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还有我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弘深紧紧地盯着她,林菀后背已经渗出层层冷汗,面上仍旧极力掩饰着,“云汐都走了,你就别怪她了,这件事我们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吧!”

    林菀眼底尽是恳切,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是在为夏云汐求情呢!

    顾弘深垂下眸,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林菀松了口气,坐到顾弘深身边,手握着他的手,“阿深,你要振作起来,云汐走了,你还有我呢,你这样颓废下去,我会很担心的。”

    顾弘深抽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我没事,只是有点累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感觉到顾弘深的动作,林菀心里雀跃着,却又不得不将心里的喜悦隐藏着。

    她顺势靠在他身上,得意地勾起了唇角,夏云汐,你看见了吗?过去这么多年了,阿深心里还是一直有我,你安心上路吧,弘深以后有我来爱!

    可下一刻,顾弘深却突然站起了身,“我有点累,想上去休息了,你也回去吧。”

    这转变让林菀一愣,她很快回过神来,一双眸子亮晶晶地看着他,“好!那我改天再来看你。”

    林菀走后,顾弘深走到卧室,抱着盒子躺在床上,他闭上眼睛,蜷缩着身体,极力地想睡着,只有在梦里,他才有可能看见她,抱抱她。

    可是他却怎么也睡不着,这张床大得离谱,一个人躺在上面格外地孤独,房间里也安静地可怕。

    家里到处都是夏云汐的影子,每一个地方每一样东西都会让他想起她,待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让他痛到不能呼吸,可是他却不愿意离开。

    他打开一瓶红酒,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自斟自饮,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隐隐有了睡意。

    真好!

    他不知道多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自从夏云汐走后,他几乎难以入眠,只有安眠药和红酒才能让他睡着。

    ……

    林嫂回来后,看见顾弘深躺在地上,想叫他去床上睡,却怎么也叫不醒,只好拿了个薄被披在他身上,转眸间,却看见桌上的红酒杯和安眠药。

    她心里一震,跪在地上,抓着顾弘深的肩膀,使劲晃,“顾先生,醒醒!”

    可顾弘深没有半点反应,林嫂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跌跌撞撞地跑到楼下打了120。

    林嫂站在急救室歪,焦急地走来走去。

    顾妈妈疯了一样跑过来,抓着林嫂的手腕问她,“弘深呢?弘深怎么样了?”

    “顾先生还在里面抢救,顾妈妈,你先别急,顾先生很快就出来了。”林嫂心里担忧,连声音都止不住地颤抖,可她还是极力压制着,安抚着顾妈妈的情绪。

    “我怎么能不着急?”顾妈妈瞪着她,撕心裂肺地吼道,“到底怎么回事?弘深怎么会突然自尽呢?”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这时,急救室的灯灭了,医生从里面出来,护士也推着顾弘深跟在后面。

    顾妈妈赶紧上前,问道,“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病人已经没事了,放心吧!”

    顾妈妈立刻松了口气,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谢谢,谢谢医生……”

    看着顾弘深躺在病床上,顾妈妈又生气又心疼。

    夏云汐走了大半年了,当时听说他要带她去蜜月旅行,顾妈妈虽然觉得荒唐,但也随他去了,就当是去散散心,也许出去走走心情就好起来了,没想到他才刚回来就出了这样的事。

    顾弘深的手动了动,顾妈妈赶紧擦了擦眼泪,“弘深,你醒啦?”

    顾弘深睁开眼睛,看见四周一片雪白,“我怎么在这?”

    顾妈妈气得眼眶又红了红,“你还好意思问?顾弘深,你想干什么啊?难道你就这么为了个女人去死吗?为了夏云汐,你连妈妈都不要了?”

    “妈,你在说什么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好好的你会躺在医院吗?你知不知道,听说你自尽我都快急疯了!”

    “自尽?”

    顾弘深噗嗤一声笑出来,他只不过多喝了点酒而已,怎么在别人眼里,就成了自尽呢?

    他也想安安静静地离开,去陪云汐,可是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他不能就这么撒手离开,不处理好,他没有脸去见云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