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花臂纹身,八臂神魔,劫眼地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说的那条近道在血海之底?”梵无劫探头看了一眼黑崖旁边翻滚血浪的血海,斜着眼睛问他道:“那么我们该怎么下去呢?别跟我说是跳下去……”

    “我也不知道!”元育摸着下巴上的短短的山羊胡,嘀咕道:“他是跟我这样说的啊!”

    “他?”梵无劫听到元育自己也是道听途说,顿时炸开了:“敢情您老也是听人家说的啊!听人家随口说一个不靠谱的消息,就敢带着我往绝路上走……也就是说,除了血海之地可能有通往归墟更深处的近道之外,您老还知道什么?”

    “别吵,我快捋出一个头绪了!”元育老道一边掐算,一边念念有词的观望神山深处的地形地势,以及复盘自己一路走来所见的地形地势。

    “老道士,你看着不像那么不靠谱的人啊!”梵无劫叨叨絮絮道:“到底是谁跟你这么随口一说,就能让你如此的相信不疑?”

    “你就这么肯定他的话可靠,就算他的话可靠,这血海劫眼中无量量劫都没人出去过,他得到的消息就一定可靠?”梵无劫有些沮丧:“你啊你!唉!”

    “你是不知道他是谁!”元育语气悠远道。

    梵无劫抬起眼皮:“你倒是说说他是谁啊?那位大神仙随手一指,就能指出困在这里无数老怪物无量量劫来都没有找出的生路?”

    “冥河老祖!”元育幽幽道:

    梵无劫竟无言以对:“……”

    他声音干涩,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元育老道道:“你是说杀戮魔祖他老人家,亲自托梦给你,说血海劫眼底下有一条生路?”

    元育老道用看傻逼的眼神瞥了他一眼,道:“我得走八辈子的背字,才会做梦梦到杀戮魔祖啊!你看我像十八代祖坟都葬在穷源绝地、大凶之土的人吗?”

    “阿修罗族的血海禁狱确实可怕,无量量劫以来从未有人能从里面逃脱。这里最初是杀戮魔祖磨灭大阿修罗王婆雅的禁地,后来成为了归墟一处磨灭世界残骸的毁灭绝地,最后被舍摩黎王用作囚禁毁灭魔徒和阿修罗族罪人叛徒的监狱。”

    “但也只有这里,才能甩掉你身后那些垂涎大罗之地,别有用心的势力。”

    “不然我们怎么和玄门、佛门、魔门这样的庞然大物斗?”

    元育冷笑道:“想要逃出他们的控制,就要下最出乎意料的棋,还有什么比自陷绝地更出乎意料的棋吗?也只有这等绝地,才能让他们猝不及防之下,准备不足,给你我二人浑水摸鱼的机会,就算出了岔子……不是还有他们兜着吗?到时候为了找到大罗之地,他们不还得把咱们从这里面弄出去?”

    “而且这座血海禁狱别人逃不出去,但却不一定能关的住我!”元育得意洋洋道。

    梵无劫低头沉思:“血海绝地困死了一位大罗,我们凭什么逃出去?除非……”

    “除非我有这座监狱的图纸!”元育一拍大腿,意气风发道:

    “魔道之中,曾经出过一个强盛的门派——血海魔宗。据说是血海道统的嫡传,后来并入了大阿修罗魔教之中。”

    “据说它们的根本道统,是杀戮魔祖亲传的《血海经》。”

    “我年轻时曾经意外得到过一部分血海经的残篇,上面完整的只有一式神通——模仿的就是归墟中的蚀元血海,其中也包括血海劫眼内部的模型,那一式神通能召唤一丝血海劫眼大漩涡的投影,以毁灭劫力将敌人折磨至死。”

    “你知道这神通唯一的破绽在哪里吗?”元育老道颇为自得的矜持一笑道。

    “在海眼之底……”梵无劫也明白他要说的:“所以这是杀戮魔祖亲传的神通,自然也包含了杀戮魔祖知道的血海劫眼的秘密和结构。这世上当然没有比创造这一片血海,甚至这片血海就是祂分身的杀戮魔祖更了解这处绝地,他的话当然十分可靠!”

    “那么只要找到破解这一式神通的方法,就能逃出这处绝地!”梵无劫振奋道:“难怪你敢大着胆子下来……原来你竟然带着这处绝地设计者留下的图纸。那一式神通呢?拿出来大家参详一下,集合我二人之智,难道还找不到一条生路?”

    “图纸我早就给你了!”元育微微笑道,一幅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

    梵无劫微微愕然,他摸了摸肚子,元育摇头道:“不是不死神药……你不觉得你身上纹得这尊魔神,有些太过栩栩如生了吗?你就不奇怪,为什么毁灭大道把你身上那些零零碎碎都磨灭了,都腐朽了!偏偏还有一处纹身毫无变化?”

    梵无劫解开外衣,露出纹着一尊八臂怒目魔神的花臂。

    现在仔细看,确实能发现那尊魔神的不凡和奇异……血红的眼睛流淌着极其邪恶的魔性,舞动的八臂,仿佛要毁灭一切,魔神的狂怒,赤面獠牙的面孔的狰狞,以及那股大破灭,毁灭劫的气息,确是有一种诡异的魔性。

    他身上其他的纹身都花了,就连纹上的神文和龙章都看不清楚了。

    偏偏只有这尊魔神,在血海劫眼的毁灭劫力的磨灭下,不但没有褪色和模糊,反而越发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