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被诅咒的圣瓮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br>

    陈昂将右掌按在太阳金经的书页上,那层浮动的光辉,将经书的文字重组,被陈昂一一破解阅读,随着他念诵着关于太阳神拉的几章诗篇,陈昂控制着方尖碑的金光暗淡下来,他将圣甲虫驱逐到一个墓穴里,命令它们陷入成眠。

    并一一让荷鲁斯之眼的人破解那些隐藏的机关,太阳神拉神像脚下的大量黄金制品被启出,由特伦斯清理干净,分装成箱,一切法术护符和物品被特伦斯挑选出来,交给陈昂。

    陈昂借助太阳金经,逐步控制了死者之都的一些关窍,并能开启,关闭一些机关。

    他先是命令荷鲁斯之眼的人,清理出死神像和太阳神像并立的那部分地区,所有的机关和通道,甚至不惜亲手改造,挖掘一些地下结构,将这部分作为整个营地的大本营,另一些人被安排去更广泛的挖掘和清理这座城市。

    伊芙琳看到好几处挖掘现场后,偷偷对欧康纳说:“这些人非常精锐,他们虽然对考古不专业,但是对于挖掘和土木工程,非常擅长,而且我的老师特伦斯教授不知道为什么,服从于那个黄种人的命令,他在领导这次发掘工作。”

    “死者之都埋藏在沙子下的部分,比我们已知的部分还要大十倍,法老沉睡的寝陵,金字塔还有宫殿和神殿,都隐藏在沙子下面,暴露在上面的部分,可能只是哈姆纳塔的一处地区。”

    “荷鲁斯之眼的那些家伙,把地上那一部分改造成了堡垒,他们利用这里原本的围墙和地下工事,建造了一处易守难攻的营地……”

    欧康纳点头道:“非常专业的营地,有些安排,我们这些军人知道,但英军至今还没有相应的规章制度,但荷鲁斯之眼的人,显然已经将它们变成条例了。不过令我疑惑的是,他们修建的工事不但防备外面,似乎还在防备营地内部的一些东西。”

    “我看到他们清理了大量的木乃伊,还从死神脚下挖掘出一个棺材,都放在营地防备非常严密的一个地方,他们将地道口的机关门全部改造了一番,还在地下工事中修建了许多堡垒,我看见了好几部重机枪和火炮,那可是大家伙!”

    如今陈昂的面前摆着太阳金经和一个古埃及风格的箱子,张子强在旁边解释道:“高压盐酸陷阱我们解决了,但装着伊莫顿内脏圣瓮和亡灵黑金的箱子,我们就不敢轻动,还得请您来解决。”

    陈昂点头道:“做的好,这个箱子周围有很强的负能量,其上的咒文也很有意思,这是束缚伊莫顿魂灵的禁制之一,打开这个箱子,就相当于无形中触动了封印伊莫顿的禁制,而且这个诅咒跟伊莫顿息息相关,应该是属于虫噬刑法的一部分。”

    “他将伊莫顿的一部分因为怨恨而产生的力量,封印在他的内脏圣瓮中,开启这个箱子的人,就会获得伊莫顿内脏的生命力,他的内脏将会替换为伊莫顿的一部分内脏,也就是说……开启这个箱子的人,将成为伊莫顿内脏的载体和和死敌。”

    “而且一定程度上,还会受到伊莫顿的克制。”

    洪范诧异道:“为什么,想要封印伊莫顿,不是应该克制他吗?”

    “克制他有太阳金经就行了。打开这个箱子的人,肯定也不是他们那一边的人,多半也是敌人,他们是不会让他好过的。而且身体中拥有伊莫顿一部分的力量,当然会受到伊莫顿的克制,必要的时候,伊莫顿能操纵那些器官诅咒你,还能寻找到你的位置。”

    “上面的诅咒。,一部分来源于伊莫顿的力量,一部分来源于死者之都,非常难缠。”

    陈昂摄取了一点负能量感应道:“疾病、饥饿、厄运、虚弱、邪恶和痛苦,这些负能量的属性还挺复杂,不过这些都建立在打开箱子的人毫无准备之上,有了准备,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完全可以反过来利用,禁劾伊莫顿。”

    陈昂抬起箱子和太阳金经,对轮回者道:“跟我来!”他率先往太阳神雕像下面走,一边走一边解释道:“古埃及的法术体系相对原始,对时机,地点和仪式都有极高的要求,而且神术和法术没有明确的区分和界限,大部分法术都要同时借用神力和仪式的力量,仪式是一种象征,古代的法术体系认为,万物有灵,所以万物中藏着一些神秘的知识和能量,需要我们引导利用。”

    “比如说,猫代表着进入冥界的使者,蛇是太阳神的死敌,想掠夺冥神的力量要用鳄鱼,鹰是荷鲁斯的象征,而隼是拉的象征,公羊代表阿蒙……还有星相,每一个星相都是一扇通往力量的门户,文字和语言,毫无疑问是开启法力之门最重要的两种钥匙。”

    “具体到实践中,这些要素都被简化为神性。”

    “太阳神拉,在法术和神术仪式中,有几种不同的状态,他可以是暮日神阿图姆(atum)、也可以是奥夫·拉(aura)或埃弗·拉(eura),他可以是一整个拉,也可以只是拉的眼睛,他又有名字是朝日神阿顿(aton),或是底比斯之神埃蒙-拉。”

    “这些名字和形象都不是空谈,事实上,它在古埃及法术哲学中代表着拉这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