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章 击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慕容少卿想都不想就直接答应了齐逸,他现在是恨不得将于江臣给碎尸万段,那还顾及得了那么多啊,只要于江臣死了,他的师姐就不用下嫁给于江臣了!

    那好,先把你灵魂上那层亮光的秘密告诉我,我立马帮你把于江臣给杀了!

    可是你要是欺骗了我呢!除非你发下天地间最恶毒的誓言,我才会相信你!

    齐逸冷哼一声,神色凌然的道:我齐逸从来不乱发誓,你要是不相信的话,那就在这里看着好了,到时候你师姐要是别那个于江臣给娶走了,可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好!我告诉你,不过你要是敢欺骗我的话,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我灵魂上的那层亮光,我只知道它来自什么地方,却不知道它隐藏着什么秘密,因为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控制它!这层亮光是来自我们慕容世家的上古禁地,如果你想要解开这层亮光的奥秘就不许到我们慕容世家的禁地中去。现在我说完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兑现你的诺言了!

    齐逸通过灵识感知知道慕容少卿并没有说谎,他轻轻的嗯了一声道:我会出手的你放心吧!

    叶若惜冷哼了一声道:答应你的是我爹,而不是我,于江臣,我现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是不会喜欢你的,更不会下嫁于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还有如果不想让我更加的讨厌你的话,以后别老出现在我面前,特别是不要出现在这观夕崖,这个地方不是你能来的!叶若惜的语气之中淡淡的杀意。

    叶若惜的话让于江臣呆若木鸡,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曾经幻想了无数遍的暧昧场景,竟然变得如此无情、如此残酷、如此的支离破碎。

    叶若惜看也不看于江臣一眼,就在她转身准备走出小亭子的时候,于江臣的眼中突然射出了疯狂之色,那张清秀的脸庞因为失望因为不甘而变得格外的阴狠,显得有些狰狞。

    于江臣大声的质问道:为什么,师妹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如果你不喜欢我,如果你不想下嫁于我,为什么当初你要答应我师父。为什么等我历经千辛万苦修炼到结丹境界之后你才告诉我,你不喜欢我。你知道我有多么的心痛吗,你为什么要那么狠心,你知道我是凭靠着什么熬过那段艰辛的闭关时光的吗!

    于江臣还没有说完,叶若惜便愤怒而不耐烦的喝道:够了,我没有兴趣听你的过往,还有,当初我没有答应你师父什么,有也是我父亲答应的,我根本就不知情!

    叶若惜一脸愤愤然的走出小亭子,可就在她准备御气飞走的时候,于江臣突然又问道:师妹,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你是不是已经另有新欢了,你告诉我,我什么地方比他差的,为什么你喜欢他而不喜欢我,你告诉我他是谁,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比他优秀,我比他更配得上你!

    叶若惜气的手臂微微有些发抖,手中的长剑再次被烈焰所覆盖。女孩子最重要的可是名节,于江臣这样说等于再败坏她的名节,说她水性杨花。

    就在叶若惜准备给这个胆大包天胆敢污蔑她的于江臣一点终身难忘的教训的时候,隐藏在树干上的齐逸突然从树上跳了下来,他背着双手从容而潇洒的从林木之间走了出来,他的脸上挂着一抹坏坏的笑,他笑着道:于江臣,你还真是自作多情啊,若惜都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难道你还听不懂吗!

    谁!听到齐逸的声音之后于江臣猛的侧过头来,叶若惜也将实现移到齐逸的身上来,不过当叶若惜看到了齐逸之后,她的秀眉明显皱了一下,紧接着眼中流露出疑惑不解之色。

    慕容少卿,是你!于江臣阴狠的说道,他正愁着找不着对象发泄心中的怒火呢,没想到慕容少卿这个废物就找上门来了!

    齐逸并没有走进那一片花丛之中,而是在花丛的边缘停了下来,他蹲下身来摘下一朵火红色的花朵赞道:这如火一般的花朵总能绽放出不一样的美丽,可惜就是太脆弱了,越美丽越容易凋零啊!感慨完之后,齐逸突然轻轻吹了一口气,紧接着他手中的那朵花突然化作一朵美丽的火焰随风飘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叶若惜的眼中流露出了惊讶和羡慕之色,看向齐逸的目光多了几分不解和好奇。

    亭子内于江臣眼角的余光正好瞥见叶若惜盯着慕容少卿直看,他来到这里叶若惜都还没有拿正眼看过他,可是现在竟然盯着那个废物看,这让于江臣心中妒火大盛。

    于江臣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他已经打定主意了,今天一定要让慕容少卿这个废物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他怀着冲天的妒火慢慢的向齐逸走去。

    就当于江臣走出小亭子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内门弟子风风火火的向这边飞来。

    于师兄,于师兄不好了,莫师兄被人打死了,还有几个师兄身受重伤已经奄奄一息了!那个内门弟子落到地上也顾不上什么,便焦急的喊道。

    于江臣转过头来,阴森森的看着那个内门弟子大声的质问道:你说什么莫涵宇被人打死了,谁这大胆子竟然敢打死我的人!快说!要不然我废了你!

    那个内门弟子吓得脸色铁青,就在这时候齐逸淡淡的问道:是不是就是我啊!

    这个内门弟子也负责监视齐逸,当日齐逸重伤七个内门弟子的时候,这个内门弟子也在场,只不过当时他和另外一个人先退到一边去。

    这个内门弟子看到齐逸那张笑脸的时候,吓得浑身发抖,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可是脚一软却倒在了地上,他指着齐逸惊骇万分的喊道:就是,就是他,就是慕容少卿杀了莫师兄,还将其他六个师兄重伤!

    叶若惜眼中的疑惑之色变的更重了,莫涵宇是什么修为,慕容少卿是什么修为她自然清楚,以慕容少卿的修为想要杀死莫涵宇,那怎么可能!

    哈哈!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竟然敢跟我开这种玩笑,慕容少卿这个废物修为已经退到了炼气期,他能杀的了莫涵宇!于江臣阴狠的笑道,那笑容充满了不屑和鄙夷。

    齐逸冷冷的瞥了狂笑不已的于江臣一眼,然后转过身来对叶若惜道:叶若惜,想不想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火系功法!

    叶若惜眼中闪过一抹怒色,在这九玄门当中还是第一次有同辈的师兄弟敢直呼她的芳名的。

    齐逸没去管叶若惜的脸色,他说完便掐动手诀,口中默念咒语,引动灵魂之中的魂力沟通天地之间的火系灵力,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发动太虚天火术,只听齐逸大喝一声太虚天火术,天地虚火!紧接着齐逸双手猛的向前一推,他的手心之中突然射出两道青色的烈焰。

    两道烈焰以几块的速度向于江臣冲了过去,火焰之下的那些花朵纷纷化作烈焰飞舞了起来,空气的温度骤然提升。

    这样的法术可不是炼气期的修士能施展的出来的,所以叶若惜和于江臣都没有料到眼前这个慕容少卿可以发出如此可怕的烈焰来!

    不过于江臣的反应倒也是够快的,就在两道烈焰快要击中他的时候,他慌忙的将自己的护身灵宝给召唤了出来,他的护身灵宝是一张蓝色的灵符,灵符出现之后顿时蓝光大声,紧接着一个水幕将于江臣给护住了。

    看色的烈焰猛的轰击在那水幕之上,整个水幕猛烈的波动了一下,险些破碎。水幕中那道蓝色的灵符明显变得暗淡无光,灵符上出现了多道裂痕,好像随时都有可能破裂!

    虽然水幕挡住了那两道烈焰的轰击,但是于江臣还是受到那股力量的波及,受了一点轻微的内伤,片刻之后两道火焰被水幕给熄灭掉了,浓浓的水雾席卷而上,这时候那道蓝色的灵符突然碎裂,化作火焰燃烧了起来。

    于江臣和叶若惜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于江臣一脸难以置信的喃喃道:这,这怎可能,这道灵符可是我师父炼制的,就算是掌门真人也不可能一击将这灵符给击碎啊!

    由于刚才齐逸想要施展出令叶若惜惊叹的法术来,结果直接动用了金丹期水准的灵魂力量,导致这具肉身无法承受,体内的五脏六腑受到了创伤,齐逸赶紧吸收天地灵力修复伤势。

    看样子必须尽快炼制出碧气青丹,否者的话不仅没办法提升灵魂力量,而且一旦全力施展出金丹境界的灵魂之力就会导致肉身枯萎!到时候可就不妙了!齐逸暗自念道。

    你绝对不是慕容少卿,慕容少卿那个废物绝对不可能施展出如此强大的攻击,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混进我们九玄门?你是不是三道联盟的奸细!从惊愕中反应过来的于江臣盯着齐逸一脸愤怒的质问道,那灵符可是他最重要的护身灵宝啊,可是就这样被齐逸给废掉了,他能不愤怒吗!

    齐逸神秘的笑道:我叫齐逸,齐天的齐,飘逸的逸!我答应慕容少卿杀了你,所以今天你必须得死!说完齐逸再次施展出太虚天火术不过这回齐逸用的是五灵虚火!

    只见齐逸右手一指,顿时于江臣身子周围的五行灵气便化作熊熊燃烧的虚火,这回于江臣可没有什么灵宝可以阻挡齐逸的攻击了,虚火瞬间将他的身子点燃。

    于江臣慌张而惊恐的喊道:不,你不能杀我,我师父可是元婴期的高手,他是九玄门的太上长老,如果你杀了我,我师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但是齐逸根本就无动于衷。

    师妹,师妹救我,叶师妹救我啊!这是于江臣最后的声音了,五灵虚火直接将他化为灰烬。

    见到于江臣被杀之后,那个内门弟子直接被吓晕了过去,不过齐逸并没有去杀他,他大手一招,用灵力随意的幻化出一只大手,直接将地上那堆灰烬给抓了起来,风一吹灰烬随风而逝,只见大手中出现了一枚金色的果子!

    上金灵果!看到这枚金色的果子之后齐逸和叶若惜同时喊道,只不过齐逸是一脸的平淡,而叶若惜却是一脸的惊讶。

    这上金灵果,是炼制凝元丹的主要材料,凝元丹可以让结丹期的修士加快凝结金丹的速度,还可以让灵虚期一下的修士直接提升到灵虚期,所以这是结丹期修士梦寐以求的宝贝啊,连叶若惜都没有,没想到于江臣竟然会有,看来他那个太上长老的师父还不是一般的疼他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