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植物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救护车才来,夏云汐站在急救室外,签下了一份又一份的病危通知书。

    时间一点点过去,她心底的恐惧也越来越深,她还没答应跟他回去呢,她还有好多话想跟他说呢,他怎么能死呢!

    顾妈妈听到消息,立刻赶了过来,看到活着的夏云汐站在她面前,吓得差点背过气去,想到生死未卜的儿子,也顾不上惊愕,上前对着夏云汐就是一巴掌,“你这个扫把星,我儿子自从跟你结婚就没好事,你还嫌害他不够,要让他丢了性命才满意吗?”

    顾妈妈拧着一张脸站在她面前,其实,自从她知道那个孩子是顾弘深亲生的后,她的心里对夏云汐充满了愧疚,可是现在顾弘深还昏迷不醒,那可是她唯一的儿子啊!

    夏云汐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双眼无神地望着急救室的门,顾妈妈气急了,又要动手,季念气冲冲地冲上去抱住顾妈妈的腿把她往外推。

    “你走开,不许打我妈妈!”

    季念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有推动顾妈妈半分,她只好松开顾妈妈,双手张开,护在夏云汐面前。

    顾妈妈低头看着季念,一下子就傻眼了,她生气时紧蹙的眉头,那坚定又无所畏惧的眼神,简直和小时候的弘深一模一样。

    “你……是弘深的女儿?”

    顾妈妈颤抖地伸出手,想摸摸她的脸,季念却厌恶地躲开,转身抱着夏云汐的腿, 哇的一声哭了。

    这一哭,顾妈妈心都要碎了,想上前安慰安慰她,又怕季念看到她更伤心了,一时间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夏云汐回过神来,蹲下身子将季念抱在怀里,声音沙哑,“念念不哭,爸爸不会有事的,不会的……”

    这时,急救室的灯灭了,夏云汐连忙拉着季念过去,“医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脸上一脸凝重,夏云汐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是不是……”

    医生连忙摇头,“命倒是救下来了,但……能不能醒过来就得看病人自己了,未来四十八小时还需要观察,如果醒不过来,可能就是植物人了。”

    植物人……

    夏云汐的心口像是被人猛击了一锤,她捂住心口,噗的喷了一口鲜血,晕了过去。

    她看见医生在她面前,一脸焦急地喊着什么,可是她什么也听不到了。

    夏父赶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吓得心脏病都快发作了,自从那次得知云汐的死讯,他满头的头发全都白了,庆幸老天开眼,他的云汐没有死,可是现在,要是再经历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

    夏云汐醒来的时候,季向晨正坐在病床边。

    “弘深!”她猛地坐起身来,拔掉了手背上的针,翻身下床。

    “向晨,你没事了吧?我睡多久了?弘深呢?”

    “弘深已经转到ICU病房了,我带你过去。”

    夏云汐急匆匆地往外走,季向晨连忙跟着她,带着她往ICU病房走去。

    “念念呢?”

    “你晕倒后,念念一直哭,刚刚才睡着,夏伯伯带她去休息了。”

    “我爸也来了?”夏云汐脚步一顿,眼眶忍不住发酸,这些年,她一直让爸爸担惊受怕,她这个女儿真的太不合格了。

    “是啊,”季向晨脸色微沉,“云汐,弘深会醒过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她勉强地扯了扯嘴角,转身走进了ICU病房。

    顾弘深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房间里一片死寂,只剩下仪器滴滴地响着。

    她忍住眼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

    “弘深,我是云汐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你不是要带我回去吗?你起来啊,你再不起来,我就再也不回去了!”

    夏云汐握着他的手,温柔地在他耳边呢喃着,可是床上的人却毫无动静。

    可夏云汐还是不知疲倦地在他耳边说着,说到声音嘶哑也不肯停下来。

    四十多个小时过去了,夏云汐一直守在病房里,几个人都在身边劝她,可是她什么都听不进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