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458、露出破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最快更新爱你,来日方长最新章节!

    晚间七点。

    佣人将晚饭准备好,时瑾拉着林染一道下楼坐在餐桌前,夹了几道清淡的菜放在她碗里,含笑道:“多吃点。”

    林染面无表情低头吃着他夹来的菜。

    “你……”时瑾停下筷子,欲言又止。

    “嗯?”林染不明所以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她眼眸轻闪,“你在什么说什么呀?”

    眼前女人满目疑惑的神情无声的说明了她并不知道时瑾嘴里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想到这儿,时瑾不由松口气。

    他重新拿起筷子,“没什么,吃饭。”

    林染不着痕迹勾唇,自顾吃着碗里的东西。

    “多吃点,对身体好。”他夹了块鱼放在林染碗里,后者嘴角倏然一沉,抬眸便接触到时瑾那双含笑的双眸,她不得不强忍着把鱼放在嘴里。

    “好吃吗?”

    握着筷子的手倏然收紧,“嗯,挺好的。”

    “那就好。”他说着话,直接把眼前这盘鱼都推到林染面前,“那这些都给你。”

    鱼腥味飘进鼻翼,险些克制不住呕吐出来。

    林染强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笑眯眯点点头。

    可整个晚上下来,她吃的所有食物几乎都快吐了。

    好不容易捱到晚饭结束,她迫不及待跑回房间,在洗手间里把晚上吃的东西全部吐出来,这才勉强舒服了些。

    口腔里还蔓延着一股淡淡的鱼腥味,林染难受的要死,拿过牙膏刷牙才勉强止住这份腥气。

    呼!

    她抬步走出浴室,冷不丁看见大床上趟了个人,林染面色下意识难看起来,“你怎么……”

    “怎么了?”时瑾掀开被子起身搂住她,眯起双眼,“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是夫妻。”

    夫妻?!

    林染内心冷笑,这人真够不要脸的!

    她深吸一口气,故作不好意思地拉开他的爪子,摇摇头,“虽然我们是夫妻,可是我现在已经没了记忆,所以我总觉得很别扭。”

    “别扭?”

    时瑾愣了下,下意识念着这两个字。

    林染模样认真点头。

    “我们是夫妻,有什么好别扭的?”他再次将林染抱在怀中,掀开被子趟上去,坚毅的下巴搁置在她头顶,“你要尽快习惯,以后这样的日子还多着。”

    两人隔着两身衣服,可林染还是觉得别扭的慌。

    她掌心轻抵男人的腰间,眼底抑制不住是惊慌失措。

    “时瑾,我……”

    林染面色涨红,抵抗的想要从他怀中挣扎出来,时瑾见状抱的更紧了。

    他越是这样林染越反抗,时瑾蹭地扣住她精致的下巴,迫使林染同自己对视,“你根本就没有失忆对不对?”

    林染瞳孔一紧。

    “你在骗我?!”

    时瑾手腕倏然发紧,满腔的怒意立即喷发,“林染,你竟敢骗我?!”

    林染的手腕被他握的生疼,可偏偏时瑾就跟魔怔了一样,猩红眸子瞪着她。

    眼前的人这副样子林染不敢多说一个字,她咬着唇,摇摇头,“我没有骗你。”

    “胡说!”

    时瑾猛然松开手,厉声打断林染的话,他双眸轻眯,冷笑道:“你说你没有,那你倒是拿出你的真诚来。”

    林染一阵恶寒。

    时瑾见状也跟疯了似的,直接把林染推倒。

    却不想林染一个没撑住直接跌下去。

    “染染!”时瑾惊呼出声,跳下床去扶林染。

    林染额角磕在床头柜上,血液顺着脸颊淌下来,她痛苦的捂住额角。

    “怎么样?是不是很疼?”

    时瑾想看看她的伤口,林染直接甩开,“不用你管。”

    “花婶!花婶!”他猛然起身冲到外面喊人,佣人花婶听见呼唤急急忙忙上来,“时先生,怎么了?”

    “快,快去喊医生过来,她受伤了!”

    花婶顺着视线望去,林染手上染满殷红的血液,整个人呆滞的望着某一处,她心一咯噔,连忙下楼去联系医生。

    好在家庭医生来的很快。

    替林染包扎好伤口,望着门口处的时瑾欲言又止。

    男人破位烦躁的丢开手中的烟头进来,薄唇抿成一道直线,“有什么话就说。”

    “林小姐额头处的伤口没什么问题,但是这几天要避免剧烈运动。”

    家庭医生把话说的委婉,在场的人无一听不出这个中含义,林染厌恶的看了眼时瑾,抬手揉揉伤口周边。

    “她这个伤口会留疤吗?”

    “伤口不深,如果恢复的好就不会。”家庭医生把药开好,笑着叮嘱林染,“这几天不要碰水以免感染。”

    “谢谢。”

    “花婶,送客。”时瑾一声令下,花婶同情的看眼床上的女人。

    须臾,房间内再次恢复宁静。

    林染拉高被子盖在身上,浑然不在意这个房间内还多了一个人。

    地上的血渍已经被清理干净,房间内充斥着淡淡的消毒水味,时瑾弯腰坐在床沿,冷声说道:“别装了,你那点小心思我看不到吗?”

    闻言,林染索性睁开眼。

    “我知道你没失忆。”他抬手轻轻抚摸林染的脸颊,含笑道:“但是那又如何?等你伤好之后我就带你离开这里,让席铭他们永远都找不到你。”

    “你疯了!”

    林染咻地从床上坐起身,胸腔激动起伏,“你凭什么把我带走?”

    “就凭这儿是我的地盘!”

    “你的地盘?”林染冷冷笑了笑,“那你是不是忘记了,这里是你把我绑来的?!”

    林染声声质问,字字直击时瑾心房。

    男人面目紧绷,像个蓄势待发的狮子。

    偏偏他这副模样林染一点也不怕,目光坦然对上他波涛汹涌的眼底,嗤笑道:“时瑾,你从一开始费尽心思接近我,说到底最卑鄙的人其实就是你!”

    “你说什么?”时瑾双手撑在床沿,上身倾斜过去,说话时他温热的气息直接扑在林染双颊处,他幽幽笑了笑,“是又如何,你不是一早就知道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