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人间万事消磨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凌雪薇沈羲遥 (.com)”查找最新章节!

    再次地走到床边,沈羲遥已经完全没了呼吸。我有些害怕,便用手在他的鼻翼处停了半晌,确认没有气息,这才收回了手。我的手抖得厉害,好半天才平静下来。前尘往事纷至沓来,一滴泪,就这样落在了沈羲遥的面上。

    我忙伸手拭去面上的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只好背过身去,用丝帕擦拭着,才感觉好些。许是哭泣的缘故,头很疼,我的目光又落在了那只金錾花梅花式杯中。

    断魂散,是我为他准备的“良药”。这应该是人间最没有痛苦的死亡方式了吧。

    是的,我是恨他,可是,却不愿他受折磨死去。也许,我的内心深处,还是对他存有喜欢的吧。

    身上的白裙的下摆有宽阔的荷叶边,扫过东暖阁的地面时,之前专门用荷花香熏过裙裾上,就给房间中留下淡薄的香气。

    我手执白绫,仰头看着那高高的屋梁,一瞬间有些眩晕和恍惚。一扬手,手中长长的白绫飘过横梁,缓缓地垂下,仿若生命,其实那么轻,终有坠落的一日。只是,那坠落的一日,没有人能是这样干净纤尘不染的素白。

    我狠狠地打了个结,搬过圆凳想要站上去。

    就在我抓住那白绫上自己已经打好的圈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道目光,如同利剑划过我的身体。

    心中一惊,下意识地看向了沈羲遥。

    他躺在那里,没有动静,眼睛也是紧闭的。我的心却提到了嗓子眼,想了想,还是从圆凳上下来,走到他身边。

    我看着他好似睡熟的脸,虽然依旧是不忍,但是恐惧还是占了上风。心一横,看了一眼在屋梁上飘动的悠悠白绫,闭了眼,我感到浑身都在不住地颤动着。我抱紧了自己,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

    小腹的疼痛一阵接一阵,我抓住床沿,大口呼吸,终于缓了过来。然后,转身从绣枕下取出之前父亲出殡那日,自己袖中的那把玄铁的匕首。

    寒光一闪,掠过沈羲遥的脸,也晃了我的眼。我高高地举起,眼睛一闭就要刺落下去。

    手下落时我不由得睁了眼,就撞进了沈羲遥漆黑深邃的双眸之中。

    那双眼睛,那么漆黑,那么深邃,却又遮蔓不明。

    他的眼中是无穷无尽的怒气,如同狂暴的海浪,凄冷萧索。

    我一惊,他怎么会没事?一个念头还未转完,另一个念头又浮上来。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我虽已乱了方寸,但还是用力刺了下去。

    电光火石之间,沈羲遥一个翻身,却始终躲闪不及。

    空气中一声锦帛撕裂之声,那匕首生生地刺进了沈羲遥左边的肩膀之中。我被那喷涌而出的鲜血吓坏了。我没有想到血竟是那般红,红过了这坤宁宫里任何一件器物的釉彩,红过了我心中对血的定义。

    沈羲遥倒抽一口气,微咧了嘴,他的脸色苍白得几乎透明,他的眼中充满了令人胆战心惊的怒火,似乎要将我烧成灰烬。

    沈羲遥发出一声极力压抑却无法克制的喊声,那“啊”的一声在我听来是无比的刺耳,带着内心无边的恐惧我不由上前一步,手里依旧还握着那把正向下滴血的匕首。

    沈羲遥略带惊恐地看着我的手,猛地一挥手,我只感到一股突然强加在身上的巨大的力气,人就被甩了出去。

    沈羲遥一手捂着肩膀上的伤口,泂泂的鲜血不断涌出,从他的指缝里滴落在描金绣凤的大红被面上。

    沈羲遥极度愤怒和不解的眼睛紧盯着我,那目光中满是失望和防备。我的眼睛也看着他,可是我的眼神空洞,脸色惨白,嘴唇不住地哆嗦着。

    突然我只觉得一阵疼痛袭来,人已是被甩到了地面上。东暖阁里此时节虽已铺上地毯,但我的手肘还是因力道的原因,被撞得疼到麻木。

    泥金漫地的地面上,我斜倒在那里,只觉得一阵温热伴着永无边际的疼痛,从下体传来。我的眼前一阵金星环绕,依稀中看到沈羲遥摇晃着站起身,踉跄的向我走来。

    他的目光带着震惊落在了我的身上,在东暖阁明亮的烛光中,他的眼睛里有一个小小的白色的身影,只是那白影的下面,是不明的一片暗色。

    我勉强的一低头,身下早已是鲜红一片,在我身上白色的素服映衬下,那么惊心动魄。眼前的金星聚集起来,变成漫无边际的黑暗,我头一歪,最后映入眼帘的,是那横梁之上轻轻飘摆的白绫。

    那是一片馨香馥郁的园子,有暖暖的日光照在身上。周围满是争奇斗艳的鲜花,姹紫嫣红,春意深深。还有一池碧波在不远处泛着点点金光。前方不远一个挺拔的身影,沈腰潘鬓,白衣胜雪。他轻轻的一回头,忽有风吹起,缤纷的花瓣片片飘散在空中,姿态肆扬。飞扬中他浅笑的脸新阳熠熠,一如他的人温暖如煦。

    “娘娘,娘娘。”一声带着哭音的呼唤传来,眼前温柔缱绻的一切,在一阵和风中悄然消退,又化做了无边的黑暗。

    我的眼皮动了动,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