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8章 抽丝剥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228章     抽丝剥茧

    

    侯爷听到皇帝说的话,只转了转眼睛,心里清楚,就算是自己答应了将女儿许给苏落,皇帝也不会答应,不仅是因为两家联姻,会威胁到皇帝的权力,更是因为,叶予乃去往齐梁和亲的合适人。

    可侯爷却没想到,朝堂之上,这样大的阵势,皇帝就直截了当地驳回了苏落。

    侯爷正思索着,忽而就听到苏落的声音,瞬间朝堂上下,都渐渐安静。

    苏落立在堂上,声音清亮,“家国一体,圣上既顾国,国家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圣上天戴其苍,地履其黄!四海来朝,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如此盛况,必然来日方长!圣上何故如此忧心,臣子的家事,还希望圣上能成全!”

    皇帝面色逐渐不似之前那样难看,垂着的眼,等苏落说话完,才略微抬起来,注视了苏落。

    随后才道,“苏大人,若是有所想法,我赐几个宫中貌美如花的女子,送至你府上去!那便是再好不过了!若是迎娶侯府家的女子,着实不妥。”

    苏落神色忽而黯然,“圣上言重了,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但苏某不过一介鄙陋小官,无福消受皇上赐的宫中女子!圣上向来爱民如子,既是如此,百姓姻亲,何来不妥?”

    大宁国这一朝,开国以来,还没有过女子和亲,更没有过割地赔款,如此硬气的朝代,向来是国民的自豪。

    这样的盛况,一来是因为有先帝的治国安邦有方,励精图治,二来的因为先帝在时的那一派朝臣,都是先帝精挑细选的。

    人存政举,先帝在位时,众星拱北,政治主张顺利贯彻,先帝不在了,政治主张难以继续保持。

    所以,后来先帝故去,皇帝登上皇位,皇帝不喜那些老臣,先帝在位时,一部分老臣不赞成立他为储君,后来没想到最终还是他做了皇帝。

    此一时彼一时,新皇上位之时,朝廷就开始大换血,侯爷是当年先帝的心腹,本来也在被罢官的官员之中。

    但侯爷有真本事在身上,皇帝也不便轻举妄动,更何况当时的边境,才稍微平定,如若没有得力的人手在戍守,只怕边境会沦为夷人之地,所以侯爷至今,都还一如当年盛况,侯府也永保未衰。

    若君主贤能,做将军的领兵打仗、视死如归、拥政爱民,不是为了官运亨通,而是真心为国为民,如若君主不贤能,政由己出,做将军的,保家卫国后,反而被君主当贼人防着。

    如果当朝出现了和亲所以当苏落问到何来不妥之时,皇帝是挂不住面子的,也不好回答,总不能说要将叶予送往齐梁和亲吧!

    下面的朝臣,虽说有些谄媚逢迎,但大方向他们还是需得坚守,不可以随便改动,像和亲之事,此朝还未开先例,和亲之事也只是在议论商讨,并未大肆传扬,所以众朝臣并不知情。

    如若皇帝贸然提出,必然会遭到权臣的反对。

    其身正,不令而从,皇帝如若往日励精图治,下面的朝臣面对迫不得已的和亲,或许也不会反对。

    所以朝臣有阿谀奉承的,必然也有刚正不阿,一心为国为民的,大事来临时,只有保住了国,才有他们的官运亨通,像割地赔款这样的事情,朝臣可有话说了,和亲之事也有话说。

    皇帝最不喜有人管着,只每日沉湎酒色歌舞,日日宿醉于贵妃的凤雪阁里边。

    叶予望着玉阁漆红雕花窗,看着外面的玉兰花,白如雕刻打磨好的玉片,夏日里的日头,烈热如火,映照着玉兰花,分外闪光。

    玉兰树的树枝与主干处,还有新抽的嫩芽,翠色欲流。

    皇后娘娘已经下了家宴,回寝宫时,是公主顾优一同陪进来的,娘娘面色惨白,还泛着淡灰色,着实虚弱。

    众亲眷都已经出宫去了,此下叶予在皇后寝宫里,已经替皇后诊病好了,弄清楚的事实,竟没想到,这打草惊蛇,惊出来的蛇,是这样的!

    她眼睛有些润,面色极冷。

    皇后娘娘入了寝宫,就径直躺到了玉阁冰丝雕花床上,轻喘着气息。

    顾优面露忧色,对叶予道,“娘娘每日都是如此,今日还是饮了些许参汤,才吊着精神,见了那些官眷夫人小姐。”

    顾优还是一如之前天真,只是面上多了几丝乌青,多了几分忧色。

    娘娘躺着,勉强提了眼眸,“予儿,此事……”

    叶予看着她,神色眉眼中有坚决,“娘娘,此事需得有个了结,你若一直这样忍气吞声下去,您这宫中上下,都留不住一个能安然活下去的。”

    许义先前,只静静提点着叶予,全程都是叶予一人在处理,既然事情都明了了,她便只站在一旁,吩咐皇后娘娘的贴身嬷嬷去煎药。

    “慢着!”叶予注意到出去的嬷嬷,出声令道。

    顾优不解,蹙眉惊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即便以前顾优再天真,如今她也不敢轻信她人,哪怕这是她母亲从母家带来的贴身嬷嬷。

    叶予走上前,看着里面的药方,问道,“娘娘平日里,都是在太医院拿了药回来煎药么?”

    嬷嬷恭敬,停下来回道,“回姑娘,以前娘娘病情,不似现在这般严重,喝的药也不像现在这样多,都是由太医院配好药方,再由御药房将药煎好,送过来……”

    “那如今呢?”

    嬷嬷又回道,“后来娘娘病重,太子正如今日小姐这样抽丝剥茧,一层一层问了下去,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但太子也吩咐我们,直接由我们宫中的人,去太医院领药,拿了药回来,再到这宫里煎药,全程都是老奴一人经手,没有假手于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