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18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只是一介凡人,如何能与天道法则相对抗?”

    “完了,完了,我爹要是知道他儿子给人家妖族当了上门女婿,非得弄死我不可。”

    “我天,我可是华家三代单传的独苗,这简直是要对不起祖宗的节奏。”

    ……

    说着,华钰都觉得自己无颜面回家面对父老乡亲了。

    “成婚,不是好事么?”

    凌九凛分外不解。

    “好什么好啊。”

    华钰简直要疯了。

    “要是人,那是好事,可关键是,对方她不是人啊!”

    都不是同类,这如何能成婚?

    “人妖殊途,我岂能与她长相厮守,我这才能活几年,她都一百多岁了……”

    不行不行~

    华钰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黑暗的未来了。

    “你既然与其共结连理,那么你的命数就牢牢地与妖族绑定在一起,寿岁一事自会得以绵延。”

    叶寒渊“适时”的提醒了一下。

    “没错,你既然得了妖族的命数,寿岁一事,自然会得以延长,你也无需担心寿命一事。”

    凌九凛亦是点点头。

    只觉得华钰所担心的都不成问题,都解决了。

    不解为何华钰还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常青峰当然知道华钰这是为何,只是叶寒渊当场,他可不敢说什么。

    众人的面色,叶寒渊尽收眼底,心中甚是得意。

    敢和他抢人的人,还没出生呢!

    陆陆续续的有不少的客人来到天下楼,原本空无一人的席位上也渐渐地高朋满座。

    就连一开始看上去颇为空荡荡的雅室内依旧悉数亮起了灯。

    这说明来此的人已经尽数到场。

    “这是要开始了么?”

    叶凌月望着人声鼎沸的楼下。

    叶寒渊点点头,却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叶凌月便不再多言,专心的看了起来。

    一名老者自下方空荡荡的擂台之上凭空出现。

    “这怎么可能??”

    华钰也未曾见过这等场面。

    方才的愁云惨淡也因为惊讶而烟消云散。

    “是阵法。”

    叶凌月十分肯定。

    “方才的老者必定一早就在那里,只是凡人肉眼无法得见。”

    而方才的叶凌月并未开启幽明瞳,因此也未曾看见此人的成存在。

    “还能这样!”

    不就一个拍卖,有什么可藏得。

    “这天下楼之中奇葩的规矩可真多。”

    华钰忍不住的抱怨。

    “此人的修为我也看不透,但依稀能感觉到应当是在方才那位公子之上。”

    凌九凛猜测,或许正是因为如此,那位公子才不敢在天下楼之中动手吧。

    “难怪那么多人都那么老实。”

    华钰倒是明白了。

    “可按理说天下楼的实力已经这么强悍了,怎么会知道的人那么少呢?”

    尽管此刻楼下大厅之中高朋满座,所有的雅室内也都是亮着灯的。

    但四楼,却只有这么一间雅室是亮着灯的。

    此处所有的一切都更像是精心策划好的一切。

    就连所来的人数,所需要的东西……

    这种感觉……

    叶凌月很不喜欢,仿佛自己的一切都掌握在暗处一个不知名的人的手中。

    那个人运筹帷幄,决策千里,事无巨细皆在计划之中,偏生被其当做了棋子的人可能对此一无所知。

    “叔叔~”

    雪心忽然间喊了一声,将叶凌月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叶凌月顺着雪心的视线看了过去,直接开启了幽明瞳。

    果不其然的,在三楼的其中一间雅室内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还真是他!

    不过雪心只是远远一瞥,好似不敢确定一般,只是轻声的叫了一声,并未声张,也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叶凌月也就没问出来,心中却是忍不住的开始怀疑了起来。

    雪心的叔叔为何会与天域中人在一起??

    还是说此人本就是天域中人?

    若是如此,那么此人为何要来到下界?

    为何要照顾雪心?

    “义父,此人您认识么?”

    叶凌月问到了神识之海的玉青子。

    如今的玉青子已经恢复了生前的绝大部分记忆,若是此人当真以前就出现过,玉青子对此人必定有印象。

    “不认得。”

    玉青子却是令人失望的摇了摇头。

    “是完全不认得此人,还是只是不记得了而已?”

    叶凌月不死心的确认。

    “真不认识,毫无印象。”

    生怕叶凌月不信似的,玉青子又道:“若是见过必定有印象,而我对此人毫无印象,说明生前从未谋面。”

    都未曾见过的人,二者之间更谈不上什么渊源了。

    叶凌月的心中却是更加好奇为何此人会出现在雪心的身边了。

    照顾多年,疼爱有加,若是别有居心,怕是雪心根本接受不了。

    唉~

    叶凌月无法,只得将这一切都压在了自己心中。

    楼下台上的老者双手一挥,面前便多了一只檀香木所制的盒子。

    “天星砂,那是天星砂!”

    人群中有人认出了老者所持之物是何物。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

    “居然是天星砂!”

    “据说天星砂本就稀罕,无法寻见,早就在世间绝迹了。”

    “竟会在此出现,还真是叫人意想不到。”

    就连一开始都不曾言语,不曾有过任何响动的雅室也开始议论纷纷的,都开始渐渐地坐不住了。

    “这可是个好东西,不过听说已经在这世上绝迹百余年了,怎么会突然出现?”

    华钰出身珍宝阁,眼力没问题。

    倒是认得这东西,并不想知道这东西的来由。

    他只需要知道自己刚好需要,那便足够了。

    “天下楼的规矩,以物易物,不问价值几何,权看交易双方愿意与否。”

    叶寒渊心中有一疑惑,必要将天星砂拿到手中才能确认是否如此。

    “那他要用何物来交换?”

    这背后的人要如何计算,叶凌月便无从得知了。

    “别急,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叶寒渊劝叶凌月耐着性子等下去。

    “每一件交易物的背后都是有主的,想要换取什么东西,权看物品所有者的所求为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