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64 将计就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许湖咬了咬唇,满脸为难,似乎是在纠结究竟要不要告诉故沅真相,但是就在他纠结的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没有选择告诉她。



    “什么真相?故沅,我们之间不过只做过一段时间的搭档而已,你对我又有几分了解,我就是一个向往高处的人,蔡院长哪里已经给不了我想要的了,不然我也不会跳槽去h研究所了。”许湖无所谓的态度笑了笑,然后拿起放在他面前的茶杯,凑到自己嘴边抿了一口。



    然后接着说道:“你别自以为很了解我的样子,其实你看到的只不过是冰山一角,如果你特意把我约出来,只是为了跟我说这种莫须有的话,那我还有事情,就不打扰了。”



    话音一落,许湖就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起身就准备走人。



    “你在怕什么?”故沅微微往后一侧,目光微沉,视线落在了他的侧脸上,“我刚才就已经告诉你了,他们听不见我们之间的谈话。”



    故沅说着,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她微微抬手,驾轻就熟地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你身上应该有他们给你装的窃听器吧?所以刚刚我问你话的时候你不敢回答,他们是怎么威胁你的,才你这么害怕?”故沅将这杯茶一饮而尽,而后叹了一句,“许湖,有些麻烦,并不是你个人就能够彻底解决的,你要相信蔡院长,也要相信我。”



    许湖身体僵硬地停在原地,只知道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没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一眼就被故沅给看穿了。



    许湖忍不住心想:那他之前所做的事岂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做无用功?



    许湖重重的卸了口气,整个身体都放松了下来,他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我身上有窃听器的事。”



    故沅挑了挑眉,一本正经的回答:“我猜的。”



    “猜的?”许湖不相信,他转过身子来看着故沅,“我知道你想安慰我,其实你有多厉害,我自己心里也清楚,不过我以为我能够瞒得住你,没想到最后还是让你给发现了。”



    许湖耸了耸肩,觉得这段时间憋在自己心里的事实在是太多了,都快把自己给憋坏了,偏偏每次遇到蔡院长的时候,他想说却又不敢说。



    “所以你为什么会跳槽?章沛那老家伙威胁了你?”故沅示意让他重新坐下来,才开口问道。



    “不全是。”许湖摇了摇头。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故沅双手交叉放在桌上,目光紧紧地停留在他的脸上,问道。



    “其实刚开始章沛的确有找过我,他确实想要我跟他去h研究所,可是当时我并没有同意,并且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他,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研究院出的叛徒。”许湖沉重地说道。



    故沅听到他这一番话,忍不住皱了皱眉,“既然出了叛徒,那你应该第一时间告诉院长啊!”



    “我当时的确是想告诉院长的,可是还没等我把这件事情告诉院长,那个叛徒就找到了我,他说他已经把专利数据给偷走了,然后狠狠的把我给奚落了一顿,我当时气得直接把他揍了一顿,因为他真的把专利给偷走了,于是我就打算将计就计,答应了章沛去他的研究所,为的就是想要跟进专利数据给带回来。”



    “所以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院长,甚至还跟他吵了起来,就是为了让章沛更信任我一些,让他觉得我就是一个忘恩负义之人,不过章沛也没有那么容易就相信我了。”



    “不过好在专利数据只有我一个人跟进过,并且里面也还有许多你设置的密码数据,他们研究所的那些研究员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来解除,但是章沛哪里等得了那么久,他为了这一天本来就已经谋划了很长的时间了,所以最后他只能够靠我了。”



    许湖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又继续道:“后来我解开之后发现那个专利数据已经被人篡改了,我就知道很有可能是你把里面的内容给换了,但是我又不知道这个数据究竟对人体有没有害,所以就顺理成章的留下来研究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发现章沛打算尽快的把成品给研究出来投入市场,他们想要利用这些药品来发一笔财。”



    “那你在研究所里有什么确切的消息吗?又或者是你看到章沛和什么人打交道了没有?”故沅摸了摸下巴问道。



    许湖说了这么多,故沅也听了那么久,她发现许湖说的这些话的时候,表情并没有什么不对,的确不像是在说假话。



    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法子有些笨。



    许湖认真的点了点头,“我确实发现了,只不过我不认识那个人只是看到了半张脸而已,那个时候我刚从研究室里出来,就看到有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穿着深红色唐装的老人走进了章沛的办公室,因为他身边带了特别多的保镖,把办公室外面的围的死死的,我就算是想偷听也没机会凑上去。”



    “后来我特意去网上查了查,不过没有丝毫线索,那个唐装老人似乎不是政圈的人。”



    许湖拧着眉,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很是困惑。



    “那你还记得那个人的长相吗?”故沅沉了沉眸子,问道。



    许湖点了点头,道:“当然记得,不过我只记得他的半张脸,因为我只看到他的侧脸。”



    故沅起身走向了一旁的书架边,然后从里面抽出了一本空白页很多的杂志,然后又从书板架上拿下了一支笔,她拿着手里的东西慢慢的靠近茶桌,然后将这些东西递给了许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