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章 杀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陷入沉睡之中的齐逸慢慢的进入一个神秘的梦境之中,在那个梦境里齐逸看到了一座座悬浮在云海之上的仙山,在那星罗棋布的的群山之中坐落着一座座恢弘而肃穆的宫殿,由浓郁的灵气汇聚而成的仙气在群山之间游荡,一群群气宇轩昂的弟子驾驭着品质不凡的法宝在群山之间巡逻,整个画面飘渺而神圣让人忍不住感叹好一片仙家圣地。

    在那飘渺的仙山之中,有一座仙气特别浓郁的仙山,这座仙山被无数的仙家阵法给笼罩了起来,看上去显得非常的神秘,在这仙山的山腰处有着一个巨大的石洞,石洞之上刻着四个古老的篆字幻世洞天,石洞两侧的石壁上刻着一道道神秘而复杂的符文。

    石洞的前面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正不停的往石洞深处张望,她的脸上布满了焦虑之色,她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嘴在不停的动着似乎在虔诚的祈祷着什么。

    齐逸没有办法看清楚这个少女的娇颜,但是他知道这个少女是这世界上最温柔、最善良、最美丽的女孩,她的背影是如此的熟悉,似乎永远都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底,就算岁月荒芜也无法消磨掉。

    突然!那石洞深处传来耀眼的七彩亮光,紧接着石洞的洞口突然出现一层透明的薄膜。

    薄膜慢慢的蠕动起来,当七彩的亮光消失的时候,一个披头散发浑身是血的少年突然从那薄膜之中掉了出来。

    白衣少女吓得发出一声尖叫,她赶紧冲过去将那个少年抱在怀里,嘴里不停的呼唤着昏迷过去的少年,两行热泪滚滚而下,滴在那少年布满血污的脸庞上。

    白衣少女见少年昏睡不醒,便赶紧抱着少年的身体飞离这座仙山,但是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画面便开始模糊了起来。

    紧接着出现在齐逸眼前的是一座朴素却不乏高贵,典雅而幽静的阁楼,在那阁楼里美丽的白衣少女正在聚精会神的熬着药,那充满幽香的床榻之上正躺着一个面容英俊的少年,少年的脸庞显得非常的苍白,那嘴唇微微有些干裂。

    神秘的白衣少女熬完药之后,倒了一碗药水,不过她并没有立刻给少年喝下去,而是从袖子中取出一把精致的匕首,在自己那如玉般光滑白皙的手腕上隔了一刀,鲜血慢慢的从伤口上涌出,滴入那药水之中,顿时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神秘的香气。

    看到这一幕齐逸的心突然猛的揪了一下,很疼,很疼,他想要嘶吼,想要阻止那个白衣少女,但是他却喊不出声也动不了。

    等到碗中的药水变成了淡红色的,少女才对着伤口轻轻的吹出一口仙气,随即那伤口便自动愈合恢复如初,没有留下半点伤痕。

    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的少女,小心翼翼的端起药水,温柔的喂给少年喝,那神情是如此的专注,那目光是如此的深情。

    少女不眠不休的照顾着少年,当少年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白衣少女却昏了过去。

    不知不觉之间,齐逸的眼中留下了滚烫的热泪,他不顾一切挣扎着,可是等他挣脱束缚冲上去的时候,那白衣少女的身影却慢慢的飘远了,但是齐逸死也不放弃,他疯狂追着,嘴里不知道在叫喊着什么!

    九龙仙宫是九玄门的最大的殿宇,此刻九玄门所有的高层全都聚在这九龙仙宫之中,在那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下,神色惊慌的慕容少卿正战战兢兢的跪着。

    大殿之上九玄门的掌门真人叶鸿浩正坐在那金碧辉煌的王座之上,他的女儿叶若惜静静的站在他的旁边神色平静。

    以蒋宗楠为首的太上长老正端坐在两旁的位置上,蒋宗楠死死的盯着慕容少卿,丝毫不掩饰他心中浓烈的杀意,而其他的太上长老则是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死的是蒋宗楠的徒弟,嫌疑最大的是掌门的徒弟,他们乐得看热闹。

    慕容少卿,你老实交代,于江臣到底是不是被你联合邪魔外道给害死的!叶鸿浩神情严肃的问道。

    蒋宗楠怒气冲冲的看了叶鸿浩一眼,随后又将目光转向慕容少卿,他怒不可遏的道:这还用问吗!肯定是这叛徒背叛师门勾结三道联盟的那些邪魔害死我的徒儿的!

    叶鸿浩冷冷的瞥了蒋宗楠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怒火,这些太上长老目无掌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这时候站在叶鸿浩身后的叶若惜突然开口道:蒋师叔,你将慕容少卿给禁锢了起来,是不是应该解开禁制,应该给他一个自我申辩的机会呢!否则单凭我们的猜测又怎么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呢!

    蒋宗楠猛的转过头去,刚想要发怒呵斥叶若惜目无尊长,才猛然想起现在的叶若惜已经是可以抗衡掌门的存在了,所以只能把心中的怒火给强行压制下去,轻哼了一声将慕容少卿身上的禁制给解开!

    师父!师父我是无辜的,于江臣不是我杀的,是一个叫齐逸的家伙杀的!师父我是冤枉的啊!您要帮我主持公道啊!慕容少卿身上的禁制被解除之后,立马急迫的大呼冤枉啊!

    你说的齐逸到底是谁?是三道联盟的邪魔歪道是不是!慕容少卿你勾结外贼加害我九玄门弟子难道你还不承认吗!怒气冲天的蒋宗楠大声的质问道,看那样子真是恨不得冲上去一脚将慕容少卿给踩死!

    不,不是的,我没有勾结外敌,我是无辜的。所有的事情都与我无关,因为我的身体被齐逸控制了,他还想要炼化我的魂魄,我也是受害者啊!慕容少卿焦急的解释道。

    叶鸿浩点了点头道:我相信你不会勾结外敌加害同门师兄弟的,现在你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给我说清楚,你放心我们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叶鸿浩的话让慕容少卿那颗高悬着的心放了下去,这时候他突然觉得他师父是如此的伟大,以前对他师父的怨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叶鸿浩,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要包庇你的徒弟吗!哼!事情已经在明显不过了,我徒儿就是背着小贼联合三道联盟的恶贼给暗害的,他身上凝元丹的气息就是证据!蒋宗楠猛的站了起来,怒瞪着叶鸿浩气势咄咄逼人。

    叶鸿浩冷哼了一声道:你要说谁勾结三道联盟我都可能相信,但是你说他勾结三道联盟的人,你说这有可能吗,这不是欲加之罪吗!当年慕容世家的灭门惨案不就是三道联盟的人干的吗!慕容少卿是慕容世家的遗子,他就算是再大逆不道也不可能去勾结和不共戴天的仇人!

    蒋宗楠自知理亏,冷哼了一声道:反正慕容少卿和我徒儿的死绝对脱不了干系,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的话,我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说完那蒋宗楠便怒气冲冲的坐了下来。

    你说吧!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我说清楚,不得有丝毫的隐瞒,否者我先毙了你!叶鸿浩神色冷峻的道。

    慕容少卿战战兢兢的将整件事情给说了出来,不过他还是有所隐瞒和刻意修改的,那就是当日在观夕崖齐逸击杀于江臣的那件事,慕容少卿说是因为莫涵宇被杀才导致两人起冲突,结果于江臣被齐逸击杀,他丝毫没有提到叶若惜。

    慕容少卿说完之后,很想要抬起头来看他师姐是不是向他投来感激的目光,但是最终还是没有那个胆量。不过他要是抬起头来的话,恐怕会很失望,因为此刻叶若惜根本就没有在看他,神色从始至终都是那么的平静。

    听完齐逸的讲述之后,叶鸿浩立马下令让人将当日被齐逸重伤的那几个内门弟子,还有之前被吓疯了的那个外门弟子和另外一个负责监视慕容少卿的弟子找来。

    在叶鸿浩的质问之下,这几个人所说的和慕容少卿所说的一模一样,大家都知道慕容少卿没有说谎。

    真相大白之后,叶鸿浩正准备宣布慕容少卿无罪的时候,蒋宗楠突然从位置上走了起来,大步的走到慕容少卿的身边,然后一掌按住慕容少卿的脑袋。

    众人大惊,以为蒋宗楠这是要当场行凶,叶鸿浩再也坐不住,猛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大声的质问道:蒋宗楠!你还想要干什么,现在真相已经大白了,难道你还要杀我徒儿吗!

    蒋宗楠冷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为什么那个齐逸在吞噬了凝元丹之后,会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是因为在我徒儿的那颗上金灵果之中有锁魂之精,那个齐逸一定是用魂力去触碰锁魂之精,结果灵魂被封印,才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我就替我徒儿报仇!

    就在蒋宗楠准备下杀手的时候,叶鸿浩大喝道:蒋宗楠你敢!你要替你徒儿报仇我无法可说,可是慕容少卿是无辜的,你这样是滥杀无辜,我不答应!

    蒋宗楠大怒,正准备反驳叶鸿浩的时候,一个面容和善的太上长老站了起来道:我看,你们就不要争了,我有办法可以不伤害到慕容少卿,又将隐藏在慕容少卿体内的那个齐逸给杀掉!

    蒋宗楠冷冷的问道:什么方法!

    送上斩魂台,就算那齐逸拥有元婴期的灵魂之力,在斩魂台上都得飞灰湮灭!那个太上长老念着胡须一脸自信的道。

    叶鸿浩和蒋宗楠都同意了这个提议,众人压着慕容少卿前往斩魂台,在前往斩魂台的路上,叶若惜一直在纠结着,要不要背叛师门,把齐逸给救出来,因为一旦上了斩魂台那齐逸绝对是必死无疑。

    很快慕容少卿便被蒋宗楠送上斩魂台,而他的灵魂则被叶鸿浩和其他太上长老联合保护起来,这样的话战魂刀落下只会斩杀齐逸的灵魂而不会伤害到慕容少卿。

    看着那高高悬在斩魂台上的斩魂刀叶若惜显得给外的着急,如果她再不出手的话,那就晚了。

    斩!叶鸿浩大喝一声,蒋宗楠立马将那斩魂刀给放了下来,与此同时叶若惜突然飞了起来,笔直的向那斩魂台冲了过去,一道道天地虚火从她的身上窜了出来,化作一只只火鸟绕着她飞舞,狂暴的火焰能量激荡出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