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2章 四面开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皇宫,御书房。

    长公主离开后,炎帝就背着手站在窗前,任凭窗外的风雪吹了进来,他丝毫不为所动,一站就是两个多时辰。

    贾严抱着拂尘,恭敬地站在身后,密谍司的密报来了一波又一波,他好几次想要叫炎帝,但话到嘴边,却生生地忍住了。

    望着炎帝有些沧桑的背影,他的双眼忽然有些发红,伺候了炎帝几十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炎帝这么失落。

    以前,无论世家大族怎么猖狂,无论青云观怎么荼毒,炎帝都能在轻笑间化解危难,左右平衡,让人挑不出半点错误。

    但现在,炎帝的心乱了……

    沈涛、刘温以及兵部尚书魏青,接到传召后,也都匆匆入了宫,此时正双手拢入袖中静静地站在大殿上,谁也没有出生打扰炎帝。

    知道窗外的大雪渐渐小了,炎帝听不清喜怒的声音,才在大殿上传来:“三道旨意,第一,户部即日起,统计京都大仓的所有粮草,全部交由太子全权处理。

    “其二,兵部节制的巡防营、卫戍营,暂由蒙烈节制,一众手续尽快补齐。此外,调城外五大营骁骑营,封锁整个京畿,防止世家大族铤而走险,祸乱京都。

    “其三,刘温,朝堂的事,你别再给朕和稀泥,如今已经到图穷匕见了,该怎么做,不用朕再教你!

    “若是朝堂乱了,让太子陷入危机,朕可不会留情面。”

    沈涛、刘温三人闻言怔住,一连三道旨意,又是资源补充,又是兵力调动,都和太子有关,炎帝几乎旗帜鲜明地表示支持太子了。

    这让沈涛三人有些错愕,这相当于向天下宣告,皇族正式由幕后走向前台,和天下豪族一决高下了。

    这和炎帝以往的决策有着很强反差,但沈涛、刘温三人都聪明地没有发问,他们很清楚,炎帝有这样的决策,肯定是因为接下来,京都会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血雨腥风。

    而且,从炎帝的语气中,他们知道炎帝不是和他们商量,而是命令。

    “臣遵旨!”

    三人齐齐拱手道。

    炎帝转身走回了桌案,贾严赶紧将帮他把肩膀上的雪花拍落,又倒了一杯热茶给他暖手,才恭敬地退到了一边。

    炎帝抿了一口茶,但茶水刚刚在胃中转了一拳,他便感觉整个内脏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疼得举拳抵唇直咳嗽。

    再放开时,虎口上已经覆上了一层乌黑的血渍。

    贾严就在边上帮炎帝顺气,见到炎帝虎口上的血毒,吓得魂儿都快冒出来了,惊慌失措道:“陛下……御医,快穿御医!”

    “陛下……”

    “陛下……”

    刘温、沈涛三人也脸色大变,急忙向前靠去。

    炎帝把拳头一翻,不着痕迹地将拳头上血迹抹掉,才瞪了贾严一眼,怒道:“慌什么?朕不过是偶感风寒而已,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炎帝这一呵斥,四人便齐齐地跪在了地上。

    “刘温……”

    炎帝强打精神,靠着椅子看着刘温道:“朕给你便宜行事之权,金吾卫也由你调动!全权配合太子行动。

    “这一次,朕不需要你谋定而后动,朕只要一个干净的朝堂。”

    刘温闻言,一股凉意从脚后跟直蹿天灵盖,炎帝这是要重振朝纲,这一次不知道有多少人会人头落地。

    “臣遵旨……”

    刘温叩拜道。

    炎帝挥了挥手,道:“朕乏了,你们退下吧!”

    “是!”

    刘温、沈涛三人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知道三人身影消失在大殿上,炎帝才靠在椅子上,轻声道:“即将即将来临,朕没时间耗了。

    “这一次朕就用四面开花的战法,一次性解决京都问题,让整个京畿从此之后,只有一个声音。

    “贾严,太子处理好钱员外的案子了吗?”

    听到炎帝的声音,贾严赶紧道:“刚刚接到密谍司的消息,殿下已经解决了案子,现在正赶去国子监……”

    “嗯,比朕预想中的还要快一点!”

    炎帝没有丝毫的诧异,抬手揉了揉眉心,道:“派两个御医去国子监,今天恐怕那几个老学究要被他气吐血了。

    “另外,执行计划吧!你亲自跑一趟,把青云观刺杀的真相,亲口告诉太子。”

    贾严脸色一变,道:“陛下,若太子知道真相,恐怕……”

    “朕就是要看看,这个恐怕……究竟会往哪个方向发展。”

    炎帝脸上多了一丝的疲惫,微微地闭上双眼,道:“小混蛋,你可别让朕失望啊!”

    贾严听到炎帝这句话,老眼顿时红了起来。

    ……

    与此同时。

    沈涛、刘温三人联袂出了大殿,虽然雪已经停了,只有偶尔零散地掉下几片,但风一吹,三人还是感觉到了彻骨的冷。

    “陛下出事了!”

    沈涛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左右看了一下便直言道:“这是在为太子扫除障碍,京都这一次,恐怕会真的出现一场巨大的风暴了。”

    “胡说什么!”

    刘温紧攥着拳头,冲着沈涛怒斥。他知道沈涛说的是真的,只是不愿意去承认罢了。

    “陛下自幼练武,武艺甚至在我之上,哪怕赤身站在风雪中三日也不见得被寒风侵蚀一毫,岂会感染上小小的风寒?”

    沉默寡言的魏青,这一次也破天荒地没有在沉默,他脸色阴沉,看着刘温道:“右相,你觉得陛下现在下的旨意,合理吗?”

    刘温怔住。

    “以往,陛下在下达旨意的时候,还会征询我们的意见,但现在是直接下命令,老刘,我担心……”

    沈涛声音低了几分,但指尖都在轻微地震颤起来,之前炎帝虽然做得隐蔽,但他站得近,看到了炎帝拳头上的血迹。

    “够了!”

    刘温打断沈涛的话,盯着两人道:“你们什么都没说,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办好事情就好!”

    话落,他转身就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