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章 怒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知道了慕容少卿的大致情况之后,齐逸看了一眼被他封印在灵识空间边缘,动弹不得的慕容少卿,他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怜悯,也没有任何的同情,强者为尊,弱者注定连躲在墙角哭泣的权力也没有。

    齐逸并不准备帮慕容少卿报仇,他夺舍慕容少卿的身体,只不过是为了方便研究他灵魂之海深处的那一团精芒,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精芒之中,解开他肉身的封印,恢复记忆。

    齐逸很快就掌控了慕容少卿身体的实际控制权,慕容少卿的身体也开始恢复活力,空洞无神的双眼射出两道令人恐惧的精芒,可这个时候,齐逸正好看到那个身材魁梧的外门弟子一脚踩在他的身上。

    顿时!一股怒火从齐逸的灵魂深处爆发出来,竟然有人胆敢踩在他的身上,竟然有人胆敢亵渎他的尊严!

    死!这回这个身材魁梧的外门弟子必死无疑,因为只有鲜血和死亡才能平息齐逸的愤怒。

    天地之间谁亵渎了他的尊严,谁就得死,就算是那高高在上的天也是如此,虽然齐逸失去了几乎全部的记忆之花,但是他的性格,他的原则、信仰并没有因此而改变。

    踩在齐逸身上的外门弟子,也感受了那股滔天的怒火,他的心脏猛的剧烈跳动起来,无形之中有一股可怕的威压将他笼罩住。

    外门弟子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铁青,他慢慢的低下头来,看着齐逸那杀气腾腾的双眼,仿佛之间他好像掉进了充满杀戮的炼狱之中,吓得他浑身大震,后背虚汗淋漓。

    不过由于平常他们已经欺负慕容少卿成了习惯,所以他即便慕容少卿的目光让他觉得异常的恐惧,他也不认为不慕容少卿会在短短的片刻拥有对抗他们的力量。

    而且他喜欢的那个师妹还在一边看着呢,要是自己怂了,那心中的美梦可就要泡汤了。

    这废物,肯定是故意在装势的吓我,我可不能让这废物给吓退了,不然肯定会被他们嘲笑!想通了之后,他鼓起勇气,大声的喊道:还敢瞪我,慕容少卿,你这是自找死路!他再次抬起脚来,猛的踩了下去。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只见慕容少卿的身上突然涌起一团灰蒙蒙的灵气,将外门弟子的脚给托住。

    随即那个外门弟子脸色大变,因为他觉得自己好像踩到了铁板上,不过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他的身体和灵魂被一股强大的灵力给禁锢住了。

    齐逸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在场所有的人都能深切的感受到他身上的怒火,他们觉得此刻的慕容少卿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慕容少卿了,而是一尊来自天界谪仙神圣而威严,或者说是一尊来自幽冥地府的杀神凶残暴戾。

    齐逸站在那外门弟子的面前,用充满霸道威严的语气说道:我叫齐逸,不叫慕容少卿!

    这道声音就如同一块巨石投入了那平静的湖水之中,掀起千层的惊涛骇浪,所有外门弟子的脑中都还在回荡着这一句话的时候,齐逸伸出手来,屈指一弹,一道细小的紫色雷电从他的指尖飞射而出,瞬间没入那个外门弟子的眉心。

    紧接着,吓得在场所有外门弟子魂飞魄散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那个外门弟子的眉心处,突然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裂痕,紧接着这些裂痕以极快的速度向他的脸部蔓延,而且越变越大,仅仅只是刹那间的功夫,他们便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外门弟子的身体快速的碎裂开来,魁梧的身躯裂成一块块碎肉。

    没有鲜血喷溅的血腥画面,但是却比鲜血喷溅的画面更恐怖,因为他们能透过那些裂缝,看到那个外门弟子体内还在蠕动内脏飞快的裂开。

    没有惊恐的尖叫声,整个场地一片死寂,所有的人都被吓得说不出半句话来了,他们甚至觉得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哗啦一声,那个虎背熊腰的外门弟子崩裂开来,化作一堆血肉模糊的碎肉,齐逸冷冷的哼了一声,袖子一挥,一阵清风掠过,那一堆碎肉迅速的化作飞灰随风而逝。

    所有的外门弟子都惊骇不已的看着眼前这个犹如炼狱杀神一般的齐逸,紧紧只是一招就将最有可能晋升为内门弟子的铁师兄给杀了,而且还是直接魂飞魄散。

    眼前这个慕容少卿,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懦弱、逆来顺受的慕容少卿吗!不,这个人绝对不是慕容少卿,因为慕容少卿就算是在最辉煌的时候,他的身上也没有如此霸道的气息,没有那种令人觉得胆战心惊的威严,没有那种杀伐果决的狠辣。

    齐逸冷漠而不屑的瞥了众人一眼,冷冷的道:不想死就离我远点,否者,我会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的!说完齐逸便转身离开。

    但是当齐逸走出大约三四步的时候,刚才那个相貌平平的女弟子突然站了出来,她用颤抖的手指着齐逸道:你,你不能走,你杀了铁师兄,你要跟我们去见莫师兄,因为铁师兄也是莫师兄的人!你杀了铁师兄,莫师兄不会放过你的。

    齐逸嘴角边流露出一抹妖异邪魅的微笑,潇洒的挥了一下袖子,十几道紫色的雷电从他的袖口中喷射而出。

    这些外门弟子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那细小的雷电击中,恐怖的画面再次重现,顷刻之间地上多了十几堆碎肉,但九玄门却少了十几个潜力不错的外门弟子。

    哼!给你们一条生路却不懂得走,非要往死路上撞,真是愚昧至极!齐逸神色凌然如神的说道,他袖子轻轻一挥,清风再次重现,漫天飞灰。

    齐逸离开这里之后,大约过了片刻,不远处的一片草丛中突然走出一个目光呆滞的外门弟子,显然刚才的一幕都被他看到了,只是他已经被吓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他向前走了几步,又慌慌张张的退了回来,然后又向左走了几步再退回来。

    这个弟子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前进后退,茫然不知所为,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这个弟子突然浑身猛的一阵颤抖,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划破九玄门宁静的上空,紧接着这个弟子开始慌忙的逃离此地。

    在九龙山的深处有九座山峰拔地而起直入云霄之中,山峰与山峰之间都用一座座悬桥连接起来,在那山峰的建立着一座座气势庄严的殿宇楼阁,袅袅的清烟从山峰上升起,隐约能听到袅袅的仙乐在耳边轻鸣,俨然一副修身养性之圣地的景象,只可惜多了几分俗气少了几分仙家的灵气。

    这九座山峰便是九玄门的山门所在,九玄门的外门弟子是没有资格在这九峰之中居住修炼的,只有内门弟子才有资格进入这灵气浓郁的九峰之中居住修炼。

    不过内门弟子在这九峰之中的身份最为卑微,一般都被入室弟子和门派之中的长老们当做仆人来使唤,如果有幸被哪位长老看重,那就能飞黄腾达成为入室弟子,或者说凭借自己的能力修炼到御气期,那也能成为入室弟子,从此翻身做主。

    只是从开宗立派到现在,九玄门中还没有哪个内门弟子是靠自己的能力修炼到御气期而成为入室弟子的。

    在九峰之中最靠外的一座山峰之上,一群做奴仆打扮的内门弟子,正坐在一块大石上眉飞色舞的淡天说地。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些内门弟子都以坐在正中间的那个中年弟子马首是瞻。

    莫师兄,听说最近于师兄的修为又有突破了,您是于师兄最器重的人,您应该知道于师兄现在的修为境界,到了什么深不可测的地步了吧!一个内门弟子谄媚的问道。

    中年弟子一听脸上流露出了高傲和得意之色,似乎能成为那个于师兄最器重的人,是他一辈子最了不得的事情。

    这个莫师兄名叫做莫涵宇,十几年前就已经成为了内门弟子,但是由于资质平平,所以既没有被长老们看上,也没能自己突破到御气期,只能做了十几年的内门弟子还没有丝毫的突破。

    不过由于他是九玄门中资格最老的内门弟子,所以那个被称为天才的于师兄便选了他作为奴仆,这也是他进入九玄门中唯一值得炫耀的事情,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勾当,这个莫涵宇可以说是做的淋漓尽致啊!

    莫涵宇趾高气昂的瞥了一眼那个弟子道:于师兄!那可是将来有极有可能成为掌门的大人物,以你现在的身份也配知道于师兄的修为!

    如果是平常人听到这种讽刺的话,恐怕要当场暴起,但是那个内门弟子只是讪讪的笑了笑,然后乖乖的低下头来。他旁边的那几个内门弟子的脸上毫不掩饰的流露出窃笑之色!

    莫师兄,听说最近于师兄准备向叶师姐提亲是不是真的啊,这件事都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一个弟子好奇的问道,其他的弟子也都一脸的好奇,就连刚才那个被讽刺的弟子也忍不住抬起头来。不过这些人的好奇之中都带着那么一点惴惴不安。

    莫涵宇点了点头道:这个当然是真的了,在我们九玄门之中也就只有资质超凡脱俗的于师兄能配得上叶师姐了!听到这样的答案之后,这些弟子的眼中都流露出了浓浓的失望之色。

    看着那些沉默不言一脸失望的内门弟子,莫涵宇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你们还真是不自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也不去照照镜子看看你们那副熊样,就你们也敢贪恋叶师姐!

    莫涵宇的话吓得那些内门弟子浑身一震,要是这件事让那个于师兄知道了,那他们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就在众人准备巴结莫涵宇的时候,一声慌张而惊恐的喊声从远处传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