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3、小媒人热心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莫怕梢梢~~你要勇敢噻,莫怕,晓得么?”

    “莫要打架,要做好宝宝,我不在,打架不是你的强项。”

    “他们要是欺负你,你就哐哐给他两耳屎,晓得不?”

    “你要是打不赢,你就叫嘛,叫的好大声的那种,榴榴就好会叫。”

    “你要找老丝~~也可以跟我嗦,我打电话骂梢梢~”

    ……

    马兰花从厨房到客厅,进进出出好几回,一直听到小白教墩子打架要勇敢,不能哭,实在听不下去了,对躺在摇椅上优哉游哉的白建平说:“老白你管管你的娃娃,听听她说啥子,自己老打架,还教墩子打架,这个瓜娃子!”

    说完她就又进了厨房,小白从教学中抽出时间,朝厨房喊道:“我都听到唠,舅妈你又说我是瓜娃子!”

    马兰花半个身子从厨房探出来,怼道:“我就是说给你听的,瓜娃子!瓜娃子瓜娃子!”

    小白气愤地说:“你还是老马咧。”

    “……”

    马兰花第一时间不是怒视小白,而是怒视白建平。

    白建平赶紧撇清关系:“这绝对和我无关,我没教过她这些。”

    “嘿嘿嘿嘿~~”小白暗戳戳地笑。

    马兰花怒视小白:“瓜娃子过来吃莽莽。”

    “你为啥子喊我瓜娃子?”小白质问。

    “你不也这样喊榴榴吗?”

    “榴榴就是瓜娃子嘛。”

    “你也就是瓜娃子。”

    小白嘀嘀咕咕,说自己被气的鬼火冒,让舅舅管一管他婆娘。

    白建平权当没听到,他要是管得住,他就成不了今天的白建平,他可能穷困潦倒在街头,每天喝的烂醉如泥,一事无成。

    现在他虽然依然一事无成,但至少有个很不错的家庭。

    “你为啥子教墩子打架?”马兰花问道,管教小白的任务最终还是落在她身上。

    “墩子打架输了,他哭了,好惨嗷,梢梢那个屁儿黑!”

    小白同仇敌忾,虽然和墩子相隔千里,但是依然为小伙伴气愤,恨不得拳打时梢梢,脚踢枝枝。

    “那你也不能教他打架,遇到啥子事我们都不能打架,要找老丝,找家长,要讲道理嘛~”

    小白活学活用:“舅妈,你讲道理你就不要喊我瓜娃子了嘛。”

    “你莫让我看着烦我就不会喊你瓜娃子。”

    小白听了这话,吃完饭就扛着自己的枕头被子和娃娃,说要搬家去小红马,找奶奶,今后和奶奶住,不和讲道理的舅妈住了,舅妈自个儿玩吧。

    “你就这样走唠?”马兰花坐在餐桌前,纹丝不动。

    “走唠,哼!我是个好娃娃,我才不是瓜娃子!”

    小白哼哼唧唧的,扛着自己的家当真的出了门。

    白建平要去把小朋友追回来,马兰花让他坐着不要动,大声说:“我后天就要走唠~~~~~”

    门口空空荡荡,一只袜子被风吹了过来,小朋友已经走了。

    白建平说:“那谁的袜子?我去看看。”

    “不用去,小白会回来的。”

    “她已经走咯,我去追回来。”

    “你急个啥子嘛,坐着!”

    “我去捡袜袜嘛!”

    白建平走到门口,弯腰捡起地上的袜子,忽然看到走廊上有个小朋友看着他嗬嗬尬笑。

    小白抱着她的家当贴墙站着,根本没有走呢。

    白建平笑道:“快回来快回来,你舅妈舍不得你走,她后天就要去小小白那里了,你在家里多陪陪她嘛。”

    小白小声说:“舅妈老是骂我,我好气嗷。”

    白建平:“她也经常骂我噻。”

    “那是你活该嘛。”

    “……”

    “舅舅,我都不晓得啷个嗦你,我……”

    “那你就不要嗦嘛,进屋去,你舅妈舍不得你走。”

    “爪子?”

    “你舅妈舍不得你走,但是她嘴巴硬,她不肯说,她就是个屁儿黑。”

    “嚯嚯嚯~~~~”

    小白跟着白建平又回来了,马兰花果然只是看了她一眼,继续吃饭,什么也没说。

    马兰花心里还是很在意的。

    白建平朝小白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我就说了吧,你舅妈其实舍不得你走。

    搞清楚了这点,小白就牛逼大发啦,她把被子和枕头布娃娃一股脑丢在沙发上,爬上去,躺下来,把鼓鼓的小肚子朝天花板搁着,大声嚷嚷:“舅妈~~给小宝宝拿瓶小熊来喝喝噻。”

    马兰花放下筷子,看了她一眼,起身去了厨房,拿着铲子出来了。

    小白吓的一骨碌爬起来,准备开溜,但是又一不小心,一只脚踩在沙发的那个坑人的洞里。

    “救命吖~~~~~莫要打我嘛,我是个好娃娃,我只是有点调皮嘛,舅舅——你快救我嘛,舅妈要杀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