧,御医吩咐了,这药一定要热热的喝下去才见效呢。”

    这个小宫女是我在此除了沈羲遥外唯一能见到的人,我只知她叫素心,是从外廷选进来的。所以她不会知道我曾是谁,也没法去打听。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服侍好我,待我的未来确定后,她就会被放出宫去。

    素心是富户人家受宠的小女儿,因为采选不得不进宫,回家是她一生的期盼。此时有这个机会,她自然讷于言敏于行,事事都做得无可挑剔。

    张德海也摸不清沈羲遥心里究竟怎么想,当下也只能这样做。但是称呼就麻烦起来,唤“娘娘”不妥,唤“夫人”不当,唤“姑娘”不对,唤“谢娘”恐怕沈羲遥会立即要了他们性命,唤“凌娘”怕被人猜到身份。最后,只能折衷按照民间对已出嫁的女子的称呼,单唤我“娘子”而不加姓氏。

    “太苦了。”我看着她:“我已经好了,不用再喝了。”

    “好没好是御医说了算的。”沈羲遥的声音突兀地响在身边,我一惊,失手将药碗落在身上。

    烫手的汤药洒在身上,我虽下意识偏了身,但仍有大半洒在腿上。

    素心惊呼一声,还没来得及抽出襟上的帕子为我擦拭,沈羲遥已推开她,直接将我抱起放到高凳上,撩开黛色六幅裙,面露紧张地看着被药烫红的腿。

    我又羞又怕,同时又为他如此纡尊降贵的举动而莫名不安。

    张德海连忙去唤太医,素心也手脚麻利地换下打湿的垫子,擦干了长榻。然后怯懦懦站在一边,想来是吓坏了。

    太医不久便到,因伤在腿上不便示人,还好有裙子隔着并不甚严重。太医仔细询问后开了药膏与祛火的药茶,便在沈羲遥不悦的眼神中战战兢兢地告退了。

    “这么不小心。”沈羲遥终于再度开口,他看都不看素心一眼:“再去煎一剂来。”

    素心忙走出去,房间里只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