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0、魔尊居然就是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能够完全躲避自己的感知,对方到底是谁?’

    秋君昊心中一惊,立刻便警惕了起来。

    魔门修士最擅长的就是察觉细微,就算是对方的实力再怎么强大,自己也不可能连一点都没有感受得到才对。

    “难道?”

    秋君昊面色一变,果不其然,从黑影当中走出的身影正是那完全惊骇到他的存在。

    陈宁,不,甚至可以称之为仙尊。

    自从魔尊圣教传到了中州大陆,当秋君昊目睹了那本典籍之后,就对魔尊的存在产生了完全的敬意。

    他不知魔尊到底是否存在,也不知魔尊到底强到什么程度。

    但当他见到陈宁的一刻,心中却忽然有一种想法。

    恐怕魔尊再怎么强大,也无法比肩这一位存在。

    秋君昊想起了他所感知到森罗门当中所发生的情况,以及刚才莫沉的奇怪表现。

    当陈宁完全从黑暗中走出,秋君昊强忍着心中的战栗,终于还是问出了口:

    “请问阁下是否是对森罗门做了什么?”

    陈宁稍微停顿片刻。

    看来自己并没有想错,掌门秋君昊的实力极强,远非自己之前所遇到的对手能够比拟。

    看来先将整个森罗门稳住,的确是个正确的选择。

    “没错,正是我。”

    陈宁平淡点了点头。

    秋君昊牙齿不经紧咬,不明白这等强大的存在,为什么会盯上一个小小的森罗门:

    “阁下能告诉我你有什么目的吗?”

    开门见山,这样性格的魔头倒是不让人感到反感。

    轩乾神剑悄然从袖中滑落,陈宁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打算动手。

    毕竟想从一个魔门的掌门口中得到有关龙族的消息定是极为困难,不论他的实力究竟有多强,恐怕一场战斗是在所难免的了。

    陈宁开口道:

    “我做这些,只是想从掌门这里了解一些有关龙族的消息。”

    “阁下请问,我定当会知无不答。”

    秋君昊拱手一躬身,态度显得极为恭敬。

    这种情况却完全出乎了陈宁的意料,毕竟谁也想不到,自己已经动了杀意,堂堂一个魔头的态度居然还会如此恭敬。

    陈宁甚至怀疑这其中定有什么大的阴谋,但秋君昊的神情却与自己想象当中的截然不同。

    陈宁很相信自己的感觉,而在秋君昊的表现和神情中,他并没有感受到虚假的成分。

    那是一种极为恭敬的态度,并且掺杂着真诚,甚至是讨好之意。

    而这,居然是一个堂堂的魔门掌门所做出来的。

    陈宁心中不解,但这的确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一步,那他也随时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陈宁索性不再去管是真还是假,直言问道:

    “我想问掌门一些有关于中州大陆龙族的事情。

    那些龙族进来的情况怎么样,以及身处在何方?

    这些问题,希望掌门能够如实回答。”

    这句话当中满是硬气,甚至带着几分威胁之感。

    别说是一个魔门的掌门了,就算是换做个普通人都不一定忍得了。

    可秋君昊却是恭敬依旧,甚至还隐隐带着几分战战兢兢之感:

    “您放心,我一定会如实回答。

    龙族的身份和地位向来都相当崇高,不过在中州大陆,他们已经隐匿了有几千年之久。

    据说,曾因为几千年之前有一位修士大能只身一人打入了整个龙族,并使得龙族元气大伤,才让他们很久时间都没有出过世。

    不过在我年少的时候,曾经遇见过一只龙。

    那龙族救过我一命,作为回报,我也将不少人类修士的法宝献给他。

    虽然在八百年前我就已经没和他有任何往来,但我年少的时候却恰巧得知了龙族所在的位置。

    现在,他们大概也在那里。”

    说着,秋君昊从储物戒之中拿出了一张地图。

    手指点在森罗门所在的位置,他朝着东南角移了一小段距离,最终停下来。

    “东南处七千里,龙族大约就在这个位置。

    龙族虽然隐世,但这也并不算个秘密。”

    秋君昊极为认真地道。

    这并不算做恩将仇报,因为龙族即便千年没有出世,却也并不畏惧外界。

    对于他们的所在,也并没有刻意隐藏。

    听完这番话,陈宁注意着秋君昊,从神情当中几乎可以完全确定,他并没有说谎。

    这就显得有些古怪了,魔门的掌门就算不是亲恶之徒,也不会是什么好说话的角色。

    但面对自己的问题,甚至是带着几分威胁的感觉,他不但没有动怒,更是没有设下任何圈套如实回答。

    这哪里还像是个无恶不作的魔门掌门?

    虽然心中带着疑惑,陈宁也不再犹豫,还礼道:

    “那就多谢秋掌门了,山高水长,愿你我改日再见。”

    “阁下言重了。”

    秋君昊显得有些汗颜。

    他怎么敢有半点不恭敬?

    刚才陈宁身上散发出杀意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身上如同被千万把刀子切割,仿佛随时可能化作肉屑。

    那种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恐惧,更是让他生不出半点违抗的念头。

    除了如此回答,根本不敢有其他任何举动。

    令秋君昊心安的是,自己如实回答之后,前辈的杀意逐渐收敛了起来,态度也开始变好。

    目视着陈宁远去的身影,秋君昊感觉浑身都放松下来,就如同劫后余生一般,相当舒服。

    ‘真不知道魔尊与这位前辈比起来,到底孰高孰低?’

    秋君昊在心中感叹。

    他虽然整日祭拜魔尊的雕像,但覆在魔尊脸上的那张面具却被强力的阵法所加固,就连他也无法取下来。

    秋君昊在心中猜想,如果真能见得到魔尊的容貌,恐怕也应该与这位前辈相差不多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