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0章 Chapter 110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邀请函是云青岑手写的, 他写得一手好字,初高中时练过硬笔书法,标准的行楷, 潇洒又不至于让人看不清写的是什么,邀请函请了专人设计,用了一大堆工艺, 怎么看怎么美,毕竟是他的第一次画展,云青岑还不觉得如何, 滕璟一定要力求完美。

    虽然受邀的都是一群完全不懂画的人。

    除了云青岑那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抽象派”画作以外,还有孤儿院的孩子们画的画。

    摆在一起,反倒显得云青岑的画更加莫名其妙。

    然而云青岑自觉很美, 开展的前一天晚上还带着滕璟一幅幅欣赏。

    滕璟这些年睁眼说瞎话, 吹彩虹屁的本事日渐增长, 能把瞎话说的白日见鬼。

    “这幅最好。”滕璟看着一幅可被称作“五彩斑斓的黑”的画。

    云青岑看着那副画,底色是深红加普蓝调的黑色, 但他嫌黑的不彻底,直接去买了一罐黑色颜料, 黑得死板但他很满意,再把一堆乱七八糟的颜料覆上去,用刮刀胡刮一通,别说, 还挺能唬人。

    至少云青岑自己现在看着这幅画,都在思考自己画这玩意的时候在想什么。

    开展的时候, 那群不懂画的人也开始对着他大吹特吹, 好像云青岑真的是某位不出世的天才艺术家。

    云·天才艺术家·青岑, 十分坦然的接受了无数夸奖, 并且在这些闭眼说瞎话的夸奖中觉得自己离艺术家无限接近。

    “云先生。”穿着西装的男人似乎是个混血儿,身材高大,就像个西装衣架子,深邃的五官和小麦色的皮肤,让他看起来有一种野性的美,他走到云青岑面前,甚至没有给滕璟一个眼神,只对云青岑说,“我在新开的餐厅订好了位子,希望云先生今晚能赏光。”

    男人很年轻,可能还没过二十五岁,正是刚熟悉社会的游戏规则,又抱有巨大自信,自信到自傲的年纪。

    云青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云青岑的眼睛,直到云青岑微笑着问:“还有其他人吗?”

    男人松开了口气,自以为风度翩翩地说:“是我仰慕云先生的才华,只想跟云先生单独聊一聊。”

    “不能带家属吗?”滕璟在旁边微笑着问,“如果不行就当我没问。”

    男人愣了愣,他抿了抿唇,纠结了几秒之后才说:“如果云先生想带的话,我没有意见。”

    云青岑觉得站着有点累,自然的靠到了滕璟身上。

    周围有人侧目,但云青岑不为所动,他穿着一套深蓝色的定制西装,像是刚从谁家走出来的大少爷,这个颜色更衬得他皮肤雪白,他微微仰着头,看着男人的脸。

    一张年轻的,无知无畏的,令人想毁掉的脸。

    滕璟不动声色的拍了拍云青岑的肩,云青岑冲男人笑道:“好啊,画展结束后我们一起去吧。”

    男人的表情有些古怪,看着滕璟的目光充满了敌意。

    滕璟安之若素,甚至还好脾气的冲男人笑了笑。

    这次画展一共卖出了六幅画,卖价甚至比不少小有名气的画家高,无论买家是真的欣赏云青岑的话,还是拍云青岑马屁,云青岑都很受用,那幅五彩斑斓的黑卖出了最高价,买家正是请云青岑和滕璟一起吃饭的年轻男人。

    男人叫楚阳,画廊的老板,家里有个业内闻名的古董拍卖行,富二代。

    不过云青岑见多了富二代,富二代在他眼里不值钱。

    跟楚阳有接触,也不过是因为需要场地举办画展,两边一接触,楚阳不仅不收场地费,并且画展相关都是他让人去跑,还买了云青岑那幅不知所以然的画。

    画展结束后,云青岑和滕璟一起上了车,两人坐在后座,楚阳坐在副驾驶座上。

    楚阳:“云先生这么有艺术天分,为什么不朝这方面发展呢?反而总是待在孤儿院里,做慈善当然也好,但有时候个人的追求也很重要,我认识几个国内外都比较知名的画家,云先生要是有意朝这个方向走,名气大的老师比较重要。”

    云青岑笑盈盈的看着楚阳,楚阳抿了抿唇,朝云青岑微笑。

    这个微笑带着自信与骄傲,云青岑的嗓子忽然有点痒。

    “楚先生这么忙,不好吧?”云青岑轻声问。

    楚阳:“忙不忙总是因人而异。”

    有些话点到即止,楚阳不再说话,全程没有给滕璟一个眼神,滕璟倒也不在意,目光一直带着笑意。

    这几十年,像楚阳这样的人他见得太多了,这类人对云青岑来说就像调剂品,云青岑不会把他们当对等的人来看,滕璟从不担心云青岑会变心。

    对滕璟来说,云青岑是个很好懂的人,把他当一个小孩子看最好。

    他有孩子的好奇心,想要驯服一切他见到的东西,拥有天真的残忍。

    他的残忍不是生来就想做坏事,就像小孩子会撕掉蜻蜓的翅膀,拔断蚂蚁的腿,掏鸟窝捏碎鸟蛋一样,他们不会觉得自己在做坏事,也不会觉得自己的行为是残忍的。

    他们只是忽然想到,然后就那么做了。

    云青岑也是这样,他不会考虑别人,也不会考虑自己的行为本事,他只是想做,然后就去做。

    吃饭的时候,滕璟就看着楚阳对云青岑“暗送秋波”。

    楚阳显然不把滕璟当回事——哪怕滕璟各方面条件都比他出色得多,但在楚阳看来,一个人看久了总是会腻。

    云青岑也是男人,是男人就会有劣性根,没道理滕璟可以,而他不行。

    然而楚阳并不了解云青岑,吃饭的时候无论他怎么献殷勤,话题总围绕在云青岑的画上。

    云青岑听了一会儿之后就听不下去了,鬼知道楚阳为了接近他做了多少功课——楚阳说的关于绘画的东西,他根本听不懂。

    自从身边有了滕璟之后,云青岑的耐心越来越差,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楚阳会这么蠢,难道楚阳一点都不会看眼色和气氛吗?

    这样的蠢货,都不值得他多说几句话。

    吃过饭之后,楚阳还邀请云青岑去自己家里坐一坐。

    云青岑皮笑肉不笑地说:“我晚上跟滕璟约好了去看电影,下次吧。”

    对云青岑来说,这就是非常明显的拒绝了。

    楚阳的表情肉眼可见写满了失望,他想送云青岑回家,再次被云青岑拒绝了。

    “我听说你住着的那个小区比较老了。”楚阳还想再挣扎一下,“我这儿有几套房子……”

    这次不等云青岑说话,滕璟打断了他,滕璟笑着说:“我们在现在那套房子里住了几年,已经有感情了,倒不是钱或房源的问题。”

    楚阳看向云青岑,云青岑也只是冷淡的朝他笑了笑。

    楚阳抿着唇,只能说:“那下次……”

    云青岑已经站在了街边。

    滕璟态度和煦地对楚阳说:“有追别人爱人的时间,不如把心思放在其他事上。”

    楚阳冷冷地看着滕璟,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后槽牙:“滕先生是担心青岑……”

    滕璟的表情突然变了,刚刚那个温声细语的不是他,他的目光里满是不屑,带着浓浓的居高临下的意味,滕璟轻笑道:“谁允许你叫他青岑的?”

    “更何况,我从来不担心。”

    滕璟的目光中带着怜悯:“你对青岑来说,连路边的路灯都比不上,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

    “车来了。”云青岑发现滕璟还在和楚阳絮叨,轻皱着眉头喊道。

    滕璟:“楚先生,言尽于此。”

    滕璟走向云青岑,两人一起坐上了出租车。

    只有楚阳在后面看着他们的背影,他并不觉得自己比滕璟差,他对自己的外貌一贯都很有信心,他也比滕璟更有钱,为了追求云青岑,他甚至去了解了云青岑的所有兴趣爱好,只要云青岑跟他聊天,他总能找到话题,接得上话。

    他跟云青岑之间唯一的障碍就只是滕璟而已。

    “年轻人天天想什么不好,想怎么挖人墙角。”云青岑揶揄道。

    滕璟:“这么多年挖我墙角的可不少。”

    云青岑大言不惭道:“挖我墙角的也不少。”

    云青岑并不觉得有人挖滕璟值得生气,这只能证明滕璟有魅力,而这个有魅力的男人属于他。

    甚至越多人看滕璟,云青岑只会觉得越爽。

    滕璟拉住了云青岑的手,他凑到云青岑耳边问:“去超市吗?”

    云青岑:“家里的用完了?”

    “去一趟吧。”云青岑咬了咬滕璟的耳垂,“我不喜欢草莓味。”

    滕璟轻笑了一声:“那就买香蕉味的。”

    出租车司机在云青岑的要求下转头去最近的超市。

    就在云青岑他们要下车的时候,司机忽然说:“我觉得橙味最好。”

    云青岑和滕璟一起看向他。

    司机耸耸肩:“我说真的,我觉得比草莓和香蕉的好。”

    云青岑挑眉笑道:“好,那我们试试。”

    司机比了个手势,再次开车上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