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二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932章

    阮棠听的出神。

    虞归晚等人也缄默静听。

    阮岚鼻子一酸,突然很想那个总是气她到半死的臭姐夫。

    明明那么坏,怎么就突然躺到了地下,不是说祸害遗千年么?臭姐夫明明还很年轻的。

    阮岚悄悄抹掉眼角泪水。

    其实这些日子她也很伤心,之所以没心没肺大口吃饭按时睡觉,无非是掩饰内心的难过。

    痛苦的人已经足够多了,总要有人成为太阳,带领痛苦者走出黑暗。

    阮岚。

    愿意做这一束光。

    阮岚打起精神,略微嫌弃道:“姐,别听了,我们走吧。说书先生讲的太过夸张,平掉九王殿又不仅仅是臭姐夫一个人的功劳。”

    “听完吧。”

    阮棠温柔笑了笑,熟悉的温柔笑容明媚到让阮岚世界都晃了晃。

    “啊,好……”

    阮岚呐呐应道,心中狐疑姐姐大人莫非从悲伤中走了出来?

    阮岚思索之际,那一楼的说书先生也唱完小曲,在周遭一片遗憾与缅怀的叹息声中,向诸多看客抱拳一拜后,孤单背着包袱走出酒楼。

    秋月城中有不少酒楼,说书先生在这家酒楼说完后,又去了另一家。

    同样的一段故事与小曲,说了唱了整整一天。

    而阮棠。

    也跟着听了一天。

    天色渐晚,在城镇最角落酒楼讲完今天最后一场故事的说书先生没有着急离开。

    而是自掏腰包买了一盘下酒小菜,取出包袱中早已备好的酒水,默默喝着酒。

    说书先生年纪很大,身着满是补丁的黑色长衫,看摸样已经六七十岁,体内没有任何灵气,是个不折不扣的普通人。

    喝酒时也仅仅只是小抿一口,面上露出十分知足的表情。

    他一边拍着长衫下的大腿,一边摇头摇晃,哼着那首唱了一整天的小调。

    期间有不少沉迷于故事中的修士或普通人,主动上前交谈,老者也会笑着附和一两句。

    只是对于他们额外的打赏,却分文未取。

    “老先生怪的很,来此城三天了,每家酒楼都走一遭,讲清风大帝的事迹。不收打赏,不接馈赠,每场演出只收一片银叶子。”

    店小二面上含笑,说道:“所以各位老爷们,就别叨扰老先生了。”

    “原来如此。”

    不少人恍然,不再多做无用功,遥遥举着酒杯一敬,说书先生也会回敬。

    酒楼靠窗的位置。

    阮棠一行人坐在此处,点的是两盘牛肉与一壶酒。

    阮岚一边吃,一边埋怨道:“姐,跟着跑了一整天,吃完该去了。”

    “小姨,食不言寝不语。”徐依依糯糯道。

    “哈?”

    阮岚双手用力捏了一把外甥闺女的脸蛋,皮笑肉不笑道:

    “你这小丫头,还敢教训小姨了?我是担心你娘触景生情懂不懂。”

    “错了,错了小姨。”

    徐依依疼得泪眼汪汪。

    虞归晚扶额:“阮岚,别欺负依依了。”

    徐平安没有理会小姨与姐姐的闹腾,而是直勾勾盯着说书先生。

    后者似有所感,向徐平安颌首微笑,只是那满头白发在昏黄灯光中格外显眼。

    “老先生,清风大帝的故事我祖上那辈子就开始听了,能不能讲点新鲜的?比如八荒大帝,金石大帝。”

    有人起哄道。

    有些醉醺醺的说书先生嘿笑一声:

    “我啊,来自东荒域的一个偏僻小国石国,那里富饶宁静,从未被战火席卷,是世外桃源。”

    听到说书先生开腔说以往。

    闹哄哄的酒楼渐渐安静下来,只有烛火噼里啪啦燃烧的轻微声响。

    “三十年前,有只妖兽在石国大开杀戒,根本无人能够制服,为了活下来,石王为了民众活下去,主动献祭童男童女供奉住那只妖兽。但暗中,却派了太子殿下向外界求援。”

    “石国边缘有座仙山,每年向其进攻各种灵株,太子在山门前跪了几天几夜,可那些宗门不但没有出手,反倒瞧见妖兽实力强横,主动将求援之事说出。”

    “妖兽大怒,石国生灵涂炭。”

    “其实能理解,仙域本就弱肉强食,一个连筑基修士也不曾出过的小国,谁会放在心上?”

    说书先生声音渐渐嘶哑:“那些宗门不但没有出手,反倒瞧见妖兽实力强横,主动将求援之事说出。妖兽大怒,石国生灵涂炭。”

    “太子急忙赶回石国,亲眼看到父王与母后死在眼前,尚在襁褓中的妹妹成为妖兽口食。”

    说书先生握紧拳头,惨然一笑:“太子好恨,恨自己不是修士,恨自己没有灵根,恨自己不能杀掉这头妖兽。”

    “你们说,饱读圣贤书却手无缚鸡之力的太子,应该怎么办?他能怎么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