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3章 小公主(四十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书↙手机用户输入:♂М♂.♂♂♂♂.♂СОⅢ

    “并且建了很多的防沙林。”

    小爱点头道:“对!在我十二岁的时候,我妈开始筹备这件事,她觉得教育是百年大计,少年强则国强。而且有些地方的确还是很贫困,他们生活的条件很艰苦。温饱问题都还很难解决,又怎么还有能力供孩子念书!但这些家庭的孩子往往特别的用功刻苦,他们渴望念书,因为他们很清楚,只有念书才是他们可以改变困境的唯一方式!我接触过很多这些地方的孩子,他们的努力程度超乎想象,而且他们去上学的路也超乎想象,那根本不是路,是悬崖,是深涧。我们出去玩,那种做的很好的索道都觉得害怕,可他们两根铁链就要爬着过河。学习对他们来说,真的是比命还重要的东西!跟他们比起来,我感觉我对学习的态度真的算不上一个好学生。”

    “之前阿姨也接受过采访。”杨婧说道:“我看有些人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你们会因此受影响吗?”

    “不会。”小爱说道:“别人说什么我们阻止不了,我们只求无愧于心。我知道有人说我们这样是在炒作,接受采访说出这件事,不是为了什么美誉,是为了能让更多人可以关注到这件事情上来,可以更多的帮助那些孩子。而建造防沙林的意义也很重大。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我们共同的,地球的环境也是共同的。不要觉得我保护环境,但是有人还在破坏环境,那我保护有什么意义?多一人保护我们的环境就会更好,而多一人破坏也就更坏,我们加在大自然身上的压力,她会成百上千的还给我们。同样,我们给予她的善意,她也会成百上千的回馈给我们。我妈常跟我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没想到这么快,采访时间已经到了。”杨婧对小爱说道:“感觉这一期时间根本不够,想要跟你能再多聊聊。”

    “婧姐,随时都可以找我。”小爱笑道。

    采访结束后,小爱的微博粉丝数暴涨。

    她以前的那些都没有删,她并不觉得自己的过去有什么见不得人。

    她只当自己是演员。

    很多剧本找到她,小爱见没有好的角色,便一律推脱,继续排演话剧。

    过年的时候,她想着要不要去看看小辉。

    不过最近老人身体不太好,她不敢离去。

    爷爷本来只是感冒了一场,结果那天突然晕倒。

    紧急送到了医院,情况不容乐观。

    这老人感冒真的是要命。

    好在他家人多,可以轮流陪。

    但她爸和两个姑姑岁数都大了,他们心疼各自的父母,所以陪护主要就落在了他们小一辈身上。

    她都已经说了,但记者还是跟她。

    拍到她进去医院的照片,网上各种传闻。

    小爱懒得理会。

    她现在就想专心照顾她爷爷。

    遇到医护人员还有其他病人要跟她要签名,只要她方便都会给签。

    记者拍她她也能容忍,但如果过分她都会发脾气。

    有个记者也不知道怎么就跟她进了VIP,还跟人打听。

    恰被小爱逮到,小爱直接叫了律师。

    那个记者就是一个私人工作室,以偷拍明星私生活然后要挟或者曝光来挣钱。

    很多都对他恨得牙痒痒。

    小爱没容忍他,毫不客气起诉。

    他往她身上泼脏水,但却没有人信,很多同行也都跟她统一战线。

    而且有人说出来实情,人们更是一边倒,讨伐此人无良。

    贺宏斌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主要问题还是在心脏。

    三个月后,贺宏斌去世。

    蒋兰经受不住打击,在贺宏斌情况不好时,她便也住院了。

    为了方便照顾,也为了能让两个老人可以互相看到。

    蒋兰只要意识清醒时,总是朝贺宏斌那边侧躺着,握着他的手,不停的跟他说话。

    可贺宏斌自从送过来后,就一直昏迷着,全靠输营养。

    小博也无能为力,因为贺宏斌的脏器都已经衰竭,说白了,这人岁数大了,医疗的一些手段根本没用。

    贺宏斌去世前,有清醒过来,要求穿上军装。

    他们赶紧给他换上,他刚入伍时的那身军装,蒋兰也换上了她的军装,编者两根麻花辫。

    她拿着花站在病床前对他唱歌。

    他紧紧的拉着她的手,两个人说下辈子还要做夫妻。

    他们在旁边看着都哭了。

    贺宏斌去世后,蒋兰张罗参加了葬礼,等贺宏斌百天一过完,蒋兰的情况急转直下。

    送到医院已经停止了呼吸。

    那感觉就是之前她已经很不好了,可她强撑着,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完就为了把贺宏斌给打点妥当。

    之后她便再了无牵挂。

    只剩下张红梅和黎刚,黎珞想要把两位老人接到身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