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五章 永明灵塔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洛家兄弟二人在山道上缓步走着,这些路洛吟桓都走过,但所见的景致却大相径庭。

    黄泉为志掩守山人时,这林间密布的大多为地缚灵,后来阿七将其烧毁后也只剩荒草了。但如今,洛吟桓满眼都是奇花古木,甚至还有诸多百年难得的药材。

    “真是奇怪,这座志掩山,我怎么像从没来过?”洛吟桓叹着。

    “你当下所见,该是齐旻为政末年的志掩山。”

    “他当政的,末年?”

    “也就是永明塔刚建好之后。此处灵力充沛,山中花木滋长盎然,它们除了品种珍贵以外,还带着世所罕见的灵性。所以,有穷百姓认定了志掩山峦是神灵属地,他们对山间沙石草木都崇敬得很,除了跪拜外从来不妄动。”

    洛吟桓好奇的瞄了眼身边的参天古木,“神庙也算了,但对着树木花草伏地跪拜,这是什么习俗?我以前在有穷传说里还从没听过。”

    “凡人的习俗,总是源于畏惧,对于他们不可知、不可解的事,就总要归于仙神,有穷国民也不例外。”

    “那如果动了又怎么样?难道真会触怒神明?”

    “不知道,你或许,可试试。”

    洛吟桓一听就偃旗息鼓的缩了缩身子,这些日子来不合常理的事太多,他不想再旁生枝节。

    到了,走到塔下洛吟桓才真正看清楚,这层层的高塔,果然玲珑巍峨,塔檐上挂了溪石做的风铃,它们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永不断不绝的水流声。

    “哥,这座塔身,建得还真是精妙,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有威严感的高塔呢。”洛吟桓跟着苏玦、越千泷屡屡历险,论见识也是有几分的,但对眼前的建筑,他就是有种说不出口的叹服,与它相比,北域的大乾宫、丰都的乌有成、甚至于冥钥大殿跟龙绡宫都相形见绌,这怎么看,也不像凡人能造出来的。

    “哥,你说这座塔,它是凭空出现的?”

    “不是凭空,它随着五大祭坛一同出现。”

    有穷国、齐旻、五灵血阵、还有蔺珩跟天炽……千年前的种种传言交织在洛吟桓脑中,让他才理出的一点思绪也乱了。

    “那哥你知不知道,有穷的百姓为什么不愿参拜無栾吗?”

    “或许,就是因为它,”洛言无所顾忌的触摸着塔身,不过须臾,他的瞳孔便骤然一收,之后就更加确定说:“众人所抗拒的,并不是‘無栾’这位新神,而是供奉着無栾的玲珑高塔。”

    “他们害怕一座塔?为什么?”

    “因为这些石料,跟焉茴所找到的玄冰,同出于一处。”

    洛吟桓听来便问:“齐旻,他这些石料难不成也是去西境找的?”

    “不是西境,而是,鼎湖。”

    鼎湖又是什么地方?察觉到洛吟桓的好奇,洛言倒没再往下深究。

    “哥,我们现在,还进去吗?”

    “我进去,你留下。”

    “为什么?”洛吟桓一听就窜到了洛言身前,“哥你是不相信我,还是觉得我会碍着你的事?”

    “我是顾及你的安危。”

    顾及安危,看来这永明塔里果然另有玄机。

    “我要去!哥,这志掩山模样大变,其中也不知有什么古怪,与其一个人呆着,我当然要跟哥哥在一起更安全。”

    “好,我倒没想得这么周全了,”洛言一听就态度立变的拉住了这人的手,温言:“那哥哥就带你一起去。”

    奇怪,洛吟桓动了动五指,可自他被洛言拽住,他的左掌就动弹不得,只能依洛言摆布着。

    两人走到了塔门处,当洛言踏上台阶时,这灵塔的大门也瞬间开启。

    他们终于走进其中,洛吟桓才觉得这灵塔跟其他没什么差异,论摆设装潢,还比其他神塔肃静些,他仰头往上一看,这阶梯层层绕绕的,往上望过去根本没有尽头。

    “哥,这塔有这么多层呢,我们到底,得爬到什么时候去?”

    “静心便好。”

    静心?洛吟桓一瘪嘴,不知多久过去了,虽然不曾停歇,但他也不觉得累。

    “哥,”实在出于无聊,洛吟桓才又问:“你让王爷他们在这里跟我们汇合,难不成王爷,他也是在这塔里吗?”

    “他们在乌有城。”

    乌有城?!那是从前的丰都城主赤予所居殿宇,在赤予离世后也废弃了。

    “现在灭境临世,那王爷他们可安全?”

    “放心,子翎,他毫发无损。”

    公孙翎跟焉茴在乌有城,那中途离开的孟青阙呢?是不是跟他们汇合去了?洛言将这两波人分开,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在想什么?”

    “哦,”被打断的洛吟桓沉着应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青阙如今孤身一人,要是有什么意外,他会不会……”

    “你怎么担心起他来了?”

    “虽然性子一直不合契,但我跟青阙好歹是共患难过的故交。”

    “你的剑术,是不是承袭于焉茴?”

    “对,”心知这人深意的洛吟桓主动说:“孟青阙是太华的人,他并不属我北域子民,而且我会与他相识,都是因为王爷早年常带我去太华祭拜的缘故。但哥你放心,我绝不会因为这层关系而舍了焉茴去偏袒孟青阙的。”

    洛言没应声,走在后头的洛吟桓也不知他是什么神情。

    “我们到了。”洛言停了步子。

    “到了?”

    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一道拱门,这所用的玄色石料中呈现着暗暗的金色,一时让洛吟桓想起了应龙之鳞。

    “哥,这就是塔”

    “没错,这里面,应该供奉着無栾神像。”

    两人进去也没遇到什么阻碍,刚跨出几步就到了内室,里头空间不大,但洛吟桓显然感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寒气。

    “怎么是空的?”在塔内仔细查看后的洛吟桓问,“哥,你不是说有什么神像的?”

    看来自己猜错了,洛言应说:“这座神塔跟不周山后的妄海一样,是个建来吞取人灵的地方。”

    “吞取,人灵?”

    “对,为五灵血阵所吞噬的人灵魄,最终都会汇聚于此,永明塔,根本就是齐旻所造的灵器,什么参拜新神無栾,只是他用来蒙骗百姓的幌子。”

    灵器,这个洛吟桓听易潋音提过,它本指能储存精魄的法器,古时也是被西境织幻师所掌握的秘法,但因灵器对用料跟铸法都太过苛刻,久而久之也在西境失传了。

    “如今用五灵血阵收来的人灵,也都在这里。”

    洛吟桓闻言又寻了一圈,但四周空空的,哪见什么器物,“哥,你指的灵器,该不会……是整座永明塔吧。”

    “没错,那些魂魄,都跟永明塔的每一分砖石融在一起了。如今他所缺的,就只是五大灵族,还有五灵阵柱。”

    五大灵族,五灵阵柱,一路上洛吟桓已经听洛言说起过这些,如今到永明塔中,洛吟桓也终于明白,公孙翎开始是不知五灵一事的,否则,他也不会把聚集在手中的筹码全数让给沧溟。而至于洛言为什么知道,必是在他脑中突然出现的吧。来时洛言也说过,唤醒他的那块玄冰跟永明塔身同样出自西境,那会不会,这次醒来的‘洛言’也是跟洪荒有关的?

    “哥,我们现在怎么办?”洛吟桓强装平静的问。

    “等。”

    “等?等什么?”

    “等着沧溟,等着越千泷跟苏玦。”

    也是,千泷他们原是在启荒城复苏玄武祭坛的,哪知被洛言抢了先,之后从南疆到蜃天城一路上也不见他们踪影,如此,他们只可能是在这志掩山守株待兔了。

    “哥,要是……苏玦他们跟沧溟汇聚到一起,那单凭我们两人,岂不是,寡不敌众吗?”

    “谁说我要跟他们为敌?”

    “不是跟他们为敌,那哥你是?”

    “打开五灵血阵是如今我三方的共识,至于为敌相争的事,也要等到这阵法打开之后。”

    洛吟桓心下一落,他还以为是这人生出了什么怜悯心思呢。

    “赶了这么久的路,你也辛劳了,趁此机会好好休整吧。”洛言说完,就到角落里坐下了。

    连着多日不能入睡,洛吟桓的确需要休整,但在这人身边,他实在不敢有丝毫松懈。

    “愣着干什么?”洛言拍了拍身边的空处,又软言说:“过来啊。”

    洛吟桓面色沉静了落了座,许是耐不住两人的沉默,他开口,忽感叹着:“哥,你知道我从小养尊处优,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虽没什么真能耐,但心气,倒是一点也不低。”

    “呵,你是洛家的公子,生来就该有不同于常人的心气。”

    “是吗?生来就该,”洛吟桓笑了,“要放在以前,你听到这种话肯定会好好把我训一遍的,你常告诫我,洛家虽然深受皇恩,但实则并不比普通百姓高贵半分,相反,我们既然辈享优待,肩上的重责也要远大于北域百姓。”

    “小弟,你要明白,人总是会变。”

    “我知道,你不是从前的洛家大公子,我也不是那个洛家纨绔,只是经过这些变故,我难免有些感怀罢了。”

    “此时你还有闲心感怀,这是好的。”

    “哥,我以前是不信鬼神也不信天人感应的,即便有昆仑有黄泉界,我也总觉得鬼神之说离自己太遥远,我认定那些东西,都只存于古籍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