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九宫飞星,长缨在手,缚住鲲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梵无劫站在黑崖边,面对着血海,吐出不死药,一颗莹莹的美玉宝珠落在他手中,梵无劫手持玉珠警惕的盯着元育老道,低声道:“你确定自己没有算错?这不死药真的能引来巨鲲?”

    “似这等先天神兽,本身对事物就有一种难以叙述的玄妙灵觉,你把不死药拿出来,等闲道君金仙都算不出来,但那等神兽对这种对自己有无上好处的东西,自然会心生感应……这是天道对这些年幼神兽灵智不高的补偿!”

    “但凡生灵,年幼时总是灵性最强,如太上所说,乃是赤子婴儿不受后天浊染,这些先天生灵天赋是我等后天生灵的百万倍,有这等本领并非什么让人意外的事情!”

    梵无劫听了元育的解释,也就在此安心等待了起来。

    过了许久,梵无劫忽然感到自己脚下的神鳌有些微微的躁动起来,神鳌缓缓转头向东方,形成王八伸长脖子,回首顾盼的样子。脚下神鳌托起的神山大陆也有些微微的颤抖,梵无劫往血海的方向望去,顿时明白过来……巨鲲来了!

    “本来这些先天生灵各有地盘,并不会贸然侵犯对方的地盘,所以巨鲲本不会出现在神鳌的旁边,但它感觉到不死药对自己的无穷好处,所以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神鳌虽然比巨鲲更加强大……但它行动迟缓,巨鲲只要在它反应过来之前夺得不死药就好!”

    梵无劫回想起来,有些诧异道:“既然巨鲲能感应到我们手中不死药对它的好处,为什么神鳌对自己背上的不死药却没有反应!”

    元育淡淡道:“神鳌的脖子很长,而且吞食咬合的速度很快,却偏偏无法触及自己的背甲,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干尸他们那么放心的以神鳌背甲为总部,你莫非真的以为他们收服了神鳌不成?但神鳌毫无反应,也不合常理……所以这只有一个可能……神鳌早就被人喂过不死药了!”

    元育眼中泛起奇光道:“之前我以为神鳌是误入归墟,被婆雅王旧部设计才托起神山碎片的。但现在看来……这是有人布下的局,有人设计让当年托起五座神山的神鳌后裔,落入归墟,重新托起神山的残骸。”

    “神鳌本来就有托起神山的本能,这是当年天帝的旨意,至今还铭刻在洪荒天道之中,所以这并不难。这也是一开始我并未怀疑干尸他们能设计让神鳌托起神山的原因……但现在看来,有人想用沉没的两座神山布局!”

    “因为干尸不可能拥有不死药,就算有……也不可能用在一只在他们的计划中并不关键的神鳌之上。”

    “唯有涉及当年岱舆、员峤两座神山沉入归墟的巨大秘密,背后的那个可怕黑手或者他的敌人,才有如此大的手笔,喂养一只神鳌后裔一枚不死药!”

    梵无劫有些担心,元育却看出来,宽慰他道:“不要担心,不管这些大人物有什么算计,都与我们无关了!那人既然喂了神鳌一颗不死药,说明他算计的是无数年后的事情,久到这只幼年神鳌的漫长寿元都撑不起。”

    “这归墟之中,或许是世间最后适合先天生灵生长的地方了!神鳌成年后,完全可以下到下方的大血海之中,在服下不死药后,它拥有无尽的寿元成长,长到极为老迈的时候,它将有可能重现昔日先祖托起一座神山仙土的绝世之威!”、

    “那时候,或许就是岱舆、员峤两座神山出世的时候了!到时候,你如果服下不死药,说不定都已经借助无尽的时光培养宙光大道,合道洪荒天道证道大罗了!”

    “这么漫长的布局……那是大罗的游戏,你区区一只蝼蚁,操哪门子的心啊!”元育冷笑道。

    梵无劫被他这话一刺,也自嘲道:“此去寻找归墟深处的大罗之地,已经是九死一生了。说不得就死在了证道的路上,关心一个无数年后的布局,我确实是操哪门子的心……”

    “巨鲲来了!”元育抬头道。

    随着他的话,神鳌左近的血海突然掀起数十万丈的巨浪,一条比他们见过的巨鲲更加庞大的鲲一跃而起,在他们面前升起一面上看不到顶,下看不见底,往左往右都看不到边缘的黑色巨墙……像极了死亡!

    元育老道和梵无劫虽然震撼,但还是面色如常!

    要震撼早就震撼过了……他们又不是什么没见识的乡下人,动不动就震惊失色。

    “梵子!看你了!”

    元育老道变化了形态,变成一尊阿修罗的形态,有五头四臂,赤面獠牙长相狰狞……婆雅王,为阿修罗婆雅一族的统领,名为稚!全名婆雅稚……意为被缚,缚五恶,大力,勇健,元育老道摊开手掌将自己的手掌变化为婆雅稚伸出血海的那只手。

    “婆雅稚阿修罗王的手掌虽然和人族一样,都是盘古之形,但阿修罗族的命理终究和人族不同,先天生灵有命无运,需以先天八卦算之……羲皇当年创造先天八卦,开辟易道,算尽先天生灵,为人族奠定大兴之机。”

    “贫道虽然未有羲皇之能,却也能通过易道,算出你婆雅稚的秘密!”

    “先天八卦,九宫洛书……”

    “给老子推算婆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