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0章 演得一出好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话音刚落,陈菲菲手上的钢针刚刺入男子的脖颈皮肤处,惊得男人立时立刻捂着脖子跳了起来,甩着衣袖骂道:“天杀人天杀人!你个泼皮小丫头。”

    见男子突然起身,围观的一众人惊得频频后退,更有胆小者撒腿便跑,还不忘附上一句,“诈尸了!”

    见此情况,陈菲菲却并不为之所动,缓缓起身,神情波澜不惊,指着那男子脸上带着一抹微笑说道:“你们瞧,我说什么来着,眼下这位大人不是好端端立在我们面前吗?”

    妇人此刻紧忙拉拽着男子想要走,奈何陈菲菲却并不想就此了事,上前拦下了拉拉扯扯的二人,言道:“方才夫人不是想要状告医者堂毒害病人吗,怎如今又想悄悄走了?”

    妇人拉扯着男子,转身间嘴角扯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尴尬说道:“姑娘妙手回春,可能可能是我弄错了冤了你们,如今我夫君好了,我们我们便走了。”

    “等等,谁说你夫君好了?”

    二人被这话说得一怔,眼瞅着陈菲菲招手将医者堂一个小学徒叫来,在他耳畔低语了几句,小学徒会意,兴高采烈地转身去了医者堂里头寻觅着什么。

    反观陈菲菲,不紧不慢地将地上那药渣拾起,微微含笑,“既然有蛇味子入药,想必这位大人定有心症,不知我说的可对?”

    男子原本骂骂咧咧直赶着要回家,听了这话,立马一愣,转身看向陈菲菲,心中多了几分疑惑,“你怎么知晓?”

    陈菲菲撇了嘴,心里已然吐槽了千万遍这对夫妇,明明就是来搅和医者堂的名声,偏偏这般不明医理,漏洞百出,正好她借此机会好好敲打敲打他们,也让世人得个警示。

    想到此处,陈菲菲不慌不乱地道出自己所想,“这药渣中不光有蛇味子,还有一些益气补中的中药药材,这本是一剂良药,可不巧的是,这里头还有一味鹤顶红。”

    “什么,鹤顶红?”

    在场众人又炸锅似地七嘴八舌讨论了起来,年轻大夫蹙了蹙眉,不知陈菲菲究竟是相帮何人,可直觉告诉他此女身负奇才,他虽心有焦急,可还是立于一旁静观其变。

    “不错,的确是鹤顶红。”

    见陈菲菲说出此物,妇人和男子相视一看,嘴角都勾起一丝得逞的笑意,紧接着妇人趁势抖搂了起来,叉腰走过来说道:“姑娘都说了这药掺着鹤顶红,那定是医者堂大夫医术昏庸,好在我夫君所食不多,这才保了命。”

    “是啊,既然这位大人食用了鹤顶红,体内还有淤毒,必得喝点解毒的东西清清肠道啊,免得坏了身子。”

    言及于此,方才那个小学徒捏着鼻子端来一碗略有些腥臭的东西,递到这夫妇面前,笑嘻嘻说道:“这解毒呢,得趁热喝,不然热乎气过了可便不好了。”

    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迟疑着接过那碗腥黄的东西,缓缓抬起来,一股腥重的味道冲得他浑身难受,随后他掩着鼻子恶地问道:“这什么东西?”

    “这个啊,自然是童子尿啊!”

    此话一出,男子怒极拂衣将这碗盏扔掉,里头的东西倾洒了一地,干净的衣衫上沾了点点黄渍,瞧此情形,他当即俯身干呕了起来。

    小学徒看着男子这般出糗,立马笑得得前仰后合,言道:“让你冤枉我们医者堂,这就是下场!”

    男子听了这话,怒极起身,踱步上前扯住这小学徒,刚想要甩他一巴掌,立马被陈菲菲眼疾手快地一手制住。

    她紧紧扣着男子的胳膊,只是稍稍用力,男子便连连喊痛,仿若骨头都要碎了一般。

    “你们夫妇二人从头到尾演得一出好戏,耍的人团团转不说,还想污蔑医者堂大夫的清白?”

    陈菲菲猛地松手,男子立马捂着自己被捏青的胳膊嗷嗷直叫,一旁的妇人显然是吓坏了,脚一软,立马瘫坐在了地上,神情有些涣散。

    “这小姑娘着实厉害的很啊!”

    “可不是嘛,我看啊,这对夫妇八成就是来讹人家医者堂的!”

    男子听得这些话,立马回过神来,后撤了几步吞吞吐吐说道:“什么污蔑清白!分明是你们医术平庸,害我中毒,又在这拿这糟烂玩意羞辱我,我要报官,将你们统统抓起来!”

    “不能报官!”

    听了这话,妇人突然从地上猛地爬了起来,拽着男子的衣衫有些激动,“你疯了,不能报官!”

    “哦?为何不能报官,难不成你们当真是想要讹人,还是旁的医馆派来恶意抹黑医者堂的名声!”

    这一字一句问得犹如五雷轰顶,将这夫妇二人问得一愣一愣的,见这二人慌里慌张,不少人开始纷纷指责他们心肝太黑。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险些唾沫星子将二人淹没,两人正手足无措间,便听得围观人群后头传来吵杂之声。

    “都让开,都让开!”

    但见一捕快模样打扮的男子快速走了过来,瞧见这地上狼藉,不由皱眉而道:“在下县衙捕快宁平之,听闻这主街有人闹事,特此前来查探。”

    陈菲菲见状,不由伸手将手上的药渣递了过去,平静而语,“正好,捕快大人来了,这是物证,烦请大人收好。”

    宁平之瞧了一眼陈菲菲手上的药渣,刚要伸手去接,陈菲菲便补充了一句,“此物里头掺杂了鹤顶红。”

    听闻此处,宁平之立马缩回了手,略惊讶地看向陈菲菲,紧接着挥手言道:“将滋事者全都收押至衙门问审。”

    妇人和那中年男子被看押,妇人见此,连忙哭诉道:“大人,我们是冤枉的,不关我们的事,大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