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六章(北天君大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缘杏面容灼热,几乎无法与羽师兄对视。

    她低下头,细声喃喃“知道了……”

    但饶是如此,弦羽还是重复一遍“我想念师妹,很想,很想。”

    “……噢。”

    缘杏局促地点点头,脸更红了。

    然而弦羽似乎并没有改变两人的姿势、结束现状的意思,他继续说“如果师妹还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继续向师妹证明,直到师妹没有不安为止,直到师妹足以看清我的真心。”

    弦羽捉着她的手,将手指嵌进她的指隙,让两人十指相扣。

    缘杏开始另外一重层面的不安。

    这两年,不知是不是因为师兄逐渐沾染上了权力,他有时候似乎会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势,强势得让缘杏有些招架不住。

    她连忙道“我知道了,我已经明白了。师兄……还像以前一样喜欢我就好。所以……”

    缘杏暗示地推了推师兄的胸膛。

    弦羽道“师妹不用客气,如果还有不确定的感觉,大可以说。”

    缘杏“……”

    缘杏低头舔了下嘴唇,面颊已红得滴血。

    因为师兄吻了很久,还吻得很用力,她的唇瓣也有些红了。

    弦羽注意到缘杏唇瓣的变化,一顿,垂眸,右手探去,拇指轻轻碰了碰她的嘴唇,眼底既有心疼,又有愧疚。

    “抱歉,我太着急了。下一回,我会耐心、小心一点的。”

    师兄这样的话,反而让缘杏更不好意思。

    “没关系。”

    缘杏低低地说。

    恍然间,缘杏产生了一丝自己是祸国妖妃的错觉。

    不过,弦羽此时的眼神,已然溢满温柔,恢复成了缘杏熟悉的、爱慕的那个羽师兄。

    缘杏凝了凝神,安定下来。

    她推了推师兄,坐起神,算了下时辰,觉得还有时间,便问“师兄,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聊聊……关于我们将来的事。”

    “什么?”

    弦羽本来想去更衣,听缘杏这么说,便索性坐下来,耐心听她说。

    缘杏深呼吸一口,从袖中取出一卷锦书,在自己与师兄面前铺开。

    “这是我几个月,构思的天庭改制方案。”

    缘杏说。

    即使她是思量了很久才决定认真写下来给师兄看的,但真的放到羽师兄面前,她还是有些紧张。

    缘杏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要吓得发颤,尽量表现出有底气的样子。

    她说“我与师兄都没那么喜欢天帝天后之位,既不垂涎名利地位,也不喜欢繁重的工作。但师兄血脉在此,难以回避责任,而天庭之事如此繁忙,长此以往,我怕我与师兄……会迷失自我。”

    缘杏顿了顿。

    “所以,我想以后,如果真的轮到我与师兄继任天主,我们可以改制。”

    弦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静静地等着缘杏的想法。

    缘杏呼吸微屏,还是有些紧张。

    将自己这样的想法拿出来讲,缘杏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

    她想了很久,连对两位狐君都没有说过,可对旁人不太说的出口的话,她却愿意告诉羽师兄。

    “天帝生而为天主,万年来始终如一,因此天庭长久以来遵循古制,事事都由天帝本人亲力亲为。”

    “不过,上古时,凡境稀少狭小,神仙数目也不过上百人。而如今,仙界管辖三千凡间世界,仙境幅员辽阔,各方帝君上神仙官足有数万人之多,早已今非昔比,再遵循古制,中心天庭压力太过繁重。

    “天帝勤政,且经验丰富,修为高深,尚能承担此责。而我们小辈,道行微薄,处事生疏,只怕要重复天帝天后那样的工作,实在太过困难。”

    “世间常有君子,持治国之策面见天子,求伯乐,谋前程,请君王纳谏。我也想效仿此行,说一说自己的看法,听凭指摘。”

    缘杏素手指在自己拿来的锦书上,缓缓对羽师兄解释“我们可以近一步分权。将现在送到天帝天后手上的文书,分门别类,交由具有专长的仙官处理。

    “设定恰当的规章制度,按照章程办事,将效率提上去。

    “建立三重审查机制,尽量避免出错。

    “再建立一个独立学院,专门培养替天帝处理天庭事务的仙官,考核通过上任。等第一批培养出来,再让他们一批带一批,逐渐细化。

    “每年进行考核和公开会议,根据不断变化的情况,调整仙官们的出事方向,避免僵化。

    “据我所知,有许多仙官其实都有独到的看法,将权力下放,也有利于他们施展。”

    缘杏一项一项向羽师兄解释她的想法。

    不过,缘杏如今虽然跟狐君还有北天君学了一些处理仙界事宜的方法,但毕竟年轻生涩,经验也不足。

    她自己也知道,这些构思肯定会有不少疏漏,说不定实际操作起来是行不通的,在真正稳重的上仙上神看来,会显得幼稚可笑。所以,她跟羽师兄说的时候,姿态放得很低,一边慷慨激昂,一边又分外谦逊,显得惴惴不安。

    毕竟,她能想到的事,羽师兄作为太子被培养多年,又如何会想不到呢?

    终于,缘杏费劲地说完。

    她有些脸红,略略低头,身后的九尾胡乱摆着。

    她问“师兄,你觉得怎么样?”

    弦羽面容沉静。

    过了一会儿,他抬手,摸了摸缘杏的头。

    缘杏翘翘的狐耳,被摸得放平了。

    “师妹如此为我着想,我很高兴。”

    弦羽眉间舒展,柔和地望着缘杏。

    “师妹的想法很好。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素来知道师妹聪颖,但没有想到,师妹已经进步到这种水平,实在令我惊叹。”

    “但是……?”

    缘杏听着弦羽的语气,总觉得还有后话。

    弦羽略一偏头“什么但是?”

    “嗯?”缘杏眨巴眸子,“师兄,你是真的觉得可行吗?”

    “师妹为什么有所怀疑?”

    “因为,如果你是真的觉得可行,为什么没有开心的表情呢?”

    弦羽一怔。

    他碰了碰自己的脸。

    这些日子,他看的文书和建议太多,见识到的事情太多,心情变得沉重,似乎也有些麻木,常常听一句而知完整。不知不觉,已经很久没有过发自内心的欣喜,好像也没有多少事能撼动他的情绪。

    除了见到师妹时,依然能涌现出年少时那种冲击的情动,对别的事,仿佛都可有可无。

    就像是此时,他觉得师妹的想法很好,也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也很清楚,这样的帮助杯水车薪。

    只要真的继任天主之位,就很难再有清闲,甚至很难再保有自我。

    他们已经无法再回到从前。

    他所能做的,就是将自己的责任加得再重一些,让师妹得以喘息。

    弦羽调整了一下表情,变得温和了一些,他望着缘杏,眼神柔和似水。

    弦羽笑言“师妹多虑了。师妹的想法,我不敢说一定可行,但也认为可以试试。”

    说到这里,弦羽稍作斟酌,道“当然,现在谈这些,可能为时尚早。但我们可以先记着,等真的要我们继位了,再慢慢尝试。”

    “嗯。”

    缘杏也知道这件事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办成的,但现在至少有了努力的方向,能得到师兄的肯定,对她而言已经是意外之喜。

    只是……

    缘杏看着弦羽的神情,心中淡淡的不安仍未消散。

    她的手指,在弦羽的掌心轻轻勾了一下,问“羽师兄,师父与东天女君的婚宴,你能去吗?”

    羽师兄现在如此忙碌。缘杏担心,他连步出天庭、去见证他们师父大好日子的机会都没有。

    而弦羽一顿,回答说“师父与东天女君成婚,北天宫与东天宫合并为东北方天宫,是仙界一等要事。

    “中心天庭自然要派有分量的人出面,父君母君公务繁忙,最多也就露个面,不可能坐下来吃席。

    “我是天庭太子,又曾是北天君弟子,与北天宫有渊源。因此会派去的人,多半是我。”

    “这么说来,师兄可以去了?”

    缘杏喜上眉梢。

    弦羽看着杏师妹这般高兴的样子,连捉着他袖子的手都捏紧了,也不禁跟着她升了几分情绪。

    “嗯。”

    弦羽弯眉,摸了摸缘杏的长发。

    北天君的大婚,举行在半年之后。

    此时,位于四方天境东北面的新天宫已经落成,正值春风送暖、繁花锦簇的良辰佳时。

    北天君与东天女君的婚礼,极为隆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