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95章 乘龙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说付不归等人想去望江河那边看看,鲳涛准备了几匹乘风马,顺便帮付不归等人备足了一路上的口粮和钱财。

    对于鲳涛的示好,赤霄不以为然,付不归却是欣然接受。

    万兽谷最擅长驭兽,同时也擅长培养异兽,这些乘风马,就是万兽谷内培育出的上品赶路异兽。

    虽说比不上赤霄那轻松日行千里的驺吾,但日行数百里,也是不在话下。

    出行在外,付不归一直秉承着绮萝的叮嘱,不将金玉外露。

    所以付不归没有准许赤霄驭使驺吾,而是乘着鲳涛为他们准备的那几匹乘风马,一路向着西边而去。

    快马乘风,遨游天地。

    眼下景色变换,由那乱石成堆的石头山,逐渐葱郁。

    临近望江河,更是灵气充裕,山好水好。

    高空俯瞰,江河之水蜿蜒而下,的确是山灵水秀的一处好地方。

    瞧见这一幕,付不归越发相信了先前鲳涛说的那个故事,这两条江河之中,或许真有龙气反哺,所以才造就了如此人杰地灵的宝地。

    乘风马落地,付不归将其收了起来,为了防止再出现先前在三仙镇发生的那一幕,付不归这次特地挑了距离乘龙镇较远的地方落下,然后徒步而行。

    小路风景独好,众人心情舒畅,熊茜忍不住哼起了一种古调,使得众人心情更好。

    众人都是修行路上的佼佼者,即便是徒步而行,脚程也一点不慢,没半个时辰,付不归他们就沿着江河之畔,找见了那不算太小的乘龙镇。

    乘龙镇入口处,一四五米高的青石牌坊立在镇口,两侧威武石狮子足有一人多高,仅看这镇口,实在是瞧不出这只是个小小的镇子。

    付不归瞧着牌坊上那三个金字,忽而向着熊茜问道:“既然这两条江里没成功出过真龙,为什么江河之间的这个小镇,要叫做乘龙镇?”

    对于这些,宫内典籍还真记载过,见付不归好奇,熊茜上前一些,到了付不归身侧,“望河江和望江河这两处地方虽然没出过真龙,不过这小镇里面,可是出过人中龙凤,取这么个名字,也不算什么不合理的吧?”

    望江河望河江中间夹着的这个小镇,虽说地处偏僻,却也是有名的修行宝地,虽说比不得那些洞天福地,但于凡世来说,已经是灵气极为充盈的地方。

    宫内典籍有载,乘龙镇内,曾出过一位河神,两侧临江临河的地方,更有叫做傍江客栈的地方,最适宜修行。

    因此而来的修行之人不计其数,垄断了临江临河住所的傍江客栈,更可谓是日进斗金。

    是不是真正的灵杰宝地,熊茜不知道,不过沿江沿河的地方,是名副其实的销金窟、吞金兽,只在临江临河,距离江河较近的地方住上一宿,就要千枚贝币,至于最靠近江河之水的院子,价格则更是不可估量。

    赤霄拍了拍腰包,“既然来了,那就得去最贵的地方住上一晚,不然这一趟,我们岂不是白来了?”

    钱财方面,大可不用担忧,有赤霄这位阔绰的公子哥,别说是住上一宿,就是住上一年,赤霄也是眼不红心不跳,半点不觉得肉疼。

    众人流转于乘龙镇的大街上,才是真真正正的开了眼界。

    万兽谷虽说并不介意妖灵出没,可这乘龙镇当中的妖物却是可以用肆意横行来描述。

    那些尚未修成人形,露出尾巴耳朵的狐妖,还有脑袋生的老大,大嘴叭嗒叭嗒冒着泡的河流精怪,在街上游走,街上修行人见了,丝毫不觉得可怕、怪异,反倒还向着那些妖灵打招呼示好。

    小小的一座乘龙镇,妖、人和睦共处,实在是叫付不归大开眼界。

    付不归是不介意这些玩意,不过赤霄可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大哥,咱们还是先找地方住下吧,这些玩意生的实在是太……”

    周遭的妖人实在是太多,赤霄没好意思往下说,怕给付不归等人惹下什么祸端。

    虽说不乏男俊女靓的妖人,可那些尚未修成人面,带着本相四处溜达的妖人实在是有些不堪入目。

    付不归伸手揽着赤霄的肩膀,一路走,一路问,向着傍江客栈而去。

    去往客栈的路上,一须发皆白,脸色发红,手中抱着一个酒葫芦的老乞丐摇摇晃晃,在周围撞来撞去,不时引来周围人的叫骂。

    瞧着那老乞丐的年纪也不小,付不归又动了怜悯之心,上前将老乞丐扶住。

    老乞丐打了个酒嗝,冲天的酒气扑在付不归的脸上,使得付不归皱了皱眉。

    将那老乞丐扶起来,付不归从腰间摸出一袋子贝币,虽然不多,不过在镇子上找个寻常客栈吃些东西,住上一晚,应该不算是什么难事。

    老乞丐也不客气,熟稔的接过钱袋,摇晃着手里的酒葫芦,“要不你也来一口?”

    付不归低头,婉拒了老乞丐的‘答谢’,“您还是快找个地方歇息吧。”

    老乞丐嗤笑一声,露出一排整洁的牙齿,“以天为被地位床,四海之内皆我家。”

    伴着朗朗诗声,老乞丐脚步加快,眨眼间就钻入了十几米外的一间酒铺。

    瞧见这一幕,赤霄撇了撇嘴,“是个好酒的修行人,算不得乞丐,可怜也都是自己作出来的。”

    付不归没去搭赤霄的话,也没否了赤霄的话,拉起赤霄,不再管顾那老乞丐,直奔着傍江客栈而去。

    一路无事,众人很快就瞧见了傍江客栈那唯一的入口。

    那应该唤作老板娘的女子穿着一件极薄的纱裙,裙摆坠着一些五光十色的螺壳蚌壳。

    只可惜即便是那螺壳蚌壳再为出色,也没有老板娘裙下的那双雪白的大腿出色。

    站在客栈外的那些老色胚小色胚,一个个眼神盯着半透明的纱裙,瞧着那双长腿出神。

    赤霄和付不归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然后直向着那女子走去。

    见到付不归和赤霄这一队人,女子先是行礼,随后道:“小女子苏稼,傍江客栈的小掌柜,不知道几位客官来此是为了住店,还是吃饭。”

    赤霄倒是没理会那些弯弯绕绕,只问着:“你们这最贵的房间,要多久一晚。”

    苏稼眼神惊了一下,随后一笑,“咱们这不按间算房,按院子算,好一些的院子,怎么说也得两大贝吧?至于最贵的,可能就要五个以上,得看有没有人用,如果有人在那待客吃饭,这价格可能要加上一些。”

    “然后我才好将先前的那些预约给取了,留给你们租住。”

    一般能问出这种话的人,除了极奢极贵,就是不名所以的外来人。

    赤霄他们看到不像是极奢极贵之人,所以苏稼将他们归于了后者。

    然后道:“便宜一些的院子也有,像是距离江河比较远的,离这些巷子近的,只要一两千贝,吵是吵了点,不过好在也能沾着江河灵气……”

    苏稼正要说,那临近巷子的院子也马上就要满了,他们要是想住下,最好快一些决意。

    却见赤霄已经拿出了一个小口袋,口袋里满满当当的,堆满了碎金。

    一个大贝,是一万贝币,这一小块碎金,却能抵得上好些个大贝。

    这些人不是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而是真真正正的穷奢极侈。

    赤霄在里面捡了三个个头大一些的碎金,递给了苏稼,“后面那些个要吃饭的,叫他们换地方吃吧,把最好的那间院子留给我们,回头如果不够,你来找我,我再给你加就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