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三十一章 比试斗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怎么,这个徐画师很有名吗?”这个徐画师脾气大性格差,说话还很难听,在都京城中名声一定很不好吧。

    “天呐,阿离,你运气也太好了吧,竟然可以去请教徐画师!”江俣俣马上露出崇拜家花痴的表情,激动地抓住陆离的手,“怎么样怎么样,徐画师是不是当真如同传闻所说,风度翩翩清冷儒雅?”

    要知道这位徐子苏画师可是全都京城中最炙手可热的画师。多少名门贵女想要花重价钱请他帮忙画上一副肖像画,都被他给拒绝了,只听闻他住在湖边的一处宅子里,宅子僻静,几乎少有人去打扰他。若是有人去打扰他,定会被他的贴身护卫打的满地找牙。

    她长这么大只有一次机会,隐隐约约的在游船上看到茶馆二楼的徐画师在作画,听完这位徐子苏画师从来不出现在众人面前,他喜好穿一身白衣,只在人丁稀少安静的地方出现,如果是谁见到了他,定要回去同亲朋好友炫耀个十天半月才满足。

    “风度翩翩清冷儒雅我没看出来,脸臭嘴毒性格差我倒是发现了,此人甚为讨厌,我此生都再也不想见到他了。”要知道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贬低过他。虽然她的手指不够灵活,画出来的画作也的确没有这位徐画师画的好,但是如果要比一下他不擅长的事情,他还未必有她做的好呢,何必以你之长攻我之短,这种人实在是最让人讨厌不过。

    “阿离,你是不是对徐画师有什么误会呀?”江俣俣不由得说道,“其实徐画师人很好的,他之前作画卖掉赚的钱,都施舍给都京城中的贫穷人家了,他自己除了那一处宅子和身边的一个互为以外,身无长物。”

    “那又如何,这世间的善人千千万。咱们上官师兄还是个为民做主除暴安良的大清官呢。现如今不照样被贬到太学。”这世间的好人往往都是没有好报的,幸好她不是个好人。

    “好了嘛阿离,我知道还是你的上官师兄最好。不要生气了嘛,反正日后应该也没有机会见到徐画师了。”同陆离相处了几月,江俣俣已经彻底掌握了撒娇的种种手段,她知道,阿离这人嘴硬心软,有的时候虽然说出了很重的话,但是其实她的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

    “不过这个徐子苏好像的确有一些本事,经过他指点了一番之后,我的画技好像的确提升了不少。”虽然他不太喜欢徐子苏这个人,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画画水平的确是都京城中绝无仅有的。

    这下她应该能够安然的度过特长比试了。

    次日大清早,太学中所有参加特长比试的学子们都聚集在了太学广场中。

    初春的凉风吹在身上还是有些冷的,众多学子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参加特长笔试的学子们会首先由先生写出的号码进行抽签,抽签决定他们各自的表演顺序,抽签之时陆离正好排在白芷婉的后面,白芷婉抽完之后,陆离便抽了一张。

    没想到特长表演之时,她还是排在白芷婉的后面。

    陆离并没有把此事当一回事,反正他们太学之中,女学子擅长画作的并不多,她们多数也就是表演些舞蹈才艺,届时她画上一幅画,所以说不一定能够取得一个非常好的名次,及格应该不在话下。

    只要特长比试先生能够让她及格,接下来的武试她便不担心了。

    在她前面表演的一个一个陆续完成,终于到了白芷婉表演的时候。

    陆离此刻有些紧张,并没有注意到白芷婉表演了什么内容,只听到她表演完之后,底下掌声雷动,白芷婉温婉的笑了笑,微微启唇。

    “学生献丑了,陆同门下一个的才艺,定然会惊艳四方,毕竟陆同门出自应州,应州之地,民风豪放,女子也多数擅长小曲儿艳舞一类,相信陆同门也不会吝于展现。”

    白芷婉这一番话说的没头没尾,几位先生听着也微微皱眉。

    此话听起来像是溢美之词,但是但凡有些眼力见的人,都能听得出这是明褒暗讽,白芷婉素日在太学之中最为温婉不过,如今当着太学之中,所有新生同门的面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让众人有些惊诧。

    白芷婉说完,自己也有些吃惊,她不知自己为何会口无遮拦说出这种话来侮辱自己的名声,只是当她看到台下的上官世兄目光紧紧追随着在旁边准备的陆离身上时。不知为何,心中就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怒,恨不得将陆离撕碎了,开口本来是要感谢先生教导同门关爱,没想到走神之后竟说出了这番话。

    这些的确是她心中所想,说了便说了。她这十多年来一直隐忍不发,装作一个温婉懂事的千金小姐的样子,如今痛痛快快的做一次自己也未尝不可。

    陆离愣了愣,她同白芷婉素日无冤往日无仇,却不成想她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侮辱她。

    她虽然性格豪爽,终归却也是一个女子,众目睽睽之下,被另一个姑娘这般侮辱,心中自然也是有气的。

    尤其陆离本身就是一个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并且还是当下就报的人,他暗自握了握拳自作主张的把自己准备画的江山秀丽图改成了另一幅画。

    上官饮凌看着握拳走上台表演的陆离,心中不由得隐隐担忧。

    一定要忍住啊,千万不要因为小不忍而乱大谋。

    此次特长比试十分重要,若是因为二人争气斗狠而让先生心生不快打了低分,那就太不值得了。

    陆离此刻已经注意不到上官饮凌在底下递给自己的眼神,她在面前展开宣纸,毛笔蘸满墨水,下笔十分凌厉,不多时便完成了一幅画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