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不死神药,老不正经,戏精证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神山仙土的边缘,梵无劫悄悄潜行,摸到了一处黑色的山崖下,黑色的山崖如剃刀一般屹立,阴沉沉的山崖上,几株枯木崖柏也都死气沉沉的,虬结的枝干像是张牙舞爪的巨蟒,透着邪异,和神山仙土深处那片神圣的黄金净土截然不同。

    一只充满死亡气机的白乌鸦在黑色的山崖外探出的一株枯死的枯柏上拍翅,发出渗人的刺耳叫声,充满了凄怆。

    但梵无劫却宁可盘踞在这诡异的黑山附近,也不愿意踏入那片黄金净土一步。

    他狐疑的打量了四周许久,似乎在寻觅着某人的痕迹,梵无劫透过宙光真水,锁定了这里无数年来的气息,寻找自己想要的那一缕若有若无的气息。

    很快梵无劫的眼神就锁定了时光痕迹中,一只不久前在天空盘旋的白乌鸦,那只白乌鸦收起翅膀,落在黑山边缘的一株崖柏上。

    梵无劫顺着白乌鸦飞行的轨迹,目光落在了崖柏上,一只白乌鸦跟他对视在一起,满脸都是无辜之色。

    梵无劫冷冷一笑:“好一只肥嫩的乌鸦,让本座食指大动,正好伐了你坐下的崖柏,当成柴火,做一道崖柏烤乌鸦!”

    说罢就作势要洒出宙光真水。

    树上的白乌鸦连忙大叫道:“梵小子,你怎么连白乌鸦也敢下手,不知道神山仙土深处的白化生物非常诡异,惹不得吗?”它口中传出的正是元育老道的声音,紧接着白乌鸦的身体羽毛膨胀,随着一阵骨骼和肌肉的变形,羽毛渐渐褪去,化为元育老道那熟悉的猥琐摸样。

    元育老道小眉小眼的冲着梵无劫挤眉弄眼,笑道:“梵小子,我们果然有缘,上一次在归墟边缘,我左藏右躲,还是和你碰巧遇上了!这一次老道变化万方,都逃不过你的法眼……”

    说到这里,梵无劫有些暗暗心虚,必经当初他就是引四海龙族的追兵去找元育老道,借机逼他进入归墟深处,这事情说起来还是他不地道,元育老道这是在拿这件事刺他呢!但梵无劫的脸皮早就锻炼出来了。

    他面不红,心不跳的喝道:“别岔开话题……东西呢?”

    “什么东西啊!”元育老道准备装傻。

    梵无劫二话不说祭起宙光真水和韶华红尘沙,两种先天世间灵物打出一道无形无色的神光,元育连忙叫停道:“停停停……东西我都收着呢!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呢?”梵无劫气的破口大骂:“你这叫开玩笑吗?你这是要黑我东西……”

    “一枚不死树的果实,分不成两半啊!”元育老道苦口婆心道:“想来你也不肯把不死神药一剖两半吧!这是糟蹋东西……洪荒破碎后,不死药就成了旷世奇珍。一枚完整的不死药才能具有让人不老不死的特性。”

    “这世间的不死药,瑶池蟠桃在天庭覆灭后不知所踪,人参果树随着镇元大仙入世行踪茫茫,界海难觅,巫山帝药难寻,昆仑悬圃无迹,蓬莱三岛高远……沉入归墟中的岱舆、员峤两座神山,或许就是世间唯一能出产不死药的仙土了!”

    “当年洪荒有海内十洲,其中蓬莱,方壶,瀛洲三仙岛神山,为祖洲、元洲、瀛洲。但除此之外,还有聚窟、凤鳞、炎、长、流、生、玄七洲,以及沧海、扶桑、方丈三岛,此为三岛十洲……洪荒破碎后再难寻得,或许早已破灭!”

    “如今落入归墟的神山仙土,其内可能藏有惊天的秘密和凶险,而那些误入血海绝地的老怪物苦苦等待那么多年,也没有等到一枚不死药从仙土中被吹出来,所以我们手中的这枚不死药,可能已经是诸天万界唯一一株了!”

    梵无劫冷哼道:“所以你是在劝我早点出手抢吗?”

    “我是说这枚不死药的珍贵,诸天万界之中,不知有多少老怪物为了它可以不惜一切,但比起成就大罗的机会来,却又不算什么了!大罗神仙,与天同寿,无灾无劫,不老不死。一旦成为大罗,不死药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所以洪荒破碎前,不死药也不是什么非常罕见的东西,大罗口中的小食罢了!”

    “当年天帝治世,常常以不死药赏赐群臣,可见在大罗眼中这并非什么珍贵的东西。也就是洪荒破碎后,大罗踪迹沓沓冥冥,世间道君在无路可走,才苦苦寻找不死药这种逆天的存在,追求寿元无尽,不老不死!”

    “梵小子,你不惜陷害我,深入归墟,应该不是活腻了那么简单吧!”元育抬头凝视梵无劫。

    梵无劫沉默以对,元育却自顾自的道:“一万年前,我亲眼见到你破开那枚混沌原石,解出混沌神魔遗留的那枚神秘金色碎片。也只有我知道你在时光之道上,当世的道君之中,或许无人能敌。诸天万界之中,还有什么值得你再回来归墟一趟?”

    “只有大罗之道,老道我这一生没什么成就,唯有对归墟有一些了解,所以我也知道一个传说……大罗天的传说!”

    梵无劫淡淡开口道:“老道士你谦虚了!若是道君还算不得什么,这世间也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成就了!”

    “道君算什么大成就!”元育斩钉截铁道,他态度坚定的让梵无劫都有些心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