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欲将沉醉换悲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凌雪薇沈羲遥 (.com)”查找最新章节!

    “我是大羲的皇后。”我重复说着,声音却低沉下去,眼泪掉了下来。

    我抬起头看他,泪水模糊了双眼,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我却看到他的手在抖。那块玉佩,他那样紧紧捏着,指关节都发白了。

    我擦去眼泪,尽量用平和的语调说着:“所以,我不能做你的王妃,我没有选择。”

    他死死盯着那玉佩,满是不敢相信和不愿相信。

    半晌他突然笑了,那么凄凉的笑,“我,宁愿你是个想要得到皇兄宠爱的嫔妃,那样,或许我还可以强行向他要了你来。”

    “你,不会的。”我缓缓说道。

    他听完大笑出声,可是我能看到他眼中的失落、悲伤,我也心痛得已经无法呼吸,眼前都灰暗起来。

    许久,他止住了笑,摇着头将那玉佩递还给我。我不敢看他,伸手拿着那玉佩,可是他却不放手,我暗自用了点力,可是还是拿不回来。我抬头看向他,他也在看我,目光深邃。

    “王爷。”我轻声唤到。他回了神,松了手。我将那玉佩拿在手里,还有他的余温。

    我小心地收起来,再次抬头看他时尽量挤出一丝笑容,目光就撞进了他的眼窝中。他的目光还是那么的温柔,可是多了一丝哀伤。他也笑着看着我,尽管那笑看起来一点也不自然。我想,我的笑估计也是如此吧。

    “我会力持你凌家的,在必要的时候。这是我能为你做的唯一的事了吧。”他慢慢地说着,言语坚定。

    我尽量让自己不哭出来,勉强微笑着,“你知道的,他不喜欢我们凌家。不过,总是会对付过去的。”

    停了一下,我继续说道:“我不要你保着我、保着凌家,我要你只为你自己着想,不要伤了你们兄弟的感情就好。”

    “这是我对你的承诺。”说罢,他转身就要离去。

    我伸出手想去挽留,可是我知道不可以,手颓然垂下,泪水无声流下,嘴角却倔强地上扬着一个笑容。

    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咳嗽声,我闻声看去,他已走到第一节廊边,一手扶着廊柱,半弯着身子,另一手捂着嘴,可是咳声还是不断传来。

    我快步走下亭阶来到他身边,他的脸咳得很红,神情憔悴。我忙用手轻轻拍打他的后背,他猛地直了身子,咳声停了半刻,我看出他在强忍着。

    “怎么了?你怎么了?”我慌忙焦急地问着,心里不安极了。

    他没有回答我的话,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无尽的忧伤就在那漆黑的眸子中闪现。

    他缓缓向我施了大礼,“皇后娘娘,小王告退了。”说罢,起身快步离去。

    我无力地靠在他之前扶过的廊柱上,终是哭出声来。

    眼前闪过一幕幕和他在一起的画面——那个当初在长亭外被小荣子长剑搭肩却面不改色的他,那个在烟波亭里与我谈笑风生谈古论今的他,那个在荷花丛中静静凝视并且要娶我为妃的他,还有在劳劳亭外金甲加身许我诺言的他……

    我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九曲长廊的转弯处。我知道,那个在这寂寂深宫中曾带给我美好回忆和自在感受的他,就在这个转弯的地方,离我远去了。

    了断一切,没有希望,这正是我要的,不是吗!我轻轻笑起来,风吹起我的头发缠绕住我的眼眸,我就任由越来越急的风吹着,什么都不在意了。

    下雨了,夏日里急雨是经常的。站在长廊里看着被雨打泛着涟漪的西子湖面,还有在风雨中飘摇的荷花,我摸摸裙子,无意间发现挂在裙子上的紫玉菱花箫。我取出那箫,慢慢吹奏起来。凄婉的曲调回荡在西子湖上,再没有知音共赏。

    很久很久,雨停了,我也终于平静下来,慢慢地走回坤宁宫。蕙菊正站在门口张望着。

    “娘娘,您去哪了,可有淋到雨?”蕙菊见到我连忙出来迎,走到我身边要扶我。

    我摆摆手向宫室走去。刚踏进东暖阁的门,脚下一软,就跌倒在坚硬的地面上。腿很疼,却敌不过我的心痛。

    蕙菊跑来扶我起来,“娘娘,您怎么了?”

    我苍白地笑笑,“没什么,突然有些累了。你扶我去床上躺一会儿就能好了。”

    蕙菊担心地看着我,扶我安歇在凤床上,又取来薄被为我盖好。

    我闭上眼睛,“蕙菊,我想睡一会儿。”

    蕙菊取来宽扇轻轻为我扇起来。我紧抓着被角侧过身背对着蕙菊躺着,眼泪又往下淌。

    我努力用平常的语调对蕙菊说:“不用扇了,不热,你下去吧。”

    之后又说了一句,“把床幔也放下来吧,不要叫我。”

    蕙菊应了声,从桌上取来几个冰雕置在床头床尾,这才放下床幔,我的周围暗淡下来。

    等我听到她出去关了门的声音,终于埋头在被子中大哭起来。

    这是我要的,而且我一直都做好了准备,可是,我没有料到会如此难过,没有想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