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偶逢曾经是往交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凌雪薇沈羲遥 (.com)”查找最新章节!

    大木盆上浮着一层薄冰,并不坚硬,只要用手轻轻一敲便会碎去,好像旧时光里摆在坤宁宫寝殿矮几上的牡丹冰雕,当花瓣快要化完时就是这样单薄透明的一片,仿佛呵口气便会碎成一地晶莹。每每此时,蕙菊便会轻轻将它端出去,再换上新制的冰莲花,将殿阁里的炎炎暑气驱散几分。

    而此时,我只能用生满了冻疮的,因天寒而止不住打颤的红肿的手,将那冰多敲几下,敲成碎冰浮在水面上,再将右手边大木盆里的衣服浸泡进去,等衣服都湿透了,拿在手上沉甸甸凉冰冰后,才用皂豆仔细擦在各处,然后使劲揉搓,最后再用水淘洗干净。如此反复三遍使劲拧得半干后,放在左手边的木盆里,一件衣服才算洗完,等着拿去晾晒。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处处都要用力却得小心,以免将衣上的绣花贴片扯断弄坏。如果运气不好或者手下没注意,真的损坏一两处,就会像如今跪在雪地里的紫珠一样,手指被夹板夹得骨头裂开,还要在冷水里继续淘洗衣裳一件不少。而她的膝盖也因一连整个月都跪在地上,此时连走路都是折磨了。

    呵口气,手上并没有因此暖和多少,反而觉得那生了冻疮的地方痛痒难耐。我忍住不去抓它们,只是咬咬牙,将手伸进盆中。在手入水的那一刹那,虽然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寒颤。

    其实,洗完两三件衣服,因为用力身子就会暖和起来,甚至还会出一些汗。手上也不会觉得水有多冰凉,只是搓衣服的速度越来越慢,手越来越不听使唤。最折磨的是,长时间的弯腰劳作,在午饭时得花一阵功夫才能将酸痛僵硬的腰直起来。

    这样的日子,在我进入浣衣局那天起便已料到。只是我不曾想过会这般难熬。

    “谢娘,今天咱们洗的衣服怎么比前两日多啊?”身边传来低语,是床铺与我挨在一起的小蓉,今年才十四岁,在这浣衣局里却已有三年了。

    “太后娘娘崩了,后宫妃嫔得银装素服八十一天之后才能穿华衣。昨天是最后一天,所以有很多丧服拿来清洗入库。你没瞧着,今儿我们不用再在腰上缠白布了么?”我微微笑着轻声道:“你平日最喜欢漂亮衣服,从明天起就不用再穿这些麻衣了。”

    “原来如此。”小蓉面上并未显出喜色来,哀愁地看一眼自己盆中堆得高高的衣服,深深叹一口气拿起一件,使劲搓洗起来。

    也难怪小蓉发愁,此时在浣衣局东厢的浣衣婢们各个愁眉苦脸,一个个右手盆里都堆了老高的待洗衣衫。而洗完这些,才能有午饭吃的。因此大家都沉默地拼命洗着,生怕晚一点连那毫无油水的饭菜都没有了。

    我叹口气不再与小蓉交谈,省下些力气将那些衣服洗完才是正经。

    到午饭时,右手边的衣服终于洗完了。我将双手使劲搓着呵气,捶一捶酸痛的腰,与小蓉一同向饭堂走去。

    “唉……”小蓉一脸倦色,回头看了看已经晾在一边院子里的一排排衣服,长长舒一口气,又不免担忧道:“可算是洗完了,但愿下午没有这么多才好。”

    我拉一把她:“快走,免得晚了又没什么菜了。”

    “没菜又怎样,总不过那几样,不是萝卜炖白菜就是青菜豆腐,连点盐都舍不得放。有点肉都被知秋姑姑挑走了。那种菜,不吃也无所谓。”小蓉语气里颇有不满,但还是压低了声音地对我抱怨着:“从前的春喜姑姑就很好,每人的饭都是分好的,不用担心晚了没东西吃。冬天里也不会让我们用冰水洗衣服,更不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打骂咱们。只是可惜……”小蓉说着眼睛红起来:“可惜她得了痨病被挪出去了,听说已经不在了。”

    我点点头,春喜姑姑的事小蓉不止一次跟我说起,那时浣衣局里活虽苦虽累,但人人心里是轻松的。只是我来时,能看到听到的只有知秋姑姑终日阴沉的表情,以及厉声呵斥浣衣婢的责骂声。

    唯一一次在她脸上看到笑容,是惠儿送我来浣衣局那天。

    那日午饭时分我们到了浣衣局。甫一进门,就听见一个妇人尖厉的喝骂声:“小蹄子,竟敢偷吃馒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有哀哀的哭声传来:“姑姑饶命,姑姑饶命,我实在是饿啊。”

    “饿?洗衣服不出力,吃东西比谁都多,我看你就是个懒骨头。你当自己是谁啊?千金小姐还是娘娘啊?我呸,也不瞧瞧自己的德性。今天你就跪在这里洗衣服,洗不完这一盆,晚饭也别想吃。”

    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瘦弱的小姑娘跪在大太阳下,满脸菜色,脸上瘦的似乎只剩下那一双失了神采的大眼睛。她身前站着一个高高的半老女人,身姿看起来是干瘦干瘦的,一件灰白色的守丧期间宫女们穿的对襟裙子显得她的脸愈发蜡黄,脸上两块颧骨高高凸起,眼睛不大,偶尔一道精光闪过也只显出刻薄来。配着她尖锐的嗓音,整个人给人一种暴躁、冷漠且不近人情之感。

    “知秋姑姑,这是在做什么?”惠儿皱了皱眉,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