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四章 凰灭残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过少许,苏玦就已经入睡了,这些时日连着奔波,倒也没什么休息的时间。

    风停了,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死寂一片,蝉鸣、鸟语、人声、车马……往昔还能听到的东西,如今全数化为静默。

    “凰灭,是你吗?”恍惚中,他看到眼前出现了个模糊的人影,只是他浑身都陷在光晕中,显得极不真切。

    “凰灭?”苏玦又试着唤了声。

    “太一陛下,跟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他是神族,是可开辟洪荒的先圣,况且那暗影剔除了他之神思情障,他比太一陛下,还要不可琢磨、不可驾驭。”

    他果然是凰灭,那人的意识,看来并没有散尽。

    “凰灭,你才是最了解东皇太一的人,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不知道。”

    苏玦一阵失望,不过也对,如果凰灭有解决之道,那在合魂前,他就已经告诉自己了。

    “你很害怕?”

    害怕?闻言的苏玦试着上前,可他浑身动弹不得,只能留在原处。

    “对,”如此,苏玦也索性承认了,“我很害怕,不管东皇太一还是洛言,这两者对我们都是未知的,我心中,连一点应对他的办法也没有。”

    “太一陛下属于过去,天地万物自有循环道法,天下,不可能永远都归于一家一姓,太一跟帝俊已经亡败过一次,要想把凡间再变成洪荒,本就是逆行倒施。高处不胜寒,这世间对妖族也实在偏心的,正因为唯独他们才拥有元神烙印、拥有那非凡的神力,他们才会招致全天下部族的嫉恨。”

    “这,不就是一种弱肉强食吗?”

    “弱肉强食,不错,但你以为,仅靠着那神力,就能护得妖族万年伟业、就能有一个长久不变的疆域吗?妖族已经在至高点了,他们不可能永远俯瞰众生。其实他们覆灭的道理,跟世间的任一王朝同样,不管君王是否贤明、不管他们是否勤勉,他们的所护的家国,都不可能昌隆永兴,成王败寇的下场不过早晚。”

    “这道理,是你在变成有穷国主‘齐旻’后想到的?”

    “齐旻,那是个有意思的身份,若能一直做齐旻,你也能用赵殊衡的身份活下去,倒不错。”

    有穷国的事,苏玦不想再纠缠,故而,他只围绕着东皇太一,问道:“终其一生都只能听到一人的声音,只遵从于一个人的意志、揣测于一个人的喜好哀乐,無栾对为你来说,是这样的存在吗?”

    “不错。”

    “齐旻,这个身份不是你违逆無栾的第一次吧,”在介河的回忆之中,凰灭就对幼时的赵殊衡提到,他有过诸多的名字,当时苏玦不明白,现在他方清楚了,“除却齐旻以外,你在凡间,是不是还有多个身份?”

    “那不是身份,那只是在尝试着……扮演。”

    “扮演?”

    “除去君主外,我还扮演过许多人,臣子、大夫、武将甚至于农人,我有足够的时间,去尝试我在这世间好奇的各种角色。”

    “可终究,你还是摆脱不了無栾的意志,对么?”听凰灭所言,苏玦也猜到了这人的结论。

    “对,所以齐旻,他是最后一个。从此,我也便只是凰灭。”

    “你跟赵殊衡的约定,我在介河里看到了,那就是你要把自己的两魂四魄给我的原因吗?”

    “那是其一,还有其二我也早对你说明了,我对太一陛下,实在感到惶恐,若要对他对抗,我没有胜算。”

    “明白了,”苏玦笑道:“这种麻烦事,还是交给我的好。”

    “苏玦,有一句,我之前并不敢说,神明的复仇,是凡人极难承受的。”

    “神明的复仇?你是指东皇太一吗?莫非他这次回来,是要给妖族复仇的?”

    眼前的光昏越来越淡了,似乎不久就将消逝,苏玦好不容易才跟凰灭说上几句,但实际却没什么可用的。

    “苏玦,我骗过赵殊衡一次,不管你信或不信,在今生遇见你之后,我无半句虚言。”

    “一旦作出承诺,就必然会去遵守,虽我对凰灭并不了解,但这点,我信你。”

    那人似乎笑了,少许的沉默后,苏玦便听凰灭应说:“世上的东西总是能相互克制,即便那寒冰里封存着东皇太一的暗影,但他跟你同样,洛言,他有自己的记忆、有自己的亲眷,他有所求也有所欲。苏玦,即便做不到知己知彼,那你便对症下之吧。”

    “对症,下之?”

    “洛吟桓、公孙翎,你们能用的,总不出这两人,但我劝你们,千万不要以他们的性命相胁,这样不仅没有胜算,而且会彻底激怒洛言。那最好的法子,便是让洛吟桓与你们同心。”

    与他们同心?说得倒是好听,苏玦揭穿道:“你就是想让洛吟桓当我们的内应罢了。”

    “对,让他成为间者,做当年跟赵殊衡同样的事。”

    “你的解决之法,跟沧溟倒如出一辙。”

    凰灭不再回应了,看着光晕中的身形渐渐消散苏玦也明白,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阿玦,阿玦——”

    是越千泷的声音。

    “阿玦快醒醒!”

    猛然睁开眼睛,苏玦就见了正贴在自己身前的女子。

    “怎么了?”他擦了擦额前积下的层层冷汗,惊惧道:“是洛言他们到了?”

    “不是,是志掩山,你看!”

    苏玦顺着越千泷的目光望去,是一座塔。

    “这是?”

    “它出现了。”

    眼前的灵塔当真高逾百丈,它周遭散着凌厉的冷光,即便苏玦站在数里外也感到了一种威压。姜焱跟沧溟等早已经赶到了塔下,苏、越二人跟他们汇合后,才细细观察起这塔身来。

    “洛言,他已经唤醒四座祭坛了。”

    “嗯。”苏玦一点头,方才凰灭所说的一直萦绕在心头,还不到一天的时间,洛言竟然就打开了九凤、麒麟、白虎和青龙四处祭所。

    洛言,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座塔看起来是石制,但我在凡间,也从没见过这样的石料啊。”姜焱说着正要去碰,可刚抬手就被沧溟拦下了。

    “不要轻举妄动!”

    “怎么了?难道我连碰也碰不得?”

    “它可是能吸附灵识的,你也想被囚进去做生祭吗?”

    听沧溟这么一解释,姜焱才安分的退开来。本来,这样的场景在千年前她就能见着了,可天炽国灭后,她为避祸患就带陆离躲在昆仑山脚下,直到封闭的昆仑境重新开启,她才选了损毁最小的蜃天城落脚。想到过去姜焱不免喟叹,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个胆小鬼,明明有力做些什么,但她竟早早的就做了缩头乌龟。

    “这座塔,是凰灭所建,当年凰灭称其为‘永明’,它就同当年一样,连每一块砖石的光泽、纹理都无丝毫变化,”沧溟领着众人细看了一圈,之后便说:“既然永明塔已经出现,那洛言他们随即也会赶来,我们还是找个隐蔽处静观其变吧。”

    几人应过,之后也随沧溟消失在灵塔之下。

    洛言跟洛吟桓二人已到丰都城了,他们不作耽误,直往志掩山而来。

    “果然,它已经出现了。”刚到山脚,洛言就远眺道。

    “哥,是什么?什么出现了?”

    “永明塔。”

    顺着这人的目光而去,洛吟桓也捕到了那座高塔。这建筑分明危可入云,但他从前在志掩山,竟从没见过。

    “走吧。”

    洛言开口后,青年也跟着他往山腰走去。

    “哥,你见过这座塔?”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它的名字?”

    “我只是,脱口而出。”

    看来这塔跟之前的四座祭坛一样,都是自然浮现在洛言脑中的。

    洛吟桓走在山道了,他不明白,这里的草木怎么开得如此繁茂?而且其中还有好多是自己曾经来时没见过的。不对劲,从走进志掩山,洛吟桓就感觉这处的灵气不同于往日。

    “这座山峦在有穷国的东南方,一直被奉为有穷的至灵之地,曾经,志掩山是只作为皇家园林对齐家宗室开外,撤下禁令还是在亡国之君齐旻当政之时。因这点关联,百姓们都对这处推崇至极,传闻山间庙宇林立,供奉的除了人族先祖外,还有不少妖族先圣。山中原本伏羲和女娲的两座神庙香火最为鼎盛,但千年前的国君齐旻在山腰处修建了一座名为“永明”的玄色石塔。塔中遵奉的,是被称‘無栾’的新神。”

    “無栾?!新神?”

    “不错,無栾,也就是苏玦跟凰灭的前世。”

    “所以有穷的亡国之君齐旻,实际也是跟無栾相关的?”

    “或许吧,”洛言回应着,眸中闪过一丝锐色,“虽然齐旻大力推崇,但有穷国民对这灵搭并不愿供奉,齐旻盛怒下,就摧毁了志掩山中的所有庙宇,唯独只存永明一地。正因为这样,他才挑起了有穷国中的连连暴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